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七章接连应战

    “呵,我看你们也就这点本事了,除了偷袭之外,你们还会不会点别的了?”萧辰歪着脑袋,不断的扭动着手指。

    面前突然间有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站了出来。

    看样子,是个厉害的角色。

    “呵呵,有胆识。”萧辰笑了笑说道。

    本来以为这群人都是什么乌合之众罢了,现在还真有愿意站出来的,萧辰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高兴。

    “少废话,就凭你还想跟我们斗?别痴人说梦了!”站出来的人一脸狂妄的冲着萧辰说道。

    萧辰本以为这应该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也不过就是一个嘴上功夫厉害的人罢了。

    萧辰嫌弃的撇了撇嘴。

    “大师兄竟然第一个上,那看来啊,我们是不用出手了!”一边的宁轩故意大声的说给萧辰听。

    萧辰瞥了宁轩一眼,在脖子上做了个手势。

    宁轩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大胆小贼!你要是现在认输的话,我们大师兄还能饶你一命!”其中一个弟子在边上添油加醋道。

    萧辰觉得他废话太多,便一脚将身边的一块石子踢了过去。

    一下子便打在了那个多嘴的人头上。

    那人一下子便晕了过去。

    “萧辰,你也就这点本事了,鸡鸣狗盗的事情倒是做了不少,对付那些技不如人的家伙倒是还有点用,可是这在我们大师兄的身上可是一点都不好使!”宁轩还在一边添油加醋。

    说的萧辰心里一阵烦闷,看着一边的宁轩,说道,“莫非你刚刚所说的技不如人的家伙里面就有你一个咯?”

    “你!”宁轩一时间觉得屈辱,不知道如何应对。

    后卿看着面前的大师兄,便想出来和这个家伙斗一斗。

    “让我来吧。”后卿此时已经摩拳擦掌的想要出来玩玩了,不过萧辰一把拉住了后卿的胳膊。

    “诶,既然他们都说这个家伙厉害,那就让我来亲自会会他,这不是显得尊重一点嘛!”萧辰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后卿无奈之下收了手。

    “行了,说那么多,你到底有没有什么真本事啊?”萧辰就看不惯这群只会说的人,于是便嘲讽道。

    “你敢怀疑我?毛头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的本事!”大师兄此时早就已经被萧辰给激怒了,提着剑便朝着萧辰冲了过来。

    萧辰顺势一躲,然后一脚踢在了大师兄的屁股上。

    “你!”大师兄恼羞成怒,紧握着拳头盯着萧辰。

    萧辰则是一脸笑嘻嘻的,还对大师兄做了一个鬼脸。

    大师兄见刚刚失了手,便再次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势,腾空一跃,紧接着提剑刺向萧辰,萧辰便也拿起了自己的剑,两者的剑相互抵挡在了一起,发出了“哐!”的一声。

    听起来甚是响亮。

    萧辰勾了勾嘴角,看着大师兄,然后一拳打在了大师兄的脸上。

    霎时间脸上就像是打翻了材料罐子一样,青一块紫一块的。

    “大师兄!”众人见大师兄竟然被萧辰打成了这个样子,赶紧冲上来扶住了大师兄,将人扶了下去。

    不过此时的萧辰可是没怎么动手呢,撇了撇嘴,心里只觉得十分的无聊。

    “你们的这个陷阱未免太过于小儿科了吧,就算是我们中计了,那又如何,说,穆凌天究竟是在哪里!”萧辰一下子飞到了几个人的面前,一下子揪起月台阁的人的衣领,恶狠狠的问道。

    几个弟子因为本来就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吓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快说!”萧辰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个弟子。

    就在此时,一把剑朝着萧辰飞了过来。

    萧辰一下子便放开了面前弟子的衣领,回头倒是想看看是谁打扰自己。

    “是那个不长眼的家伙!”萧辰大声的叫道。

    原来是一边看不下去了的宁轩。

    “你这个手下败将,竟然还敢来阻挠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萧辰就在一眨眼的时间内,便冲到了宁轩的面前。

    这个宁轩虽说没有什么真本事,可是对于月台阁的基本的荣誉感还是有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便出手了。

    可是却一下子就被萧辰给躲了过去。

    “不过我现在对你没有什么兴趣,不想脏了我的手。”笑嘻嘻的说完之后便一下子坐在了整个月台阁的中间。

    “你们这月台阁究竟有没有什么有真本事的人啊?要是没有的话,就乖乖的把穆凌天的消息告诉我,不然的话,”萧辰故作神秘,“不然的话,我可就要血洗月台阁了!”

    一听见萧辰这么说,便从人群里面走出来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年长的人。

    “长老!”

    突然间,周围的人同时叫道,紧接着尊敬的鞠了个躬。

    也就是在长老前来的时候,门外本来偷偷摸摸的想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人,便全都一拥而上,直接将整个门口都给堵住了。

    冲着里面的人指指点点的。

    后卿瞟了一眼这群人,看来这个长老不是一般的人物,既然称为长老,那就一定是有自己不同寻常的本事的,所以这些人才有胆子敢进来看热闹。

    “哟,长老都来啦?看来还挺给我面子的嘛。”萧辰翘起二郎腿,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长老捋了捋胡须,镇定自若的看着地上耍无赖的萧辰。

    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来是孺子不可教也。

    “年轻人,为何在这里犯事?”长老并不想直接就动手,首先转移着萧辰的注意力。

    不过萧辰倒是不介意在这里多聊聊天的,这几日以来实在是有些没有劲。

    “我呢,其实也并不想闹事,本来你们把消息告诉我就行了的事情,现在你们非得闹成这个样子,那我有什么办法呢,对吧后卿。”萧辰看了看身后的后卿,这几天后卿也都没有什么出手的时候,也是觉得无聊坏了。

    后卿歪嘴笑了笑,点了点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