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为难空姐

    也就答应了魏鸿宇的请求,道了一声:“我知道了,放心吧。”

    魏鸿宇赶忙弯腰,伸手谢道:“万分感谢!不知萧先生想要魏家做些什么?”

    萧辰随意的说道:“现在好还没想到,到时候再说吧。”魏鸿宇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果然有实力的人就有嚣张的资本。

    萧辰与其握了手之后没在拖沓,在与其询问了几句外面各势力崛起的事情,变打算告辞魏洪宇“事不宜迟,我先去罢。”

    “诶,那请来这边,魏家的飞机已经在机场等候了。”魏鸿宇就等着萧辰这句话呢,虽然说刚刚答应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没有歃血滴誓,白纸黑字的条约不是。

    萧辰刚刚说到自己要去,魏鸿宇顿时眼露喜色,有这么一个大神帮魏家,魏家难不成还害怕翻不过身来吗。

    可是一向喜欢独行的萧辰似乎并不想满足魏鸿宇的想法,尽管他已经猜测出魏鸿宇的内心,径直朝外走去:“我不喜欢大张旗鼓的作风,你们先行前去,我随后就到。”

    这下魏鸿宇可慌了神了,万一这么个大主子走出这门,不再回来,消失的无影无踪,那自己哭爹喊娘也不好使了啊,赶忙快步追上,小声试探道:“那什么,要不我派两个人跟随你前去,万一路费不够,路上还想干点什么,尽管告诉他们,我这边都.”

    话未讲完,只见萧辰眼神一撇,身上气场大开,刚刚突破瓶颈的他,可能还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魏鸿宇直接被他身上的强大气势吓破了胆,但自己怎么说也是魏家的主子,也是不便做出什么丢人之事,但又不敢反抗,只得尴尬在当场。

    “好了好了,萧兄弟莫要生气,你只管前去,我们在那边等着你。”秦老见势不妙,赶忙跑上来打圆场,只见萧辰听到他说这话,气场慢慢散去了,又是对魏鸿宇补了一句“家主,萧兄弟一向喜欢低调行事,我们也不要强求人家。既然萧兄弟说,让我们先行前去,那咱们也不便多做阻挠,你说是也不是?”

    “好好好。”魏鸿宇一见秦老给自己找台阶呢,赶忙迎着。

    萧辰没在说话,只是径直走了,只是给身后的二人,留下了一道背影。

    “唉魏家的年轻一辈里面,怎么就出不来这么厉害的人物呢。”魏鸿宇自顾自的抱怨到,要知道,但凡魏家出一个萧辰,也不至于没入现在这种情况。

    秦老没有回应,因为他知道,萧辰姓萧,不姓魏。

    话说萧辰告别了魏秦二人之后,坐车去往了另外一个机场。

    一路无话。

    在机场买了票之后,便坐在一张供旅客休息的沙发上面,闭目静等通报。

    这时来了几个二世祖模样的小年轻,嘴里骂骂咧咧的没一句离开女人和权利。

    到了等待飞机的房间之后,几人便围着一张桌子,开始说天说地,天南地北;金钱女人;声望权利。

    其实聊也无妨,但声音却还很大,惹的其余旅客不满,但又都不敢发声。

    从几人的装扮就能看得出,不是达官贵人,就是顶级富豪。像他们这些平平凡凡的人,又怎敢招惹这种人呢。

    萧辰也被几人的吵闹声惊着了,虽说自己现在实力大增,但也不方便在这里展露手脚,只是看了几眼,便又是闭目养神。

    大约就这种气氛过了差不多十分钟。

    “各位旅客,3号机口,登机了,请您拿着自己的飞机票到这边来检查,谢谢您的配合。”

    检票门口的空姐,很有礼貌的在门口一旁的柜台后面,发出了自己甜美的声音,通报了大家一声。

    “得得得,先甭聊了,上去了再聊。”那几名二世祖其中一人,打断了几人的对话,几人一听,也就没在聊了,起身排队去了。

    说是排队,却已经插起了队“滚蛋,后边去。”

    其中一名似乎地位比起其他人来说,稍微要逊色一点的执垮子弟,挨个拨开了前面的人,给自己的这几个兄弟引路。

    旅客齐齐都发出了抱怨的声音,一时间引得房间嘈杂了起来。

    这时一名空姐,赶忙跑了过来,极具服务性的微笑,对着几人道:“先生,请按照正常秩序排队。”

    “小妹妹,我老大这是临幸你们这,要不是被家主说到要低调行事,都能把你们这里的空姐都包下来,你信不信?”

    那名走在前面的二世祖,长得白白净净的,只不过与其不符的就是,脸上嚣张的表情,和身上的装扮和发型,极其雷人,可能这就是有钱人的潮流吧,嘴里说出来的话也是充满了淫秽的语气。

    空姐一听这话,很是恼怒,因为职位不便发脾气,强忍着对其道:“先生,请你控制您的语气,您这属于妨碍公务!”

    那名二世祖一见这么个美人发怒了,小脸变得悄白,反而更是提起了他的调戏兴趣“是吗,那你把我”

    话未说完,自己的屁股就被踢了一脚。

    “到你了,别闲聊了,上飞机再说。”他后面的一名男子,提醒了他一句。

    那二世祖瞬间收起了张狂的语气,点头哈腰的逢迎着。

    就这么一场闹剧,草草结束了。

    萧辰讲这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禁暗讽:老爸有点钱,儿子嘚瑟什么?

    萧辰倒是没有怎么注意那一名叫嚣得最厉害的青年人,因为萧辰知道,他害怕后面踢他的那一名男子,至少是不敢招惹。

    萧辰虚眯起眼睛,将后面这个人记在了脑海里,心里暗道:这场旅途,绝对有点意思。

    所有人检票完成之后,乘着飞机场的车子,登机了。

    待到空姐将大家都安顿到座椅之后,宣告了一声飞机要起飞了,便进了后舱。

    萧辰买的是经济座,因为这场长时间的旅途,商务座早已被人抢光了,但是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几名嚣张跋扈的二世祖,也买的经济座。

    难不成跟自己是同样的命运?萧辰不禁觉得可笑。

    就在大家都觉得一道路途应该都平波无常的时候,刚刚踢了一脚的那名年轻人,露出了本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