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赝品

    “拿一幅赝品出来祸害大伙还真是有意思.”

    萧辰懒散地说道。

    “啊?赝品?”

    萧辰虽然没有故意说大声,但是因为比较靠近贝壳扩音器,声音不大不小的传了出来,打断了这边徐阳羽那边的竞拍声。

    “嘎?”

    徐阳羽本来正沉浸于快要拍到玄灵圣女图的喜悦之中,却是没想到突然有一个人公开喊话说这幅画是赝品?

    而且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啊!萧辰!”

    徐阳羽兀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扒拉开窗帘,眼神看向对面在自己上层的9999天字间。

    “赝品?”

    这下子不止徐阳羽懵逼了,就连站在台上的谢小姐都瞪大了眼睛看向声音的来源。

    “这位天字间的客人在开什么玩笑呢我们炎宫商会怎么可能会拍卖赝品呢?”

    本想发怒的谢小姐看到是天字号的客人只能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温怒道。

    “正是赝品!”

    萧辰双目神光流转,紫色的光晕一圈一圈的荡开来。

    在他眼里那幅玄灵圣女图仅仅只是一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图画,只是人为画上去的,要说它有什么特别之处,仅仅只是在画像上面隐藏了一层迷魂阵以及残留了一丝大荒时代流传下来的真气波动,也许就是那丝真气波动才会让人觉得这是传说中的宝物吧!

    “萧辰那家伙在说什么啊?”

    徐阳羽心头一惊,转念一想这是在炎宫商会的地盘,这些商品可都是经过了会长大人的筛选才拿出来拍卖的,萧辰那个愣头青这么说不就等于否认了会长的实力了吗?

    “犯了炎宫商会就算是董家都保不住你!等着遭殃吧!萧辰!”

    一想到等等萧辰被炎宫商会疯狂打脸的情形,徐阳羽就感觉心头好像吐出了一口气,一瞬间整个人好像轻松了不少,就连修为境界都有一丝松动。

    “萧辰这个愣头青这次可算是踢到硬板上了!”

    黄小雨眼神中凶光爆露,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不止徐阳羽等人觉得萧辰疯了,在内场的几乎所有客人都觉得萧辰就是个愣头青,同时也奇怪于他是怎么坐到天字号包厢的。

    “那人疯了吧?炎宫商会出品,那必须精品啊!”

    “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那幅玄灵圣女图是赝品!我看啊他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会长大人亲自鉴定的物品岂能是凡品?我看啊那个臭小子纯粹就是想搞事情!”

    “找死也不用来这里啊!”

    面对众人的冷嘲热讽萧辰依然自顾自地吃着灵果。

    “主人.”

    后卿眼神中闪过一丝担忧。

    “不用慌,玄灵圣女图绝对是赝品,我没有从它身上感受到浓烈的大荒气息,而且我的紫瞳早已将它研究了个遍,这种画连通灵的程度都做不到更不用提可以施展将人类装进画里的神通了。”

    萧辰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丝毫不在意众人的看法。

    “萧辰这次死定了!”

    徐阳羽残忍笑道。

    “是死定了!嘿嘿!”

    “炎宫商会可有得罪于阁下?阁下为啥出口就是一个赝品闭口也是赝品!”谢小姐厉声喝到。

    萧辰不语,继续在包厢里面品着灵茶。

    “少爷,我们自从遇到萧辰以后就没在他身上讨到好处。”郭自豪缓缓的走上来,小心的提醒道,生怕再被徐阳羽迁怒。

    “哼!我就不信,闻天恒手下的东西,还能出了赝品!”徐阳羽手边的茶几已经被他打碎,他只能恨恨的在手边空击一下,看着对面的9999骂道。

    “不对,9999,能动用9999号使用权的,只有闻天恒!”徐阳羽猛的想起,而起徐家和闻家一直交好。

    “萧辰啊萧辰,欺负到我头上,还敢来这里,真是你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徐阳羽猛地站起身来。

    “走,我们去找闻天恒!”徐阳羽一挥手问道,“你们老板闻天恒还不出来吗,那萧辰明显是来砸场子的!”

    “徐少您息怒。”后面的侍从说道,“谢小姐那边肯定已经通知闻老板了。”

    “你们老板呢!”萧辰在墙上摸索问道,“再不出来我就下去把那副画撕了!”

    “呵呵呵呵呵,萧辰小友,你的脾气怎么这么急啊。”闻天恒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众人耳边。

    炎宫顶层的梨花吊顶缓缓打开,第0000号房间的琉璃窗出现在众人眼中,坐在当中的赫然是闻天恒!

    “这?”萧辰看着衣着华丽的闻天恒楞了一下。“看来这个闻天恒在商会里有着很高的地位。”萧辰低声对后卿说道。

    “闻叔叔!怎么炎宫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污蔑过,您一定要严惩他!”徐阳羽抬着头指着9999房间的萧辰说道。

    “嗯。”闻天恒身前的琉璃窗缓缓打开,七米的高度仿佛无物,直接向下走了下来。

    在萧辰眼中简单的凭空踏行,在这一众世家公子的眼里都是了不起的本事了。

    “既然萧辰小友说他是赝品…”闻天恒走到谢小姐的身边,伸手拿起了玄灵圣女像将其收拢了起来。

    “看着吧,闻叔叔这么笑的越灿烂,到时候萧辰死的就越惨。”徐阳羽将后背稳稳的靠在了椅子背上,翘起了二郎腿笑道。

    “那这幅画也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闻天恒手上微微一用力,直接将那画轴带着画卷折成两段,扔到了地上。

    全场爆出了一阵阵的惊呼声,“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炎宫真的将一件赝品来压轴吗。”

    徐阳羽看到此景,也是一下子从凳子上弹了起来,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安静一下。”谢小姐眼中也满是慌张,这样的话炎宫岂不是自己砸自己的招牌吗!

    闻天恒轻咳两声,一道温暖的黄色光芒从他的储物戒指中窜出。

    “这见宝贝看一眼,心智不坚定的人便会被夺去魂魄。”闻天恒缓缓的说道。

    萧辰的瞳孔再度变成紫色,激动的对着楼下点了点头。“这才是真的宝贝,不该出现在阳炎城这种地方的宝贝!”

    萧辰压低了声音对着后卿说道,避免自己的声音再度被全场人听见。

    “萧辰小友说的不错,这件东西,不应该出现在炎宫。”闻天恒冲着萧辰微微一笑说道。

    “会读唇语?”萧辰想到。

    “这是我受人之托,将这一真一假两件宝贝拿到了炎宫来拍卖…”

    “我出三千万!”徐阳羽一拍桌子直接跳了起来打断闻天恒说道。

    “真是个不错的价格,”闻天恒顿了顿,“可是这毕竟不是我的东西,还是要遵从他原主人的意愿。”闻天恒一挥手,底下仆人送上来一个锦盒,刚好放进去这张图。

    “去拿给9999的贵宾。”闻天恒平静的吩咐道,但是声音还是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为什么!”徐阳羽一拳轰出,直接打碎了地字号包间的琉璃窗。

    “这宝物的主人要我将这宝物送给能看出那幅赝品的人。”闻天恒说完直接拉开台下的门向外走去,丝毫不顾涨红了脸的徐阳羽,“打坏东西照价赔偿。”闻天恒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