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唐秀云的威胁

    “找哪个经理?告诉我们就行了,我们给你通报,然后回家等信就行了。”

    保安看到萧辰对自己特别无礼,心下想道: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一个破民工也想来这撒野?

    “啊?我找唐建清。”

    萧辰此时已经开始有些怒意了,但是为人处世已经颇多的他,还是告诉自己,一定要低调。

    来做客,总不能反客为主不是?

    “唐建清?谁啊?”

    一直都混在底层的保安,听着唐建清的名号有些耳熟,但又想不起来是谁了。

    “就是你的主子。”

    已经不想跟这些小杂碎废话的萧辰,直接动用了灵力,将二人飞弹开了。

    只听得两名保安痛叫一声,直直的朝后飞去,最后摔了个狗吃屎,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眼神带着恐意的看着从自己面前径直走过的人,嘴上发不出一点力气了,况且他们也已经不敢发声了,这人物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得亏他出手了,要是自己还拦着,那不就是死路一条了?

    而就在这时,两名保安也同时想起了唐建清的名号,就是他们的董事长,对自己刚刚的话语,悔恨不已。

    萧辰哪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把邀请函丢在了地上,随即自行上了楼。

    五楼。

    闲云野鹤,卧龙古琴。

    一进五楼萧辰就被眼前的景色震惊了,嘴里不禁发声“有钱也不用这样吧?”

    只见花桥流水,琴棋书画,花草树木等等等等,应有尽有。

    大约也就一百多平米的地方,很难想象到能装饰的这么的漂亮。

    在这座城市,这座大厦里面,可以说是独树一帜了。

    一进门,就有一女仆来带,穿过一条由鹅软石铺成的大甬路,直带到一处门前,门上牌匾处写着:醉酒方休

    “萧兄弟,果然好身手,未见到有任何行动,便直接将那两条狗给干掉了。”

    唐建清起身,大笑着拍掌走了过来,嘴上还不断地说着“佩服佩服!”

    萧辰见到眼前来了一名皮笑肉不笑的中年男人,再看后桌,无人敢动,心下确定了他的位置,便是唐建清了。

    “哼,你养的狗,喜欢乱咬人,下次管着点。”

    轻哼一声,表示对刚才楼下的人的举动极其不满。

    “欸,萧兄弟别生气嘛,在这地方要的就是雅兴。”

    唐建清很是老道,不仅丝毫没有觉得不妥,反而是拱手相应“快入座快入座,那两条狗我已经派人丢掉了。”

    萧辰点了点头,蹙着眉飘了一眼唐建清眼睛里的杀机,随即冷笑,不予理会,进了座。

    刚刚一出电梯,他就能清晰的看到女仆的手和腿,极其强壮,必定是个练家子。

    刚刚再一进门,自己对危险的特殊敏感,也是感觉到了这地方暗藏杀机,不得不小心行事。

    这老王八蛋,指不定出什么阴招。

    桌上现在共坐着五人,唐建清,萧辰,和两名男子,一名女子。

    萧辰眼尖,能大致分析出,女子便是唐秀云,那两名男子能坐在这里,看样子不是兄长就是子弟,必然是唐家年轻一辈的高手。

    萧辰刚一入座,唐建清又是笑嘻嘻的,谄媚的样子,给萧辰倒了一杯酒“萧兄弟,此番前来,要待多长时日?”

    “不急,先办完事情。”

    萧辰接过酒,道了一声。

    “哦,那方便问一下是何事吗?”唐建清试探性了问了一句,不过随即又补上一句“不便说也无妨,喝酒喝酒。”

    萧辰看着与自己酒杯里的酒和唐建清的是出自一个地方的,见到唐建清喝了一杯之后,并未喝酒,而是放下酒杯,道:“一些私事,说了也没事,但就害怕耽误了唐老的动机。”

    唐建清一听这话,大笑不止,狂妄中带着阴狠,但并未回话。

    “萧兄弟,这话怎么说?”唐秀云却突然结果话语权,反问了一声萧辰。

    萧辰转头,转头之时瞥见了那两名男人中的狠意和果断,但似乎对自己还有一点忌惮。

    不予理会二人,转头回答唐秀云“我觉得,今天这么大动干戈,不只是请我喝一杯酒吧?”

    “萧兄弟果然明智,今日前去请,有一事但肯请求帮忙。”唐建清拍了一下桌子,震得上面的器具都抖了三抖。

    萧辰虚眯着眼睛,听得出他话的意思:你帮了,那倒还好,往后的事怎么说,那都是后话了。但你要是不帮,你也能看到我的实力与势力,拍个桌子都能震上三抖。

    “说来听听?”萧辰哪能惧他,若是自己放出了怂样,那反而对自己不利。

    唐建清见到萧辰双手共在桌子上,把玩着自己身边的火机,对其说道:“我乃是天选之人,魏家仅仅一丘之貉,打败魏家统领越州,只是我的起步!”

    语气愈来愈强烈,大笑一声,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挥手指向了天“我的目标,可不止越州这么简单!统领世界我不敢说,但要是能发展成我稍微一个动静,世界就要颤上一颤的勇气,我还是有的!”

    “宏图霸业,即日可得。”那两名男子,对着唐建清拱手,齐齐恭敬地对其说道。

    而唐秀云则也是拱了拱手,随即对着萧辰说道:“萧兄弟,你是个明白人,应该能听懂其中的意思。”

    “我是个愚人,没听明白。”依然在把玩着火机的萧辰,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你不帮,就得死。”唐秀云对其说道,虽然唐家人都惧怕萧辰,但是这次却似乎很有底气。

    萧辰大吃一惊,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皱着眉说道:“帮什么?”

    “你当真听不懂?”唐秀云有些恼怒。

    “听得懂怎么样?听不懂又怎么样?”萧辰翘起了二郎腿,右手开始点火了,然后有吹灭掉,一直重复这个动作。

    唐秀云也拿起了一个筷子,在手中转了起来,笑着说:“那你就只有死咯!”

    “唐老!你家的小辈有点无礼啊!”萧辰带着威胁的看着唐秀云,这次手中的打火机没在熄灭,而是任期点燃“你觉得,我用这个火机,能不能干掉你的这两个长兄和藏在后面的一堆狗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