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冤家路窄

    “那你早干嘛去了?不知道早点说?”

    这位阴晴不定的少爷,非但没有奖励这名小弟,反而是责怪他告诉自己,告诉的太晚了。

    “我”

    那名小弟刚想说,人家服务员早就想说了,只是你这么着急的跑上来,根本不听人家说话,我倒是想说,你也没给我机会啊。

    但是心里是这么想的,脸面上却一脸歉意的,退了下去,临归队前,还挨了自己的主子的一巴掌,别提多委屈了。

    一行人又风风火火的下了楼,去了隔壁的酒吧,追杀萧辰。

    “让我丢了面子,还杀了我小弟,你死定了!”

    魏建勋带人追杀萧辰先放一边,且说萧辰二十分钟之前来到酒吧之后。

    便被眼前的场景眩晕住了。

    腰肢招展的美妞,一个个都打扮的光鲜亮丽,着装暴露。再加上脸上的魅状和极其完美的身材。

    若是利用得当,这绝对是诱惑男人,死亡的利器。

    招手朝服务员要了一杯昂贵的红酒,上了二楼,趴在栏杆旁边看着下面舞池里面正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年轻男女。

    “兄弟,哪的人啊,怎么没见过你呢?”

    一名这里的顾客来找萧辰搭茬。

    长期在酒吧混迹多年的人,都一个德行,见到新来的,先探探水。

    深得话,就交个朋友,以后指不定能用上。要是浅的话,那就生死各安天命咯!

    “奥,来这儿办点事,睡不着觉,下来玩会儿。”

    萧辰自然能看透这些玩意儿的心理,于是也就很自然的回了他一句。

    那人一看,心里便有了定数。

    穿着打扮正常,不说是哪的人,估计是旅客或者是哪家的关门弟子,现在出来潇洒一下。

    “得嘞,赏脸喝一杯?”

    那人也不追究这些细节,决定在试试水,看看是前者还是后者。

    萧辰应了一句,抬起酒杯与其碰了一下,偷摸用了暗力,来了一招隔山打牛。

    只见那人收回酒杯,手却不自然的颤抖了起来。

    虎口作痛,心里了然,知是后者,引了一口,不再多说,便走开了。

    若是他知道了萧辰是因为杀了人,然后因为沾了他们的血迹,心里恶心,才出来的话,可能这么个只会啃老的二世祖,会直接跪在地上认大哥。

    就在萧辰正在喝着酒,看着这些灯红酒绿的地方的时候,一群人乌乌泱泱的闯进来了。

    “妈的,小子!敢杀我小弟,滚出来!”

    魏建勋带着下属们,来到了酒吧里面,大声嚷嚷起来。

    虽然他不知道萧辰的名字,但是却认得他的样貌,一进门,直视抬头,便直接与萧辰对视上了。

    “小子,跑这来了?你滚下来,还是我去抓你下来?”

    魏建勋见到萧辰之后,大声警告。

    而酒吧的众人见到一群人来找茬,也是都纷纷停下了自己舞动的步伐,全都站在了两旁,等待看戏。

    不约而同的分队,直接把这场纷争的主角,让了出来。

    酒吧的保安打算上去,却被保安头子看到那群穿一色的黑色西服的人,腰里都别着家伙什呢,都纷纷退了下来。

    萧辰一见,这小丑终于来了,自己也是真真实实能教训他一番了,让他好好的做一回人。

    但并没回应,依然自顾自的喝着酒,甚至连看他一眼都懒得看。

    双方对峙,一触即发!

    旁边的人有认识魏建勋的,见到是这么个温文儒雅的小白脸,惹到了这个在越州出了名的暴脾气的少爷,都小声嘀咕了起来。

    “我说欸,这小子是谁啊?怎么惹着这位爷了?”

    “我觉得是因为魏家少爷看他不顺眼了,就追了过来!”

    “还真是嚣张跋扈啊,要是我家也有这么大的势力,我也这么狂!”

    一众人嘻嘻哈哈的打着趣,但却又有势力不算太小的家族子弟,此时大声嚷嚷“魏少爷!干死他!让他长长见识!”“干死他,然后大家请你喝酒!”“哇哦!看好你哦,魏少爷!”

    魏建勋听到自己的呼声这么大,心里不禁狂笑。

    还是自己家待着舒服,在外地,不知道受了多少不知死活的人的挑衅了,最后还得他自己动手了结事情。

    这下可好,回到自己的大本营了,在窝里横着走,都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这时却在一旁出现了另外一种声音“小哥,我知道你实力!加油!”

    很明显这句话是对萧辰说的。

    这句话一出来,酒吧所有人都把目光转移了过去,包括萧辰和魏建勋。

    一见,是刚刚跟萧辰喝酒的人,那人的虎口到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呢,自然直到萧辰也不是善茬,这时支持一下,若是赢了自己也就能交个朋友,若是输了,凭借自己家的实力,再看现如今的魏家,相信魏建勋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魏建勋此时恼怒了,对着自己旁边的一名修炼者说道:“上去,结果了他!”

    那名武者,虎背熊腰,面露凶煞。

    站出一步来,气场瞬间散发开来,将那些人的嘴巴全都封了个干净。

    萧辰站在二楼,却没有理会他,凭气场便能感觉出那人是化境阶段的,这种小阶段,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亏魏建勋拿得出手。

    萧辰却也是对魏建勋有了一丝好感,全是因为魏建勋知道带一名修炼者来弄自己,万一打不过,自己还能跑路,也是可以。

    萧辰没有看那名武者,只是空举酒杯,对着刚刚对自己呐喊助威的人,敬了一杯酒。

    “卧槽?这么狂?干死他!”

    “不是吧大哥!这可是修炼者啊!再怎么迎接死亡,也不用这么坦然吧?”

    “对啊!赶紧跑啊!”

    酒吧众人看到萧辰淡然的样子,全都呐喊了起来,一副事不关己,大声掺和的姿态。

    那名武者更是气愤,体内运力,双脚一用了,把地下踩出了一个大大的坑,直冲向了萧辰。

    拳劲如风,似乎都打破了空气一般,

    萧辰见他来了,右手用力,捏爆了酒杯,体内运行灵力。

    与其相碰。

    一刹那间,两股灵力的对碰,霎时间尘土飞扬,气场直接波及到了附近的人。

    一时间,场内安静了下来,只听得一声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