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连杀

    青海城十八铁骑到也不是吃素的,在被后卿先手推飞三人以后,再度缩成了一个更小的包围圈子,长刀有的拖地有的高举起来,让人看了眼花缭乱。

    被围在圈子中间的三人挤在一起,看着随时都会把他们剁成肉酱的利刃不住的发抖。

    进攻,一顺一逆的旋转之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所有的铁骑同时放平手中长刀缩小包围圈,向着后卿削来。

    后卿看着明晃晃的利刃,不闪也不避双手自信的盘在胸前,任凭利刃直接削在他的身上。

    青海城一十八铁骑的刀虽然会在地上拖沓,但是其锋利程度并不会受什么影响。但是砍在后卿身上,居然像看在生铁上一般,硬是震得他们虎口发麻。

    “就这点本事吗?”后卿微微一笑,双手猛的向上一抬,有几个铁骑拿捏不住手上长刀,便被震飞开来,守城将候广一挥手,一十八铁骑一齐退开,留下场上杀神般的后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紧跟着铁骑退开,周围的灌木里站起了一排弓弩手。强弩硬弓,无一不对着。后卿的血肉之躯。箭头上面深深的血槽,告诉被他对着的人,这箭头上还有剧毒。

    被包围在圈中间的黄仁三人,不禁更害怕了起来。

    刀剑无眼,要是真射偏一点,自己怕是会横尸当场。

    “还不束手就擒!”候广大声喝道,黄仁一众直接趴在了地上。

    “梁老大,这小子邪性的很!站在那边的是他老大,咱们擒贼先擒王。”

    候广目光一转,看向站在一边的萧辰还有他身边的那个美貌少女,嘴角向上一挑微微笑道,“也行,别伤了我的美人就行。”候广向萧辰一指,所有的弓弩全部对准了萧辰。

    “我想你一个男子汉不至于拿女人当挡箭牌吧。”候广一句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嗖的一声,羽箭破空而出,朝着萧辰的大腿射来。

    后卿双手一撑,一个结界将萧辰兰可包围了起来,羽箭刚好到达屏障,被一下子夹断,掉落在了地上。

    兰可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的惊慌,萧辰心中不禁起疑,这女子神经倒是大条的很,反观那几个怂货都已经尿裤子了。

    “就凭你们几个,还动不了我。”萧辰挥手散去屏障,“再射一次。”萧辰冷冷的说。

    嗖嗖嗖!

    三架小型弩床齐射,朝着萧辰的前胸飞去。

    只见萧辰向前探了半步,伸出右手一拖一带,完全是武术中借力打力的本事,一下子被萧辰运用在接劲弩上,可以说是艺高人胆大。

    三枚带偏的弩箭势头不衰,直朝着擒住黄仁三人那几名壮汉射出,穿了个糖葫芦。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梁广飞身下马叫到。

    “这下这小子完了。”黄仁站了起来,向后退了两步,反正看着他们的彪形大汉已经被萧辰出手打死了。

    “梁老大!你可要狠狠的教训这小子!”岳不悔跟在梁广的身后叫嚣道。

    “好汉,命最重要,这样的妞青海城里多的很,我们把钱都给他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沈玉河凑在萧辰身边说道。

    “你觉得我们现在交钱就能活着回去了?”萧辰甩了甩手,毫不在意的看着暴怒的梁广说道。

    “那总得试试吧,我们现在左右是个死,我们三个都是世家子弟,他们也不会痛下杀手,都是因为你小子!”黄仁在一旁哀怨的说道。

    “别说了,就盼着他能用什么阴招打败巡防营的将领吧,这下咱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梁青文重重的向地上啐了一口,恨恨的说道。

    “我刀下从不斩无名之辈,在巡防营数十年来死在我刀下有本事的人没有一百也得有八十,你是下一个。”梁广手一挥,一把黑色的关刀出现在手中,与之前使用的马刀不同,这关刀刀刃更加宽厚,而且更加锋利。

    “萧辰,一界无名之辈而已,还麻烦您来取我项上人头。”萧辰说着居然将手背了起来。随便一踢,将被弩箭穿透的尸体踢飞到梁广的面前。

    “今天你会求我杀了你的!” 那三人本是他的左膀右臂,却被萧辰轻描淡写的就给杀了,这如何不气。

    “你别这么轻敌啊喂!”黄仁叫到,“他最拿手的一招开山斩,曾经杀了雪山上下来的赤狼候!”

    “哦?既然你认识我的招数,那我就让你开开眼界。”梁广关刀一横,体内真气爆出,三人心下一惊。

    “极境巅峰武者!”

    “雷霆开山斩!”

    只见黑色关刀当头劈来,萧辰微微侧头,任由利刃劈砍在他的肩膀之上。

    飞沙走石之间,众人的心底一凉,心知自己死定了。

    候广一脸震惊的看着已经卷刃的关刀正死死的被萧辰两根手指搭住,关刀卡在里面动弹不得。

    只见关刀卡住,候广临敌经验倒也丰富,赶紧撒刀,不至于被萧辰占据主动,双手袖箭弹出,直奔萧辰肋下最柔软的部分刺去。

    袖箭刺在上面,萧辰运力一震,袖箭竟也节节碎裂开来,掉落一地。

    “这两个家伙都是铁打的吗?”三人看着刀枪不入的萧辰和后卿发出了阵阵低呼。

    “不是我刀枪不入,是他太弱了。”萧辰回过头解释道,双手同时死死的钳住了候广的袖箭锁套。

    梁广当然不肯束手就擒,借力弹起身子,飞起一脚踢在萧辰的裆下。

    只听得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梁广的腿以一种绝对不可能的角度弯折着,明显已经断了。

    萧辰丝毫不理会他,双手真气凝聚,不一会恐怖的嘶嘶声从梁广的双臂传来,还跟着一股焦胡的烤肉味。

    等到萧辰松开梁广的时候,两个金属打造的袖箭套已经被极高的温度融化,如果梁广不肯撕掉这层皮肉的话,怕是就一辈子带着它了。

    “哇!”

    侯广重重地撞在树上,背部肋骨已经断了数根,扶着自己的胸口脸上青白一块。

    “疼!啊!该死的!”

    侯广没有想到这个大高个竟然会有如此实力,全力一击之下不仅被抵抗住了,自己竟然还被反将了一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