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四章小场面

    司机师傅带着萧辰来到酒店位置之后,等他付了钱,便离开了。

    再说萧辰用眼角的余光,随意的一瞥了大堂的镜子,发现刚刚跟着自己的几辆车,果然也停在了酒店,上面应接不暇的下来了十几个人。

    这魏家少爷还真是气派啊,就因为自己出言不逊,就要出动这么多人来弄自己。

    他就不害怕自己来个回手打,给他老子打个电话,让他丢丢脸面。

    但一向喜欢捉弄人的萧辰,取消了这个念头,打算会会这个魏建勋,也让他知道知道这个世界不单单只是你魏家的。

    萧辰瞥了一眼,下来的人数之后,心里已有打算,和大堂的服务员做了交代,便上了楼。

    魏建勋派来的人随即也跟上来了,一行人凶神恶煞的。

    一众小弟眼看着电梯到了10楼停下了,一众人交谈了一下。

    “老板让我们盯着他,我看就这小子自己,要不要帮老板果断了他。”

    “对对对,我同意,正好在老板面前也提提面子。”

    “行!上楼!”

    “东西都带着呢吧?一会儿直接来个狠的,不要拖沓!”

    一行人回了一声'带着呢',就都上了电梯,到了10楼。

    可是等他们到了10楼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本来以为,老板让自己跟的小子会发现他们,然后就赶紧跑到自己的屋里,像个缩头老鼠一样躲起来。

    但,万万没想到,萧辰正盘坐在电梯门的对面,慵懒的打着哈欠。

    “终于来了啊?”

    萧辰不懂装懂,不耐烦的问道:“在路上就一直跟着我,谁派你们来的?找我干嘛?”

    “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一看就是带头的人,凶神恶煞的语气对其回应道。

    随后也不墨迹,众人直接从西服的怀中,掏出了枪。

    萧辰一看可就傻眼了,魏家实力这么大?难不成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开枪杀人?

    不是说现在是唐家主场吗,怎么魏家的人还敢这么大胆。

    想归想,但是还是得做好应急准备,现在可是没有用任何的灵力的。

    肉体凡胎,一颗子弹进了身体也不是闹着玩的。

    “砰砰砰”

    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穷凶极恶的人,哪管萧辰的心里是怎么想的,直接开枪,丝毫不粘风带雨。

    只见一颗颗子弹朝萧辰飞来,萧辰却低下头去。

    右手一抬,随即张开,用了灵力。

    只见那一颗颗的子弹,竟然都停在了空中。

    萧辰却没有控制那群小弟们的意识或者眼睛,就任他们看着。

    这次轮到小弟们傻眼了,一脸懵的看着懒散的萧辰,和莫名停留在空中的子弹。

    萧辰抬起脸来,看着面前一群痴傻的人,邪魅的笑了起来。

    萧辰做事一向低调,不喜欢让别人直到自己的真实实力,但这次不同,他刚进入九品玄典的第八重境界,正愁没练手的呢,这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当他们扣下扳机的时候,他们在萧辰的眼里,就已经是死人了。

    只见萧辰右手一挥,然后猛然攥拳,那一颗颗子弹竟然悄无声息的爆炸了,现场没有任何一点声音。

    一群人见到此景,全都呆滞在了在场,那带头的人,眼睛却越发显得恐惧。

    因为他不知道何时,那个不知名的小子,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二人相差不过十厘米。

    “你死了。”

    萧辰极其淡然的一笑,这话说出来的语气,竟有些安抚的成分在里边。

    不等那人反应过来,萧辰右手作刀势,用了灵力在他的脖颈处,轻轻一划,割喉断气。

    只见那人身体还未倒下,如同鬼魅般的萧辰,用了几招几式,就将剩下的一众人,全都断了气。

    “砰砰砰”

    声音又响起来了,只是这次不是开枪的声音,而是一行人倒下的声音。

    “诶呀,真脏,平常没少干畜生事吧!”

    萧辰眼看着众人倒下之后,把自己手指甲上面刚刚不小心沾到的一丝血迹,涂抹在了一名小弟的昂贵西服上面,一脸的鄙夷。

    他的楼层其实是在八层,为什么要选择在十层动手呢,因为刚刚在八层等了他们半天,他们也不上来。

    看着楼梯一层层的往上升,到了九层的时候,便直接起身,一刹那间便来到了十层的地方。 同样,也是在一刹那间,萧辰已经把电梯的摄像头给干掉了,就害怕后面魏建勋来了,咬住自己不放,这下还行,人证物证都没有了,也是可以玩玩他了。

    话说萧辰处理完那些人之后,便回到了自己房间。

    躺着,坐着,玩手机,盘坐,睡觉都会响起刚刚追自己的人和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魏建勋的恶心嘴脸,忍不住的恶心。

    萧辰也是无奈,便从床上站起身,看向了夜空中。

    “夜生活,该怎么挥霍呢?”

    夜生活?夜生活.

    对哦,可以选现代年轻人最喜欢的方式,酒吧宿醉,正好可以试试自己的酒量,来一个不醉不归,千杯不休。

    碰巧,刚刚来的的时候,就看到楼底下,有一家酒吧,里面放着最流行的DJ音乐,一群人正在里面狂魔乱舞。

    一不做二不休,萧辰便关门下了楼去,悠哉游哉的去了酒吧。

    “他们人呢?”

    从家里换了一条新皮带的魏建勋来到了酒店,迟迟不见自己派来的人回来报信,便自己带人追了过来。

    幸好自己害怕这些小弟,平常升起端倪来,早已在他们的手机里面安装了定位。

    拿钱和魏家的声望贿赂外加威胁的,询问了一下大堂的服务员,得知萧辰的楼层在八层。

    便轰轰烈烈的带人上去了,但是令他纳闷的是,到了八层却没有自己小弟和萧辰的踪迹。

    这位智商为负数的公子爷便令他带来的人,一层一层的盘查。

    最后搜寻了将近二十多分钟,才在十层发现了尸体。

    “奶奶的!那小子他人呢!”

    魏建勋看到自己小弟们都倒在了血泊之中,但却不见萧辰的踪影。

    一个不顺心便对自己带来的下属们发起了脾气。

    这时一名下属站了出来,对着魏建勋汇报道:“刚刚大堂的服务员,见到惹你的那个小子去隔壁的酒吧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