第一千零一十一章灯会

    突然萧辰觉得自己被一头野兽给盯上了一般,抬手看去,只见徐阳羽阴沉着脸,双目中带着无穷的恨意看着萧辰。

    “呵呵,你的奴才怎么把人舞没了?”

    萧辰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王二随口问了一句。

    “你!萧辰你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徐阳羽愤怒地吼道。

    “唉!又是一个可怜人!我第一次见徐少发这么大火呢。”

    “把徐少的手下杀了,这人估计活不过明天早上。”

    “嘿,还明天早上呢,我料以徐少这般脾气的人,这个臭小子活不过今天晚上!”

    一时间整个酒局乱哄哄的,因为死了人,梅苏机智地抱琴退下。

    “萧辰!你的手下随从干的好事!”

    徐阳羽几乎是吼着出来的,目眦欲裂。

    “嗯?无非是杀了一只乱吠的狗而已,何谈好事?”

    萧辰自顾自的饮酒,丝毫不觉得杀了一个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对,杀人是很正常,但是杀了他徐阳羽的人,在这阳炎城不死也得脱层皮。

    “说吧!要留那只手?”

    砰地一声徐阳羽一掌击碎摆在自己的面前的木桌,一道金光闪过,一柄金色的长枪赫然在手,枪身构造复杂,在他的表面还镀上了一条金色的龙纹。

    “咻!”

    长枪刺空,声声爆鸣声炸响隔间。

    “后卿!解决他。”

    萧辰嘴里嚼着一块上等里脊肉,指了指在蓄势待发的徐阳羽轻松地说道。

    后卿转头看向徐阳羽,步伐左右跨开,双手微张,就像一头猛兽准备捕食猎物一般。

    “砰!”

    后卿随手一挥便将徐阳羽的长枪击落,手臂用力一夹,长枪在后卿的腋下被紧紧夹住。

    “嗯哼!”

    后卿鼻腔出气,手臂用力一抬,徐阳羽的身子随着他的爱枪直接被巨力掀飞。

    “轰隆!”

    在地上砸了一个大坑,徐阳羽咳嗽数声,额头上溢出丝丝血渍,连着他的鼻梁一路往下滴落。

    “啊!”

    他低沉的怒吼一声,双手用力握住,嘴里的牙齿被他咬得微微颤动。

    “徐少!”

    狗腿子郭自豪立马一路小跑过去,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扶起徐阳羽。

    其他世家那里见过这种情形,急忙跟着郭自豪把徐阳羽团团围住。

    “混蛋!”

    徐阳羽暴躁地推开郭自豪,在右手的支撑下艰难站起来。

    “徐少!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咱们先战术性撤退,回去再搬救兵解决这小子!只要他有一天在这阳炎城,我们几个家族一起出手,还愁没有机会教训他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走吧徐少!”

    在众人的劝阻下,徐阳羽紧紧握拳的手掌微微送开,眼神的杀意渐渐被他隐藏起来。

    “也是!等我回去一定要让我家老爷子把客卿长老请出来教训这个臭小子!”

    “对的对的!”

    在自己一堆狐朋狗友的扶持下,徐阳羽一路踉跄地走出酒楼。

    “董小姐不知看了一晚上的戏感觉如何?”

    萧辰举起酒杯在杯口小嘬一口道。

    “萧辰你知不知道你犯事了?”

    董媛媛没好气地说道。

    “你这么打压徐阳羽!以他的性格肯定睚眦必报,到时候派出高手来你就完蛋了!”

    董媛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双手不停地挥舞着。

    “哎!”

    她用力地将萧辰拿酒的杯子夺了过来。

    “萧辰!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看着一脸凶相的董媛媛,萧辰这才正了正脸色道:“放心吧,我这人做事一向很有分寸的!”

    “很有分寸?”

    董媛媛睁大了眼睛瞪着他,一脸的不可思议状“我真不知道你得脸皮多厚才说得出这种话!”

    “你看看你做了什么!徐家!阳炎城的一流家族!到时候他要是真的动你,我父亲要是不插手凭我自己根本保不住你!”

    “放心吧!我也没有你看起来那么弱不是?”

    萧辰指了指后卿微微笑到。

    “唉!”

    董媛媛扶了扶额头,“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的话!徐家是一流世家,只要他想动你你凭借个人能力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到时候就怕他们不来,哼哼!要是徐家这么不长眼睛,我也不介意顺手灭了它!”

    萧辰霸气的说道。

    “唉!这人没救了!”

    董媛媛如此想到便不再多话,只希望于徐阳羽没那个胆子来报复,虽然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晚上还有一个花灯会,你们要是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每年的阳炎城花灯会都特别热闹呢。”

    “灯会?”

    “对的,我出来已经很久了,家父管的比较严格,所以就此别过吧!”

    董媛媛站起身来微微拱了拱手,接着在萧辰的注视下走出酒楼。

    “老大,你看那边这么热闹,是在干什么。”后卿站在酒楼的顶层眺望,看到一条街道上明亮异常。

    “哦,你不说我还忘了。”萧辰一个翻身从凳子上站起来,看着窗外说道,“董媛媛好像说了,今晚城中有一场灯会,各种各样的人都会去,我们也可以趁机找找关于血月盟的消息。”

    萧辰说着从门边的衣架上勾起了自己的蟒袍。将自己的头发仔细的盘好,带着后卿出门了。

    “灯会?”后卿挠了挠头,跟着萧辰走了出去。

    转过两个街道,人声越来越热闹,一路上还有人不停地向着灯会那里走去。

    “血月盟的人有什么特征吗。”后卿突然问道,萧辰也愣了一下。

    “对啊,我们该去哪找一帮最擅长杀手呢。”萧辰站在原地,看着远处的灯光,愣住了。

    “你不知道吧,自从青家破产以来他们开始不断地变卖家产,到现在剩下的估计都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手的好东西了。”

    这时两个人急匆匆的从萧辰后卿二人身边路过,其中一个人紧紧的揣着怀中的包裹,估计这家伙为了一件宝物,连自己的储物戒指都当掉了。

    “混到当宝贝过日子,还要硬撑大户门面,也不知道青家家主怎么想的。”另外一个人没有带包裹,手上戴着一枚不贵不贱的储物戒指,看起来他比那个同伴富有一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