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唐家除名

    “呀?你来了?”萧辰淡然一笑,似乎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唐秀云的眼神中逐渐起了杀意,就算她是一个弱女子,那又怎样?

    俗话说,长兄如父,自己的父亲丢了脸面,而两名兄长也被萧辰暗中施诡计残害了。

    就算是一朵白莲花,此时也不在那么纯洁了。

    “你自打进了这个门,就必死无疑了。”唐秀云咬着牙,小胸脯直颤,一字一句的说道:“毒气马上就要起作用了。”

    唐秀云早已提前将这个房间里面吹的冷气,加上了剧烈的毒气。

    她只给了唐建清和自己的两位兄长解药。

    唐秀云认为,刚刚能引起火完全就是因为,突然之间的火机爆炸引发的气体弥漫,隐藏的杀手被杀掉,完全就是因为自己下的毒气已经进了他们的身体。

    而自己的两位兄长就是在空中的时候,萧辰趁他们只有攻击的力量,没有防御的余地,下了黑手。

    令这个小美人,痛心不已,眼神中的杀意也愈来愈凶了。

    萧辰无奈一笑。

    自己吃过的毒还在少数?百毒不侵这句话形容可能有点过,可是进了身的毒气,被自己这个实力排出去,完全不废吹灰之力。

    不过既然这个女人这么有底气,那自己也不妨陪她玩玩。

    只见萧辰呼吸越来越急促,仿佛是喘不上气来一般,而后身体变软,直直的靠着墙坐了下去,毫无缚鸡之力,任人宰割!

    闭上眼睛,似乎是死去一般。

    本以为这样,就能将唐秀云搪塞过去。

    万万没想到,最毒妇人心,况且这个女人刚刚失去至亲。

    唐秀云竟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枪,直指向了萧辰的脑门“你杀我哥,就这么死了,怎么能行?下辈子做一个无手无脚之人吧!”

    说罢就欲开枪。

    萧辰虽是闭眼,却留了一条缝,看到唐秀云掏枪喊话之后,心里一个咯噔。

    我靠?这女人还想鞭骨扬灰不成?太狠毒了吧!

    “砰!”

    唐秀云手里面的枪响了,枪口冒着烟,眼神中的杀意还未消逝。

    子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冲向萧辰。

    就在子弹距离萧辰脑门还有一毫米的距离的时候,戛然而止,可以说已经挨着皮了,只需要风轻轻的一吹,他的就会断气身亡。

    萧辰睁开了眼,右手抬了起来,天灵盖的中心,顶着一颗子弹站起身来“你这女人,心还真狠啊!”

    唐秀云眼睛瞬间变得呆滞,瞳孔迅速的放大了几十倍,不敢相信萧辰的实力这么强!

    “你”

    唐秀云的话还未说出口,停留在萧辰脑袋的子弹,直接回转,硬生生地钻进了唐秀云的胸口。

    随即倒下,口吐鲜血,气若游丝。

    “本来我不想杀女人,可谁奈何你的心太歹毒了。”

    萧辰说完这句话之后,抬起的右手,猛地一握。

    那子弹在唐秀云的胸口处,爆裂开来。

    一口脓血吐出,唐秀云也倒地身亡。

    随后,不予理会,径直踏过了她的尸体,来到了唐建清的面前。

    “你不是想知道,我来这干什么事吗?”

    萧辰淡淡的看着一脸恐惧的唐建清,随手拿起地上的一块白布,擦拭着手“实话告诉你吧,我来这就是受了魏家之托,来把你们唐家从江湖中除名!”

    “你”

    唐建清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难不成自己还一口一个萧兄弟的喊着?他做不出来,士可杀不可辱。

    “得了得了,两个选择。”

    萧辰也料到这老头子没什么话可说了,摆了摆手,随意的道:“要么自己写状告,宣布唐家除名,要么我杀了你,由魏家宣布唐家除名。你是个聪明人,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你不怕月台阁报复你吗?”唐建清咽了一口吐沫,强震着自己的精神,说出这句。

    萧辰才懒得理会这种威胁呢,自顾自的开始倒数。

    “三二.”

    唐建清终于提抗不住压力了,呆呆的坐在地上,口里喃喃道:“我写.我写”

    唐家被除名了。

    此消息一经发布,直接震惊了江湖,最先知道的,那就要属杨长林这个王八蛋了。

    杨长林得知这一消息后,赶忙吩咐手下人去通知月台阁。

    唐家和月台阁的关系微妙,杨长林这个老江湖自然知道其中的重要性,一点也不拖沓。

    再说,月台阁。

    得知了杨长林通告的消息后,月台阁却没有很大震惊。

    唐家只是他们利用的工具而已,被除了就除了,无所谓,大不了在立另外一个唐家都行。

    只是萧辰这个名字,却让他们有些怀疑。

    根据月台阁的消息来说,萧辰早已是消隐在了江湖中,一直未曾露过面。

    便没有多想。

    碍于外界影响,月台阁高层决定,派几名弟子前去将那闹事人干掉,也好平息众怒,搪塞外人。

    话说来到了第二日的清晨,萧辰起了个大早。

    他今天可是有事要办的,明面上说是办事,其实就是去探探唐家的水到底有多深,能让越州人如此恐惧,还能镇压住曾经最大的势力魏家。

    萧辰一向喜欢低调行事,全然没有魏建勋那样害怕别人不知道他家的实力的风格。

    照往常一样,打了个车前往唐家,一切从简。

    低调,是萧辰最尊重的两个字了。

    一路无话。

    司机师傅倒是很快就把他送到了大名鼎鼎的唐家,在路上见到萧辰的样子,经验老道的他,一眼就能看得出这年轻人不是善茬,随后害怕沾染是非就赶忙逃去了。

    萧辰看着面前的唐氏集团。

    心里一阵恶心,又是一个明面上造福百姓,实则黑白通吃,强压势力的家族。

    萧辰朝里面走了进去。

    刚要进门时,两名保安拦住了他。

    “小子,来干嘛的?”

    因为萧辰一向行事低调,穿着朴素,所以保安认为这是来找工作或者是要钱的民工。

    “啊?来找人。”

    萧辰见到保安懒散且傲慢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的鄙夷。

    心下对唐建清的好感又降了几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