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不长眼的东西

    尘土散去。

    那名化境武者还停留在空中,他此时是有意识的。

    自己的右臂的骨骼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到,被一种强力的压制的力量,扭曲了,随即粉碎。

    但自己却掉不下去,因为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吸着。

    萧辰此时见他面露苦色,也不再折磨他了,在一用力,直接将其打飞。

    所及之处,直接撞倒了七八名小弟。

    “啊!”一声惨叫从那名武者的嘴里发出来,随即口里猛吐了一口鲜血,眼白突出,断气身亡。

    酒吧所有人都看向了那里,魏建勋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带来的强者被打败,一脸的不敢置信。

    众人都在被那名武者吸引的时候,只见萧辰右手握住栏杆,用力支撑自己的身体,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双脚登在了栏杆上面,双脚轻点栏杆,径直飞向了魏建勋。

    魏建勋刚刚转过头来,便直接被掐住脖子压倒在地。

    “快叫人,叫秦老!”

    用尽全身力气喊出这句话。

    随后便被狠狠的掐住了脖子,任由萧辰骑在自己的身上,不得动弹。

    他的小弟们听到自己主子的喊声,赶忙打起了电话。

    “喂喂喂,少爷出事了,在XX酒吧,快让秦老过来。”

    萧辰听到他们的声音,无奈一笑,没有理会,依然把注意力放在魏建勋这里。

    使劲用了一下力“勋哥吗?你说,我该怎么教训你一下呢?”

    本就不舒服的魏建勋,此时更加感觉疼痛,但奈何自己的嗓子里面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带着不服和凶狠的样子,生硬的吐出“你等死吧!”

    听到这句话,萧辰却释然了,掐着脖子将其提了起来,提在了半空中。

    那魏建勋开始挣扎,奈何他挣扎一下,萧辰用力三下,最后疼的他直得使劲保住萧辰的手臂,让自己缓一下。

    “你刚刚指我了对吧?”

    萧辰戏虐的看着他,决定在调教他一下,让他长长记性“哪只手来着?好像是右手吧?”

    魏建勋的手开始猛烈的颤抖了起来,身体也不顾疼痛,开始使劲的挣扎“你敢!”

    萧辰嫌他太烦了,用了灵力,暗自将他身体锁了起来,动弹不了半分。

    随后萧辰偏头看向了刚刚为自己加油的人,然后用手在魏建勋的咯吱窝下面划了划。

    那人见状,没有回应,赶忙捂上眼睛,但是手指只见却分出了一道缝隙,看着萧辰,点了点头。

    萧辰见状,微微一笑,手掌转动速度加快了一点,一道凌厉的空气刀刃,冲着魏建勋的手臂关节就过去了。

    萧辰这时松开了他,任其怎么玩吧。

    魏建勋身上的灵力被收回了,摔了个大屁墩,屁股生疼,刚想用手支撑起来,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在自己的右边。

    低头猛然一看,一只与自己左臂对称的手臂,正安然的躺在地上,而自己胳膊上面的血迹直流,一声痛叫,油然而出!

    “欸呦喂,太血腥了!”

    “嘿嘿,这下他废了,秦老来了。”

    “管他呢,看我们的戏就完了,看看一会儿秦老是怎么收拾他的。”

    “对对对,秦老可是越州出了名的强者,看这小子的道行,应该比刚刚魏建勋带来的人要强一点,不过在秦老的手下,一定一个回合都撑不下。”

    “看戏咯,这下可有意思了。本来以为越州因为唐家的崛起,就够乱的了,没想到这又来了个不好惹的,就等一会儿秦老来了,让他吃瘪!”

    虽然说魏建勋很强,但是他的品行却不行,所以在酒吧里众人里面,并没有多大的好感,反而把注意力都放在了秦老的身上。

    你死不死,胳膊掉不掉,跟我们没关系,主要是因为你小子有后台,那就是魏家和秦老。

    魏建勋的一众小弟看到自己的老大,被打卸掉了一条胳膊,纷纷想要掏出枪了断了萧辰。

    萧辰却猛地一个眼神“怎么的?你们死的时候,也不想要全尸了?”

    一听这话,一阵的心寒,纷纷跑到魏建勋的身旁,为他止血,不敢看萧辰半眼。

    说时迟,那时快。秦老那边接到电话后,便感知事情不妙,开着他们家最快的车,连闯了一堆红灯,只是用了几分钟,便赶过来了。

    秦老一到门口,便还能听到魏建勋的痛喊声,赶忙进来了,正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欺负人欺负到太岁爷的头上了。

    “让老夫来看看,是哪个小子,敢打魏家的主意!”

    “是我。”萧辰此时正坐在一张没有被破坏掉的桌椅旁边喝着酒,看到秦老来了,淡然的应了一声。

    “萧萧兄弟?”秦老一见,满脸的震惊色,刚刚打算血洗整个酒吧的怒焰赶忙熄了下去,不敢相信地看着萧辰,随后又转到了魏建勋的那里“难不成,是你.”

    “秦老!秦老!”魏建勋一见自己的靠山来了,哪能听得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直接忘记了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倒在秦老的身边,大声嘶喊“就是这小子,断了我一只手,还骂魏家!”

    萧辰一听这话不禁笑了出声,断手是真,但,骂魏家他可没做过,这小子居然还有理智,真的是温室里的花朵啊,什么都没经历过。

    秦老不知所措的看着双方,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了,眼巴巴地看着萧辰,等待着他发话。

    “秦老,我这全心全意的听你的话,来了。”萧辰弯着身子看了秦老一眼,随即转向魏建勋“可是你家少爷,似乎不太欢迎我啊!”

    秦老可是一个老道的江湖了,还能听不出萧辰的语气来?

    做出了一个令在场所有人都震惊的举动。

    双膝跪地,面向萧辰“萧兄弟,是我家这小辈不长眼,哪里惹到了你,还请你交给我,我们自行处理,绝对给你明白!”

    “秦秦老。”不只是魏建勋这样说出,旁观者加上小弟们都一齐发出了震惊和疑惑的声音。

    “秦老,他!”魏建勋似乎是不明白自己的眼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对着秦老告状。

    “滚。”一声严厉的谩骂,直接将魏建勋的话憋了回去,随后吩咐那些下属们“带少爷回去包扎,就说,这是萧辰萧兄弟弄得,魏家主自然明白!”

    萧辰并未表态,自顾自的喝着酒。

    待到魏建勋等人走后,秦老也站起了身,命人清了酒吧的场子,来到了萧辰的身边“万分抱歉,萧兄弟,还望见谅!”

    “无妨,坐”萧辰却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这些年自己教训的二世祖也不止他一个了,便让秦老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

    秦老应了一声,便坐了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