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再次撞见

    好一个豪华的庄园聚会,萧辰饶有兴致的看着场中的一切,一眼望去看到也多是些青年男女们在相互交谈着,貌似也没看到魏鸿宇秦老他们。

    自己也看不到一个熟人,正好来的时候没吃饭,萧辰也就先到旁边的美食区去吃东西去了。

    聚会会场的另一边,几名年轻男子聚在了一起,而旁边的人群都时不时的关注一下这几个人的动向,却又不敢打扰他们一样。

    一看这几人的地位就不一样,而几名年轻男子中有一个一只手伤残包扎着的人,几人都在和他对着话。

    这人真的昨天被萧辰废掉一只手的魏建勋,魏建勋是魏家的公子哥,和他一个圈子的人,家世在越州也是数一数二的。

    本来秦老是勒令这段时间魏建勋不得出门,可是魏建勋一直手被废,还被秦老骂了一顿,满肚子的不甘和愤恨,想到聚会上还有群狐朋狗友可以说话,就偷偷的溜了出来。

    “哟,这不是我们的魏公子嘛,这是怎么了,扮演神雕大侠呀?”一群世家子弟围在一起打趣着魏建勋。

    魏建勋也不生气,看样子几人还是臭味相投的,只是叹了口气:“唉!别提了,MD我最近倒了血霉了,自从上次坐飞机回来,碰到个不开眼的小子……”

    魏建勋把最先遇到萧辰的事和大伙儿说了下,“之后这小子可嚣张了,但是知道他飞来越州的。越州那是咱们自己地盘,我能让他好过么?”

    几人听了也点了点头,他们大伙都知道魏建勋的性格睚眦必报,凭借着魏家的势力,那个人下场肯定很惨,

    “那你为什么会搞成这样?”众人发问。

    “你们别急嘛,听我慢慢说,然后我就找人去酒店做掉他,可那些废物,都不明不白的被别人做了。”魏建勋现在想到都还有点气愤。

    “后来我就亲自带着一个化境的手下去找他,可没想到这小子还是有点本事,竟然打败了,那个化境,可他,那个该死的屌丝竟然敢对我下手。”说道这魏建勋的气得身体都微微的发抖。

    可能是气急,也可能是回想起萧辰掰断自己胳膊的痛苦。

    “我像秦老求救,秦老来了之后,他果然是害怕了,把我放开了。”这魏建勋到现在还认为是萧辰怕了他们魏家。

    他始终认为,他魏家势力大,别人就必须得顺着他,不然那人就得死,可确实这魏建勋从小就是这么做的,人到了偏执的程度,那就只会活在自己以为的世界里了,何其可笑。可他这次遇到可以治他的人。

    “那他最后的下场怎么了?”众人都很感兴趣的问道。

    说道这魏建勋有点沮丧,“最可气的秦老来了之后,不但没有拿下那萧辰,却叫我向他认错,还打了我一巴掌,让人把我带了回去。”

    “我实在想不明白秦老为什么那么护着他。”魏建勋因为心中的急切想要报仇,把萧辰一招废了他带去的化境武者,把秦老对萧辰那毕恭毕敬的态度潜意识地忽略地一干二净。

    仇恨让他放弃了思考,或者他原本就不会思考。他现在都把怨念有点转移到秦老身上了,可秦老跟了家主多年,地位很高,他不敢明的表现出来。

    众人听完了魏建勋的叙述,也都认为萧辰只是个被秦老所庇护的小角色罢了,只是有些惊讶,秦老这么护着这个萧辰。

    看着魏建勋一副痛苦的样子,众人也都纷纷劝慰,有一位穿着酒红色西装,身材高挑,长相颇为俊秀的公子哥站了出来:“好了建勋,今天来了聚会,就不想那些不开心事了。”

    “服务员,来几杯香槟”,一会儿一个长相甜美的美女服务员手拖着一个托盘,把酒拿来过了,那名公子拿了两杯,递了一杯给魏建勋。

    魏建勋接过酒杯,“陆诚呀,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呀!”表情十分不甘,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名公子哥名叫陆诚,是陆家的嫡系子弟,与魏建勋私交很好,而陆家也是越州当地大世家之一,虽说比魏家差一点,可也可以说是同一层次的。

    家主陆叶庭是极境宗师级别的武者,而陆诚自己本身也是化境武者。算是家族里受宠的嫡系了。

    “好了,好了,下次我见到他我帮你收拾他行了吧。”陆诚打着包票。

    “可是,秦老他……”魏建勋想起了昨天秦老冷酷的脸,还有和他说的话,不由心里有些打鼓。

    这陆诚也是个十分傲慢的人,高傲地说道:“秦老?你们魏家的人怕他,他可管不到我这个陆家公子头上。”

    魏建勋一听也是,顿时有些笑容了,再拿了一杯酒,和陆诚碰杯,“那兄弟的仇都指望你。”

    “好说,好说”陆诚也满不在乎,觉得只是个小角色而已,没了秦老,什么都不是,自己教训他还不用轻而易举,秦老想必不会为了这么个小人物,不给自己面子。

    两人又对饮一杯,魏建勋心情也好了很多,开始和这群狐朋狗友胡扯,谈论下哪个妹子正点,炫耀一下最近自己的做了什么“大事”。

    就在大家有说有笑的时候,魏建勋余光扫了下会场,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瞳孔立马收缩了一下,“是那小子?”不由自语出声。

    魏建勋看到正在餐桌边收割美食的萧辰,因为萧辰的着装在这种场合太过于怪异了,加上萧辰不断地在餐桌前吃着东西,来这儿的人哪个不是积累人脉,打通关系。

    哪会有人只是在不停地吃的东西,所以人们都纷纷有意的远离萧辰,萧辰也乐的清闲,周边一个人都没有,特别显眼。

    魏建勋余光一眼扫去就看到了萧辰,“就是那小子,废了我手的那个小子,他就在这,MD连衣服都和昨天一样。”魏建勋顿时激动了起来。

    一众公子哥也向魏建勋指向的方向看去,见到一个一身朴素装扮,正在那胡吃海吃的年轻小子,萧辰的模样因为修炼的关系一直保持着年轻模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