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六章 恼羞成怒

    “商会的主人还真是大手笔,也不知道闻天恒从哪弄来的这么牛逼的位置。”

    萧辰舒服地靠在身后的松紧软泥沙发上,双手往后交叉堆在脑后。

    突然沙发的背部开始此起彼伏,每一次的撞击力道以及撞击的位置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真是舒坦!”

    萧辰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萧先生您有所不知,这是椅子本身的按摩功能,它的每一次撞击都能使使用者的经脉受到一次洗礼,有着疏通经脉的功效。”

    一旁身穿华服管事模样的人给萧辰解释道。

    “其中的原理其实并不复杂,只是我们商会托人去浮络谜亚海湾抓来的上等精灵虫,他们长年生活在深海里面,我们抓他来主要是因为它们本身的身子足够柔软,只要在这种椅子上布下一小段阵法,将他们囚禁在里面,那么自然就可以达到这样的按摩功效。”

    可以说天字号的包厢服务果然不一样,不仅仅这边的设施是顶级的,就连服务员都是管事级别,而且还这么专业!

    “南晋果然比起北域更加神秘,就好比刚刚的浮络谜亚海湾就让人神往无比呢!”

    萧辰的眼眸中闪过一道金光。

    “萧大人,您要是有吩咐尽管按响桌子底下的按铃,何某一定第一时间赶上来为您分忧解难!”

    何管事弯着腰拱了拱手道。

    “知道了!有劳何管事了!”

    萧辰微微一笑道。

    何管事心头一暖,“像萧大人这么和煦善良的人去哪找啊.”

    “砰!”

    随着一声关门的闷响,他弯着腰慢慢退出了天字号房间。

    “真没想到我第一次参加拍卖会就是坐在这天字号的包厢里。”

    萧辰太透了看向对面的8888包厢,可惜现在还没有人进来。

    “废物!废物!”

    一名穿着不凡的中年男子挺着大肚子急忙赶向会场大厅,一路上边走边破口大骂。

    “徐少!黄少!让你们久等了!”

    中年男子是这边内场拍卖会的总管事王大海,他一接到徐阳羽父亲的电话就急急忙忙地赶了出来。

    “王总管!你们这边的侍卫好大的威风!竟然说我不够资格进去这会场拍卖会!”

    徐阳羽坐在贵宾接待区的软椅上冷声说道。

    “是谁?”

    “啪!”

    王总管直接甩了面前侍卫两个大耳巴子,王总管修为可不低,虽然没有用上全力,但是被扇了耳光的侍卫还是觉得脑子晕乎乎的差点被敲爆。

    “睁大你们的狗眼好好看看!这是徐少!那位是黄少!你们怎么做的工作?”

    王总管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不停地给徐阳羽等人道歉。

    “是我没有管理好!是我的错!”王总管亲自为徐阳羽沏了一杯清茶说道。

    “哼!”

    徐阳羽觉得逼也装够了,冷哼一声道“罢了罢了!这些下人也是一时间被萧辰那家伙的请帖给唬住了,不怪他们!”

    “还不快谢谢徐少大恩!要不是念在徐少放你们一条生路的面子上,我一定会亲自把你们丢进阳炎河里面喂狗!”

    王总管敲了敲侍卫的脑子大声说道。

    侍卫们连忙一顿低头道歉。

    “好了!快滚下去吧!”

    王总管一挥手两名侍卫立马捂着脑袋连滚带爬的出去了。

    “是底下人不长眼!徐少您别往心里去!”

    王总管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道。

    “废话不多了,快点给我准备最好的包厢!我一定不能输给萧辰那个狗奴才!”

    徐阳羽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

    “是!是!”

    王总管弯着腰伸手将三人引导到至尊包厢。

    “徐少您看,这间是我们这边的地字号包厢!服务设施一流!绝对包你满意!”

    王总管率先拿出一张烫金门卡在雕花橡木门把手的位置刷了一下。

    “叮!”

    随着一声脆响,大门往里侧推开。

    “地字号?”

    徐阳羽皱着眉问道:“王大海你糊弄谁呢?以为本少没有参加过内场拍卖会吗?”

    “你们明明最好的包厢是天字号9999包厢!怎么现在给本少准备了一间地字号的包厢?”

    徐阳羽一把擒住王总管的衣领厉声吼道。

    “徐少!徐少你息怒啊!天字号的包厢已经被一名大人物给预定了!我这也没有办法啊!”

    “大人物?”

    徐阳羽一把将王总管扔在地板上面色冷峻的问道。

    “咳咳咳!”

    王总管纠正了一下自己的衣领说道:“对的!今天一早我们就被通知天字号包厢已经被一位姓萧的至尊贵宾预定了。”

    “萧?是不是叫做萧辰?”

    黄小雨一把拧起王总管那头并不茂密的黑发吼道。

    “我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好像是叫做这个名字没错”

    “萧辰!”

    徐阳羽咬着牙微微做响。

    “砰!”

    一记平拳轰出,地字号的包厢墙壁上赫然多出了一个沙包大小的冷洞。

    “可恶啊!可恶啊!他一个董家奴才命怎么可以比本少还要风光!”

    “徐少您有所不知,那个叫做萧辰的至尊贵宾拿着的可是烫金请帖!能给出那种请帖的人我们整个会场的高层人员不会超过一个手掌输!”

    “你的意思是他攀上了一条大船?”

    徐阳羽捏着拳头,一声声骨骼碰撞的爆响破空而出。

    “这应该是的!”

    王总管现在双腿都已经不利索了,更别提身后早已被汗水打湿的衣衫。

    “哼!”

    徐阳羽一拳砸向橡木桌子,砰地一声上等橡木的木桌就这么四分五裂。

    “萧辰啊萧辰!你蹦哒不了多久了!”

    徐阳羽眼神中的杀意愈来愈浓。

    “徐少,我想肯定是萧辰那家伙踩了什么狗屎运才拿到那张请帖,或者是董家家主把他推到前台让他参加拍卖会。”

    黄小雨心里虽然忿忿不平,但是他还是很理智地克制住自己的愤怒。

    “一定是这样!对!一定是这样!”

    徐阳羽犹如醍醐灌顶一般癫狂地说道。

    “徐少羽?他也进来了?”

    萧辰这间天字号包厢可以说是围观整个拍卖场,视野遍布整个会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