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连根拔起

    但是在萧辰真气的加成下,任何一根弩箭都没能突破周围的瓦片,伤到萧辰分毫。

    “这一轮射完了吧。”

    还不等萧辰一句话说完,徐阳羽手中的连弩响了起来。

    连弩在精确和力道上,远不如单发的弩箭,后卿的身形晃动,瞬息之间,二十八枚弩箭尽数被他收在手中。

    “你知道为什么雪莲这么贵吗。”萧辰手上蓝光一闪,一朵纯白色的莲花出现在手上,底下的弓弩手也被这不合时宜的举动,吓到,不敢再度拉弓。

    “因为他珍惜,不过你手里这朵马上就是我们的了。”徐坤示意徐阳羽放下连弩,笑着看着站在屋顶上的萧辰。

    “这么跟你说吧,阳炎城的南广场,北城门,西边的御凤楼,东边我徐家大宅,每个位置都有三架弩床对准了这里,你插翅都难飞!”

    “因为他每一片都相似,但是又不同,长得也不对称。”萧辰丝毫不理会徐坤的话,挥手将雪莲花顶在了指尖上。

    “但是当它旋转了起来以后,你们看。”萧辰说着,手上的雪莲花开始不停的转动。

    一旁的后卿也跟着同时转动了起来,手上数十只弩箭看似混乱但是每一根都准确的对准了弓弩手的胸膛穿射了进去。

    虽然是后卿甩出的弩箭,但是其力道比起那强弩硬弓还要大上三分,有的弓弩手直接被钉在了墙上。

    “啧啧,你们自己的毒,应该可以解掉吧。”萧辰收起了自己的雪莲花,中指和食指拈住了刚刚随手摘的树叶,真气运作之间,尽数划断了还在痛苦挣扎的弓弩手的脖子。

    “你看,不如我给他们来个痛快。”

    后卿身形微动,瞬息之间已经将愣在下面的徐阳羽拉了上来。

    “老狐狸,你的弩车呢,该发动了吧。”萧辰看着台下的徐坤骂道。

    徐阳羽还想挣扎,被后卿一脚踢在膝盖窝上,“来,叫爷爷。”

    萧辰一只手捏在徐阳羽的肩胛骨上,痛的徐阳羽冷汗瞬间打透了衣服。

    “如果你再不叫的话,你的肩膀这辈子都动不了了。”萧辰手上微微用力,恐怖的骨头摩擦声响起。

    “留他性命!”底下的徐坤看见儿子在台上随手都会丧命的可能,马上就怂了。

    “那也行,你叫一句好爷爷,我马上就放了他。”萧辰说着随手捡起了一个浸了毒的弩箭,抵在了徐阳羽的脖子上。

    “好,我叫。”徐坤一脱袍子便说,“你可不许食言!”

    “爷爷!”徐阳羽痛苦之下,也绝不能让父亲受辱,便抢着叫到。

    “啧啧啧,那可不行。”萧辰挥手在徐阳羽的脖子上划了个口子,“现在加码了,你爸爸都叫我爷爷了,你得叫我太爷爷。”

    “萧辰!你别欺人太甚!”徐坤破口大骂到。

    萧辰见状直接将冒着绿光的弩箭贴在了徐阳羽的脖子上,剧毒顺着伤口进入他的体内,一下子翻起了白眼。

    “太爷爷!太爷爷!您放过我的儿子吧,是我不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您放过他吧。”徐坤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对着屋顶上的萧辰叫到。

    “孬种!”萧辰一脚将已经口吐白沫的徐阳羽踢下房顶,又趁着混乱拉起了董天宇。

    “把媛媛叫来。”萧辰冷冷的说道。

    过了一会儿,众目睽睽之下,董媛媛跑了过来。“萧辰,你把我爹爹放开。”

    “那你上来换你父亲你愿意吗?”萧辰一只脚踩在董天宇的背上看着董媛媛说道。

    “愿意!”董媛媛说着便要顺着柱子施展轻功踏上房顶。

    “真搞不懂你怎么能有这么好的女儿。”萧辰一边骂着一边伸手掏出一个黄色的符纸,贴在了董天宇的后背,一道黄光闪过,那符纸跟着消失在了董天宇的背后。

    “希望你给我的信息是真的,如果不是的话,七天之后,你便会肠穿肚烂而死。”萧辰提起董天宇的领子骂道。

    “所以到现在,你有什么要跟我说道吗。”萧辰看着董天宇说道。

    “都,都是真的。”董天宇颤颤巍巍的说着。

    “那你也滚吧。”萧辰一挥手将其扔下了房顶,和后卿几个起落之间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走了这么久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多久是个头。”后卿抹了把身上的汗,看着挂在头顶的太阳。

    “血月盟,为了他咱们废了多少劲。”萧辰也觉得炎热,但是这样的距离并不能让他们感觉到累。

    直到夕阳西下,萧辰和后卿两人才看到远处有一家客栈。

    “这荒郊野外的居然还能碰到活人。”后卿摇了摇头道。

    “少说话,先点菜吧!”

    萧辰轻声说了一句,摇摆了一下手臂招呼柜台的店小二过来。

    “哎呦!两位客官,要吃点啥?”

    店小二一甩披在肩膀上的毛巾麻利地问道。

    “温二两好酒,两碟茴香豆,一蝶猪头肉!”

    萧辰现在财大气粗,直接吃上了猪头肉。

    “好嘞!您稍等!”

    “哎!黄仁你看,这荒郊野外的,居然还能碰到活人诶!”

    “估计是想去青海城的吧,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为首的一位高个子男子叫做黄仁,而刚刚第一个开口说话的男子则叫做梁清文。

    “吃肉吃肉!咱们可是出完游玩的,不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有什么意思!”

    那位坐在圆桌一角的肥胖男子叫做沈玉河,他的爱好没别的,就喜欢吃吃喝喝。

    “哎!喝酒!”

    黄仁苦笑着摇了摇头,率先举起酒杯同他们碰了一番。

    “主人,你说那青海城会不会有血月盟的杀手等着咱们?”

    经历过在拍卖会徐阳羽请来杀手的偷袭,现在后卿对于血月盟可没有什么好感。

    “应该不会,上次的那个杀手只是徐阳羽一时兴起雇佣来的杀手,血月盟都是拿钱办事,咱们之前可还和他们的长老有过一面之缘呢。”

    “嗯”

    后卿脸色释然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小二的呦呵声响了起来。

    “两位客官久等了!这是本店的招牌灵酒神仙醉!酒劲可是厉害得吓人,听说这一碗酒下去神仙都得先醉。”

    小二利索地将一坛酒罐子搬了出来放在萧辰的桌子上,手臂一动两只瓷碗一摆而上。挽起袖子小二就给两人倒上美酒。

    “这是二位的茴香豆,还有这碟猪头肉。”

    小二从柜台那边拿出三两个盘子一并端了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