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坏事

    “咻!咻!”

    数枚羽箭冲着萧辰飞来,他负手而立站在原地,后卿脚下猛地一踏,身形瞬间飞出,一道道残影飘过,羽箭瞬间化为后卿手中玩物。

    “给我围住他!今天我要让他记住我岳老大的名头。”

    他算是看出来了,那个男人身后的高个子实力不容小觑,但是只要先把他本人困住,手下的奴才还不是任他宰割!

    “慢着!”

    黄仁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开口喊到。

    “黄仁!”

    梁青文和沈玉河一同看向黄仁,眼神中充满了不解和困惑。

    梁青文本来见萧辰跳出来,心里高兴这个愣头青看不清楚局势,这个时候跳出来如同送死无异。

    沈玉河也正在心里意淫着萧辰等等被岳老大按在地上虐杀的情形,可是黄仁一声大喝却是打断了他全部的思路。

    “黄仁那个愣头青自己看不清局势!你这是要把兄弟们往火坑里面推吗?”

    梁青文冷着脸问道。

    “呼!青文放心吧,咱们一块出来就得一块回去!”

    他走到萧辰身前双手放在萧辰的肩膀上低声说道:“萧兄可能有所不知,这个岳老大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我刚刚进入山关路的时候正巧看到了几名穿着巡防边隘士兵服的士兵竟然在这附近巡逻!可是他们却没有一点要对里面贼寇动手的意思!这里面的局势我想以萧兄的聪颖肯定已经猜到了吧?”

    “嗯?”

    萧辰拍了拍黄仁的肩膀笑道:“多谢黄兄关心!可是我并没有被人打劫的心理准备,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咱们还是快走吧!萧兄你还是不要逞能!等会加上巡防关隘的士兵就算是你那个随从都不一定扛得住!咱们花钱消灾得了吧!”

    黄仁不死心继续开口劝说道。

    “有完没完了!”

    岳老大一声怒吼,手中匕首短刃被他投掷而出,短刃穿过空气直指萧辰的眉心。

    “啊呀呀呀!我真的生气了!我今天一定把这臭小子留在这里!”

    看着真正动怒的岳老大黄仁心中不由得一惊。

    “唉!”

    黄仁默默地退到一旁,都做到这份上了萧辰还是不听,所以没有办法现在只能选择放弃萧辰了。

    “黄仁咱们快走吧!这两个傻子想死就让他们留在这里得了!”

    “对啊!对啊!千万不要连累到咱们啊!”

    沈玉河和梁青文做势要走,他们本来就不待见萧辰,现在萧辰自己作死他们自然乐意见到。

    “唉!”

    自己两位兄弟都这么说了,黄仁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出关进城。

    “砰!”

    谁知道一把长关刀从天而落,一个小卒子厉声喝到:“刚刚岳老大发话了!你们谁都走不掉!”

    “你有这个本事吗?”

    萧辰手中捏住刚刚从岳老大身上夺过来的短刃匕首,手臂微微用力一掷,短刃直接从岳老大身后划过,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一柄短刃就杀掉了几名小弟!

    “啊!臭小子!”

    看了一眼自己小弟的死状,岳老大气急败坏,脚下一动来到萧辰身前。

    “后卿!”

    后卿抬起一根手指,身随心动瞬息之间冲上来的一众喽啰被尽数打退。

    “怎么,还有问题吗?”萧辰一抬头发现面前岳老大带着一票人已经消失在一片灰烬中了。

    萧辰三步走上前去,劈手从空中取下一枚正在燃烧的符纸。

    “地行符。”萧辰看了看随手扔掉了。

    “他们这下可亏了,劫了你们这么几个钱结果每个人用一张地行符。”后卿在一旁一脚踏在一个还没有完全断气的喽啰身上,笑着说道。

    黄仁手上一用力直接崩开了身上的绳索,“ma的,咱们赶紧走,这几个人可不是好惹的。”

    “现在挺行的了?刚才刀架在脖子上怎么一句话都不说。”那女子整理了一下衣衫,看着黄仁笑道。

    “那个,萧大哥,他们必定去而复返,我可否与你们同行。”那女子微微一欠身,恭敬的说道。

    萧辰没有犹豫,伸出手掌接过了她的纤纤玉手笑道,“当然可以。”

    一旁的黄仁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恨恨的起身说道,“青文,我们走吧。”

    “三位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萧辰顿了顿说道,“他们出来这一趟损失惨重,如果就此罢手的话也不配做这一带的山大王了。”

    “没必要,我们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黄仁不再多说,便带着两人向路的另一边走去。

    “跪在另一个地方再交一份钱也不错。”后卿淡淡的说道,然后回过头去。

    “你说什么!”又是一道白光闪过,就像上次面对岳老大想救下那女子一样,长剑再次掂在手上,向着后卿冲了过来。

    后卿的手法和岳老大如出一辙,只是在背后伸出手来,轻而易举的拈住了他的剑尖,指尖微微一用力,长剑应声而断。

    当啷一声,黄仁手腕巨震,长剑拿捏不住掉在地上,登时碎成几节。

    “你…”沈玉河一行三人愣在原地,虽然刚刚经历过打劫,可是面前这个保镖想要取了他们的命也是不难。

    “想走就走吧,这把剑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也比你手里的烧火棍强。”萧辰看着碎在地上的宝剑嘴角微微一挑,手掌之中多了一把红色的利剑。

    沈玉河接过宝剑以后带着梁青文和沈玉河朝着一条小路走去。

    “他们就这么走了,真没意思。”那女子走在萧辰身边扁扁嘴说道。

    “他们没走,在不远处走着山路跟着我们呢。”萧辰头也不回,但是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有逃过他的耳朵。

    “别回头,被他们发现了太尴尬。”萧辰笑道,“话说回来了,你叫什么名字从来没跟我们两个人说过呢。”萧辰看着走在一旁的少女说道。

    “嗯…兰可。”女孩微微一笑说道。

    很明显是个假名字,既然她不愿意真面目示人,萧辰和后卿也不便再多説些什么,反正一个女孩不至于给他们带来多大麻烦。

    “黄仁,你说他们会不会就怕了萧辰身边那个人,不回来了。”沈玉河在一旁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