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章 七品丹药

    “七品丹药,茯苓青丹?那个传说中疗伤圣药,还附带驱除负面状态的七品丹药耶,在七品丹药里里也是稀有的存在。”人群中还是有有见识的人的,惊呼出声。

    萧辰对着蒯元挑了一下眉,“怎么样,喷水狗?服不服气?”蒯元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在一旁观望许久的白元珊也惊异于萧辰有胆量与蒯元作对,现在又拿出七阶丹药,这个萧辰很是不简单呀,白元珊对萧辰的兴趣越来越浓烈了。

    青年男子听到萧辰要用七阶丹药来换玉髓,不由得又犹豫了,毕竟财阜动人心,但是一看到蒯元那阴沉的眼神,又想到蒯家的强大。

    一下眼神变得惶恐了,财富自然是好的,但是那也得有命花才行,露出了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出来“不好意思,我已经答应蒯公子,四十万灵石成交了!就不能卖你了。”

    青年男子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那可是茯苓青丹呀?!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叹了口气。

    这时萧辰出声讥讽:“现在知道讲诚信了?之前不是说谁出价高卖给谁么?”卖货的青年男子被怼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这个玉髓我要了,茯苓青丹你要就拿着,不要那就算了哟,对付你这种人就得用这种手段。”萧辰冷然开口。

    “你个土包子,给脸不要脸!给我把他拿下,快拿下,我要他求死不能!”蒯元已经忍耐不了了,怒气全面爆发,侍卫们连忙最好战斗准备。

    眼瞅着两边就要打起来了,“且慢”白元珊清灵的声音响起。

    随后走到萧辰面前,小心地对萧辰说:“蒯家的势力不小,后面还有月台阁,你等不要为了一个小小的玉髓的东西得罪他们,给我们惹麻烦!”

    “小小的玉髓?你还口气挺大,可知道你眼里小小的玉髓的价值么。”萧辰眯着眼睛看着白元珊。

    白元珊再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玉髓,以她之前见过那么多的天灵地宝,她也没觉得这个玉髓有什么特别之处呀,也感应不到很强的能量。只是看上去晶莹剔透,感觉其中有特殊的光晕在流转。

    “以我鉴宝大师的眼光来看,这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玉石。”白元珊一副自己很厉害子装着鉴宝大师的样子。

    “那你这个鉴宝大师水平真不怎么样。算了我告诉你把,这叫栖魂玉,十分稀有可以孕养灵魂,这个可是很稀有的啦。”萧辰毫不在乎把玉髓的用处告诉了白元珊。

    孕养灵魂?白元珊也吃了一惊,要知道肉身,真气恢复容易,但是灵魂受伤和提升灵魂力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才显得珍贵。

    这边白元珊还和萧辰聊着呢,从白元珊一说话出来之后,蒯元的眼神就一直没从白元珊离开过。

    好漂亮的女人呀,蒯元眼里闪烁着邪淫之色,他也算阅女无数了,但是白元珊的容貌和气质,让他一下就陷入其中了。

    “哦?没想到还有这一位美丽的小姐,不知道这位小姐叫什么呀,有没有兴趣和我交个朋友呀?”蒯元自以为自己翩翩有礼。

    萧辰听到蒯元的搭讪方式,一下没憋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笑的都有点肚子疼,小姐?哈哈哈,见面就叫人家小姐。

    白元珊还没来得及搭理蒯元调戏,一脸不解得看着萧辰,萧辰卡看到白元珊看过来,才放下挡着的嘴巴的手,恢复一脸严肃的正人君子的样子。

    白元珊狠狠瞪了他一眼,回头和蒯元说道:“蒯公子,我这位朋友有心想要这个玉髓,也出高价购买,还望蒯公子成全呢。”

    蒯元一下笑的十分的猥琐:“成全他?哈哈哈,行呀,要让给他也可以,只要小姐你,嘿嘿嘿和我做个朋友,做个朋友就行?”

    “放肆!你个登徒子,敢这么和我说话!”何时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呀,白元珊气得脸都红了。

    “哟呵!还挺辣,就喜欢你这么辣的,都给我上把他们拿下,呵呵,宝贝女人我都要了。”蒯元不再废话,眼神阴狠无比。

    这些侍卫跟着蒯元为非作歹这么多年了,见主子发话了,纷纷面目狰狞的上前,把白元珊,萧辰一群人围住。

    “你你?”白元珊脸色难看,反观萧辰,冷眼旁观这些护卫把他们围起来,“这交流会可是南晋几大巅峰势力一起举办的,你敢在这闹事,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呵,可吓死我了,我是蒯家公子,整你们这些无名小辈还不容易?我说过了,宝贝、女人我都要,还愣着干嘛上呀?”白元珊的话语毫无作用。

    白元珊看着侍卫们冲了上来,面容变的有些惊恐。一转眼,两名侍卫已经摸到了她身边。

    白元珊也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不然也不会一个人出来闯荡了。秀腿直接横扫出去,紧接着从袖口掏出一把袖剑直刺而出,动作颇为流畅,迎上眼前两名侍卫。

    袖剑带着劲风快速刺向其中一名黄杉侍卫胸口,两名侍卫也没想到这女子身手如此敏捷,但也算战斗多次,快速往边上一倒,避开了要害。

    可还是被袖剑刺入了胳臂,顿时一阵嘶吼。另一名鹰钩鼻侍卫迎上白元珊扫腿,用自己胳膊一挡,回身一转另一只手一招鹰爪一下抓住了白元珊的脚踝。

    看到自己同伴受伤,鹰钩鼻侍卫连忙一用力拉了一下白元珊脚踝,白元珊吃痛,只能放开袖剑,鹰钩鼻侍卫顺势将其扣下制住。

    刚想向主子请功,就听到萧辰冷冷的声音:“把那个女的放开。”鹰钩鼻男子回头一看,自己的侍卫同伴们全都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而蒯元待在原地就被后卿一直手掐着喉咙举得高高的。

    “不想你主子死,就放开那个女人”萧辰的声音在此传来,“快快放开那个女人,你想本少爷死吗?”蒯元的声音都变得尖锐的像个女人。

    鹰钩鼻男子这才放下白元珊,无奈的走到中间。

    蒯元显然被后卿的身手吓到了,赶忙对萧辰说:“土包子哦,不不不,兄弟,放了我把,这里是交流会,我是蒯家公子,你们伤了我,不会有好下场的,不如握手言和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