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唐家有请

    “萧先生,我不是那意思。”魏鸿宇一脸懵,给人当孙子的滋味还真不好受,又是担心的说道:“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得了得了,早灭晚灭都得灭。”萧辰把请柬丢在了一旁,没有理会,打了个哈欠“明天要是起了冲突,那就顺道干掉。”

    魏鸿宇一听这话,又想对天呐喊,为什么自己家出不了这等英雄气慨的少年,哪怕出一个,魏家在越州横着走,都没人敢说一个不!

    魏鸿宇却还是有些担心萧辰能不能应付得了,继续询问道:“要不要,安排两个人跟着去。”

    “行啊,你看着安排吧!”萧辰见到魏鸿宇又来这一套,起身走向了他的身边,露出了笑容,笑中带着深深的狂妄“你不怕他们死,就跟我去!出了事我能明哲自保,他们跟我非亲非故,我可不管。”

    “这”魏鸿宇不知道说什么了,一脸的尴尬,自己挖坑自己跳进去了。

    “人家不说了吗,则日摆了酒宴。”萧辰见到魏鸿宇的难堪状,给了他一个台阶“那我就先休息去了,都怪你那个好少爷,给我闹到现在,困死我了.”

    “欸。”魏鸿宇赶忙诶了一声,还是一脸的尴尬,给台阶就给呗,干吗还得损自己一顿呢。

    那魏建勋不知天高地厚,冒然挑战自己不知道实力的人。

    给他断了一条胳膊算什么,胳膊重要还是整个唐家重要?

    这种问题,作为魏家家主的魏鸿宇不问自知。

    摇了摇头,看着萧辰离去的背影,也是无奈的离去了。

    谁叫自己有事求人家呢。

    话说来到了第二日的清晨,萧辰起了个大早。

    他今天可是有事要办的,明面上说是办事,其实就是去探探唐家的水到底有多深,能让越州人如此恐惧,还能镇压住曾经最大的势力魏家。

    萧辰一向喜欢低调行事,全然没有魏建勋那样害怕别人不知道他家的实力的风格。

    照往常一样,打了个车前往唐家,一切从简。

    低调,是萧辰最尊重的两个字了。

    一路无话。

    司机师傅倒是很快就把他送到了大名鼎鼎的唐家,在路上见到萧辰的样子,经验老道的他,一眼就能看得出这年轻人不是善茬,随后害怕沾染是非就赶忙逃去了。

    萧辰看着面前的唐氏集团。

    心里一阵恶心,又是一个明面上造福百姓,实则黑白通吃,强压势力的家族。

    萧辰朝里面走了进去。

    刚要进门时,两名保安拦住了他。

    “小子,来干嘛的?”

    因为萧辰一向行事低调,穿着朴素,所以保安认为这是来找工作或者是要钱的民工。

    “啊?来找人。”

    萧辰见到保安懒散且傲慢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的鄙夷。

    心下对唐建清的好感又降了几分。

    “找哪个经理?告诉我们就行了,我们给你通报,然后回家等信就行了。”

    保安看到萧辰对自己特别无礼,心下想道: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一个破民工也想来这撒野?

    “啊?我找唐建清。”

    萧辰此时已经开始有些怒意了,但是为人处世已经颇多的他,还是告诉自己,一定要低调。

    来做客,总不能反客为主不是?

    “唐建清?谁啊?”

    一直都混在底层的保安,听着唐建清的名号有些耳熟,但又想不起来是谁了。

    “就是你的主子。”

    已经不想跟这些小杂碎废话的萧辰,直接动用了灵力,将二人飞弹开了。

    只听得两名保安痛叫一声,直直的朝后飞去,最后摔了个狗吃屎,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眼神带着恐意的看着从自己面前径直走过的人,嘴上发不出一点力气了,况且他们也已经不敢发声了,这人物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得亏他出手了,要是自己还拦着,那不就是死路一条了?

    而就在这时,两名保安也同时想起了唐建清的名号,就是他们的董事长,对自己刚刚的话语,悔恨不已。

    萧辰哪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把邀请函丢在了地上,随即自行上了楼。

    五楼。

    闲云野鹤,卧龙古琴。

    一进五楼萧辰就被眼前的景色震惊了,嘴里不禁发声“有钱也不用这样吧?”

    只见花桥流水,琴棋书画,花草树木等等等等,应有尽有。

    大约也就一百多平米的地方,很难想象到能装饰的这么的漂亮。

    在这座城市,这座大厦里面,可以说是独树一帜了。

    一进门,就有一女仆来带,穿过一条由鹅软石铺成的大甬路,直带到一处门前,门上牌匾处写着:醉酒方休

    “萧兄弟,果然好身手,未见到有任何行动,便直接将那两条狗给干掉了。”

    唐建清起身,大笑着拍掌走了过来,嘴上还不断地说着“佩服佩服!”

    萧辰见到眼前来了一名皮笑肉不笑的中年男人,再看后桌,无人敢动,心下确定了他的位置,便是唐建清了。

    “哼,你养的狗,喜欢乱咬人,下次管着点。”

    轻哼一声,表示对刚才楼下的人的举动极其不满。

    “欸,萧兄弟别生气嘛,在这地方要的就是雅兴。”

    唐建清很是老道,不仅丝毫没有觉得不妥,反而是拱手相应“快入座快入座,那两条狗我已经派人丢掉了。”

    萧辰点了点头,蹙着眉飘了一眼唐建清眼睛里的杀机,随即冷笑,不予理会,进了座。

    刚刚一出电梯,他就能清晰的看到女仆的手和腿,极其强壮,必定是个练家子。

    刚刚再一进门,自己对危险的特殊敏感,也是感觉到了这地方暗藏杀机,不得不小心行事。

    这老王八蛋,指不定出什么阴招。

    桌上现在共坐着五人,唐建清,萧辰,和两名男子,一名女子。

    萧辰眼尖,能大致分析出,女子便是唐秀云,那两名男子能坐在这里,看样子不是兄长就是子弟,必然是唐家年轻一辈的高手。

    萧辰刚一入座,唐建清又是笑嘻嘻的,谄媚的样子,给萧辰倒了一杯酒“萧兄弟,此番前来,要待多长时日?”

    “不急,先办完事情。”

    萧辰接过酒,道了一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