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中场休息

    徐阳羽毫不情愿的支付了比着宝贝高上数倍的价格,眼睛死死的盯着正对面的天字号9999,“萧辰,我要是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徐!”

    “现在还请诸位稍作休息。”台下谢小姐悦耳动听的声音清楚的传到在做的每一个人耳朵里面。“半个时辰的用餐时间结束以后,我们即将迎来本次拍卖的压轴宝贝。”随着她挥挥手,拍卖会的工作人员走上前来,搬开了之前放拍卖品的白玉桌子,连谢小姐用的小锤子都拿了下去。

    “哎,这还有午饭?”后卿正说着,包房的门被有节奏的敲响。

    “请进。”萧辰知道他们一定有特殊的手段能听到包房里的声音,如此规模的商会是不可能单独真的不再包房上做手脚的。

    跟着门被缓缓推开,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侍者推着一辆金色的餐车走了进来,看着萧辰说道,“萧先生,后先生。您的午餐。”侍者说着缓缓揭开了金色餐车上的银色盖子,边上放着的是一副银色的筷子,后卿接过以后微微一捏,纯银的筷子便产生了不小的形变。

    “能坐进天字包房里的人还能被毒死,那简直是笑话。”后卿也拿起了银质餐盘说道。

    “是这样的先生,这是我们这里的标准配餐要求。”那侍者一边将餐盘端在萧辰面前的桌子上一面解释道。

    “而且您年纪轻轻就能坐在这里还真是幸运呢。”侍者将白瓷盘掀开,里面是东海九翎参和天山雪莲为原料煲的汤。

    “怎么说?”萧辰问道。

    “一般就算是阳炎城的家主,大部分也是被安排在地字号包间里。”侍者解释道。

    “如果使他们的专场也只是安排另外两间天字号,这9999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开放过了。”

    “你们的老大是谁,我也想不明白我怎么就有这么大的面子。”萧辰用银质的汤匙给子击装了满满一碗。

    “对不起先生,我只是个打杂的,并不能接触到商会高层。”那侍者解释道。

    “既然如此。”萧辰端着那碗汤,缓缓的走到水晶窗前,看着隔窗而望的徐阳羽还有一众狗腿子,一眼就能看出来天地字号的放假配餐差了就不止一个等级。

    “您如果觉得厌恶的话,我可以帮您将帘子放下。”侍者手捧着七星森林的霸主,黑熊的熊掌,走到萧辰边上问道。

    “嗯,看着他我吃不好饭。”萧辰伸手抓起熊掌,随便的啃了一口,然后向着徐阳羽那边招了招手,便吩咐侍从将帘子拉了起来。

    就在徐阳羽即将消失在帘子中的一瞬间,萧辰分明的看到徐阳羽又在拿那些侍从撒气了。

    不到半个时辰,萧辰和后卿将一餐车的食物吃了个干净,跟着打了个饱嗝。

    “喂,能不能跟楼下谢小姐商量一下,压轴的晚一点开始拍卖,我们两个要睡一会儿。”萧辰指了指角落里的床说道。

    “当然可以,先生,您是天字号的贵宾。”那白衣侍者离开以后,不到一分钟,拍卖推迟两个小时开始的消息便在大厅中响起。

    萧辰满意的点了点头,“太给面子了。”说着便躺了下来。

    正在萧辰熟睡的时候,一阵微弱的震动传来,萧辰直接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提起一口真气,轻轻的落在地上,没发出一丝声音,只见后卿站在窗帘的边上,微微的掀开了一条缝隙向外看去。

    “怎么了?”萧辰问道。

    “对面也挂上了帘子,而且,门口有人。”后卿指了指门口轻声说道。

    萧辰微微整理了一下睡乱了的头发,直接一把拉开了天字号包厢的大门,两个身着夜行衣的男子瞬间从房梁上倒垂而下,两柄锋利的短刀一左一右呈剪刀装夹住了他的脖子。

    “别动!”一个中年管家人的模样从门的阴影之中走出,“我以为你有多厉害,看来也不过如此。”那人缓缓说道,萧辰清楚的看到中年人的袖扣上有一个血月盟的标志。

    “他们给了你多少钱来杀我。”萧辰淡淡的说,丝毫不在意两把随时可以咬了他命的尖刀。

    “不多,所以我需要另外一点东西。”那中年男子一挥手,后面的人送上来了一个锦盒,这“里面是那颗绝尘珠,你要是把钱付了,我今天可以饶你不死。”

    “你们血月盟是不是只要有钱就干什么都可以。”萧辰身上的真气微微流动,将袖袍吹了起来。

    “别想耍花样。”那中年男子抬手扫向萧辰的眼睛,萧辰抬手挡架的时候,那人一拐肘砸向了萧辰的胸口膻中穴,封住了他的穴道。

    “你要是敢轻举妄动的话,你的主子就死了。”那中年人单手抵住了萧辰的喉咙,那两个黑衣人跟着翻身下来,将萧辰向屋内逼近,也将准备出来的后卿挡了回去。

    “我没事,你不用管我。”萧辰微微转头,感受着锋利的刀刃蹭在脖子上的感觉。

    “我是血月盟的陈三,你也可以叫我三刀,如果你还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听话,把钱给了。”陈三脱掉自己的披风,两把明晃晃的尖刀插在他的腰间,还有一把拿在手上抵住了他的喉咙。

    “我好害怕,萧辰微微动了动肩膀,猛地一挥手格挡开了陈三刀指向他喉咙的手腕,一把将其反制住。”

    “这珠子是我的了,我也可以饶你一命。”萧辰探手拿出了陈三背后的那个锦盒,一把捏碎,一阵蓝光闪过绝尘珠被他收进了储物戒指。

    跟着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身形如鬼魅般的后卿瞬息之间已经扭断了跟在后面两个黑衣人的脖子。

    萧辰的真气从两个手指中迸出,一下子捏碎了陈三的手腕。

    “怎么可能!”我已经封,封住了你的穴道。

    陈三疼的连说话都在颤抖,在萧辰微微用力的情况下,直接跪在了地上。

    “饶你这一次,下次遇到我了,就没这么好运了。”萧辰抬脚在陈三的屁股上踹了一脚,直接滚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