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横插一脚

    一夜无话…

    转天又走了许久才来到城中。

    “这里跟青海城比也没什么区别吧。”白元姗四处打量着人头攒动的街道说道。

    后卿和萧辰都没有搭理她这个话茬,眼睛在四下搜寻着什么。

    “想找月台阁吧。”白元姗偷偷笑道,“那就跟我来,不然的话你们又要惹出什么事来了。”

    不等二人答应,白元姗一挥手便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这街道两旁放眼望去全是卖东西的,一时间看得三人眼花缭乱。

    “这个多少钱。”萧辰正走在街上,目光被一个摆着红布的摊子吸引了过去。

    “您认得这个东西?”那摊主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汉子,看着萧辰手指的方向,脸上的颜色瞬间变了。

    “嗯,多少钱,我要了。”萧辰的目光也落在了一个不在摊子上的半透明玉璧上。

    “您等会儿,我收了摊子咱仔细聊。”那青年汉子将那玉佩收在盒子的底层,开始收拾着红布上的小玩意儿。

    “想不到这种摊子上的东西也能入你的法眼?”白元姗在一旁捂着嘴咯咯笑道,“我还当你多见过世面呢,一块玉璧而已。”

    那中年汉子刚想说话,一个贼头贼脑的人挤了进来“呦呵,孙耗子,你那压箱底的宝贝终于有人瞧上眼了?”

    只见那瘦小男子并不管萧辰和后卿还站在一边,伸手摁住了那孙耗子的红布单,那青年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这样的人一般在集市上就是当地地头蛇养的一些走狗,专门对付一些不识相,不肯交保护费的人。

    他们会在摊主遇到买家的时候极力的搅局,让这摊主一个月也卖不出一样东西,甚至还要赔上点什么。

    “不好意思大哥,这东西不卖了,不卖了。”那叫孙耗子的青年人一边摆手一边说道。

    “别啊。”萧辰向上走一步,脚尖看似不小心滑过那瘦小男子的脚踝,那瘦小男子登时感到一阵酸麻,跌倒在地上。

    “别磨蹭,开个价赶紧的吧,省的你今天连这个都卖不出去。”白元姗深知市场上这些人的厉害,看着一个一样的泼皮向这里走来,催促道。

    “那咱打开天窗说亮话。”那青年汉子取出装着玉璧的锦盒,“这东西是从棺材里挖出来的,你要是真能看上眼,一枚六品大还丹,或者三十万晶石。”

    中年汉子痛快的说道,“卖这种要掉脑袋的东西全是为了给我父亲治病,您要是要,咱现在就拿走。”

    “呦呵!你个孙耗子终于承认了。”在地上站不起来的泼皮叫唤道,“来人啊!孙耗子坑人了!一个破玉壁要别人一颗六品大还丹啊!”

    随着声音越来越大,集市上其他的泼皮也都围了上来,不住的说道。

    这时候,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站在外围,其他人看来自觉闪出了一条通路,恭敬的看着他。

    “朋少。”

    “朋少。”

    别人都恭敬的叫到。

    “你那个玉佩,我要了。”那青年走进来,趾高气扬的说道。

    “这个…不好吧,这先生已经打算要了。”孙耗子赔笑道。

    “我不管是谁先要了,今天这东西我朋元要定了!”

    随着嚣张的话语出口,现场众人一下停滞了,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众人纷纷看向那个自称元少的人。

    萧辰眉头一皱,“这位兄弟,买东西讲究个先来后到吧?”

    “谁和你是兄弟?”男子跋扈的说道。

    “喂,那小子,你这玉佩他出多少钱买的?”元少对着摆摊青年说道。

    青年男子一看还有人抢这宝贝,顿时开心的不得了,“一个六阶丹药或三十万灵石。”

    “我出四十万灵石,你这个宝贝就卖我吧,你看那小子的穷酸样,拿不出什么好东西的,哼,跟本少爷抢东西,本少爷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元少还是那副嚣张的嘴脸。

    萧辰都快被这话都逗笑了,老子最不能惯着的就是这种自我感觉良好过头的人!

    “呵呵!你算哪根蒜?你说你要定了就是你的了?”萧辰一脸不屑的打破了现场的平静。

    “你说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么跟我说话?活腻歪了吧!”自称元少的男人像忽然炸毛的公鸡一样,声音飙升,口水都快喷到萧辰身上。

    萧辰故意表现出嫌弃的样子,拍拍身上不存在的口水沫子,对着元少旁边的随从说道:“看好你家的宠物,别让他乱朝人吐口水。”

    元少的随从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是震惊,然后再看萧辰就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了,他们比谁都明白自己主子的脾气。

    “哎?那不是蒯元吗?蒯家的纨绔公子哥,最喜欢的就是仗着蒯家的势力欺压别人,这小子还敢骂他,以蒯元的性格,今天这个小子要倒大霉了!”人群中有眼力劲的马上认出了这位蛮横霸道的纨绔子弟。

    也说明这蒯元欺凌霸道惯了,不然也不会“声名远扬”。

    “那可不是嘛,虽然这蒯元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蒯家谁敢惹呀?”

    “蒯家可是当地鼎鼎有名的大家族,听说后面还有月台阁的支持,像我们这种没权没势的人得罪蒯家,那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众人议论声纷纷。

    萧辰听觉敏锐无比,这些人的小声议论尽收耳中,“蒯家?背后有月阁台支持?那可真是太巧了!”

    萧辰既开心又有点无奈,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刚来买个东西跳出个这么个玩意,竟然和月台阁有关,看来自己得好好的跟这个蒯元玩玩。

    蒯元这边都快被气疯了,恶毒的说道:“小子,我可是蒯家人,你死定了,死定了!”

    这时卖东西的青年男子出声了:“我要把这宝贝卖给这位蒯公子。”之前因为蒯元出价高,他就迟疑了。

    现在听到这元少还是蒯家公子,心里就更笃定要卖给蒯元了,自己才不敢得罪蒯家,现在还可以拍个马屁,何乐而不为呢,于是赶紧表态。

    说完就把玉髓拿起向蒯元走去,可谁知道被萧辰拦下,“这东西本是我先看上的,我们也说好了价钱,都要成交了,就因他插一手,你就给他了,你这生意做的也太不厚道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