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软禁

    门卫给杨长林带上了一个眼罩,用手使劲掐着他的胳膊,不知走了多少的路,拐了多少的弯,方才把他丢进了一个暗黑的小屋子。

    杨长林唯唯诺诺的摘下眼罩后,发现这里面根本没有光线,四周都是黑暗的,不知这间屋子到底有多大,只有正中央,一盏勉强能满足人视线的昏黄小灯,在上面摇摇欲坠,发出瘆人的光线。

    杨长林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挨个给这几人作了个揖,叫道:“掌事好。”

    一名身穿宽松白色衣服的老人,留着一撮山羊胡,只能看得见他是圆脸,不知道长什么样子,招招手,让他来自己的身边,并且吩咐了一声。

    “填张椅子。”

    一名身上散发着军威的人,端庄的放了一把红椅在桌前,杨长林坐了上去,先是没说话,因为他此时如坐针毡,芒刺在背。

    没有填碗筷,这证明他还不够格来与他们平起平坐,填张椅子只说明你比手下人的身份要高点。

    “逍遥宫派你来,是怎么的?”

    另外一名声音尖刻的老人,开口对杨长林发起了询问,说这话时还把手里的刀叉擦了擦,但没有动任何食物。

    官场上的人都知道,对待这种奴仆,就得这样。用暗语告诉他,你不老实交代,吃的就是你脖子里面的血。

    杨长林堆笑,小心翼翼地开口讲道:“逍遥宫里面的一位强者,被一名身上带着点力量,懂点损招的人给陷害了。”

    “那你们749是干嘛吃的?”那名尖刻的老人,似乎是发了怒,对其小声喝了一句。

    “749不方便明面上舞刀弄枪,若是与他撕开了脸皮,更不好弄,况且我们在暗处,行驶得小心翼翼,若是让平凡人知道军人无缘无故杀人,那人心不稳啊。”

    杨长林不愧为混了几年江湖的老手,若是连这点技巧都使不上,那他就早点和自己的交椅,说拜拜吧。

    那名尖刻声音的老人,似乎是不想理他了,冷哼了一句,不再说话。

    这时那名一开始给他椅子的老人,晒出了一张和善的笑容,开口讲道:“那,林长君又是怎么了呢?她的实力众所周知,天生奇骨,实力非凡。”

    “林长君得实力当然是最厉害了,可是耐不住那是个小人啊,就会背地里下阴招,就算林长君不死,可她不能不受伤吧,被那名小人用了损招,陷害住了。”

    杨长林别提心里多高兴了,终于是着了他的道,给了自己说明萧辰得机会,要是这几位出手,那萧辰不死也得丢半条命,那不就是自己是刀俎,萧辰是鱼肉了。

    害怕他们不相信,又或者是不会出手,杨长林又一次开口道:“其实749也不是不能出手,可奈何逍遥宫还有另外的指示告知我先稳住,所以我才来告知各位,逍遥宫的意思。”

    “那,逍遥宫是什么意思呢?”

    这时一名到这玳瑁眼睛的老人,一脸的书生模样,一看就是读了万卷书,但也不缺万里路的人。这种人是最可怕的,他不明面上弑你,让你死了,还要替他数钱,恐怖至极。

    杨长林见到,终于是有一位能够掌握这几人意识的人发言了,赶忙补充道。

    “逍遥宫的意思是,让几位出手,派几名高手,灭了那个叫萧辰的小人,那人诡计多端,但又恰好我与他打过几次交道,知道点内情,所以派我来了。逍遥宫那边还说,让几位速速动手,莫要让他们自行解解决。”

    杨长林的话语刚刚落下,那名尖刻声音的老人,直接拍了一下桌子,嚷嚷道:“一口一个逍遥宫,逍遥宫牛气在哪了!一个不知名的小辈,也要我们动手?”

    “别着急嘛,逍遥宫的势力,在座的又不是不清楚,那边托人报信,我们又怎么能不回应呢?”

    很明显,刚刚尖刻老人是武的领先人物,带着眼睛的是智者,而一直打圆场的是他们的领军人。

    名列很明显就排出来了,刘邦,张良与韩信,再加上一些坐镇的大小将军,震慑了杨长林的内心。

    刘邦文不及张良,武不及韩信,但却能统领万军,让他人俯首称臣,靠的就是笼络二字。

    杨长林自然也是知道该怎么舔,该舔谁,见到关系已经差不多明了了,于是便对着类似于刘邦的人说道。

    “其实只要几位派几名实力高强的人交给我,我来给你们处理,事成之后,还望各位多在逍遥宫那边美言我几句。”

    “诶,你看这小兄弟多会说话,行了,你出去吧,萧辰我们自然会处理,你不用多管了。”

    那名刘邦开口给杨长林打台阶,很明显他也有些不满这位不知来路的小人物了,749特种部队又怎样,自己伸出小手指头就能碾死他们,可是逍遥宫不行啊,风云人物聚集在那里,豢养了多少能人异士,不能轻易撕破脸皮。

    杨长林自然能听的懂他的意思,不在说话,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引领他们搞掉萧辰这个与他作对的人物,若是成功的话,自己也能秘密的处死韩天行,自己就能独霸一方,做个地主爷。

    谄笑的点了点头,退下去了,杨长林才不管他们怎么处理这件事呢,反正用逍遥宫来镇场子了,他们不做也得做,就算最后暴露了又怎样,自己就是个小人物,拍拍屁股走人,做个消隐世人,由他们找去吧。

    杨长林才是阴险狡诈的小人,自然不必多说,那几人虽说没有多问,也没有怀疑他是不是逍遥宫的人,毕竟那边出了事,自己若是强行钻牛角尖,也不是一个好做法。

    几名暗藏官场,统领全局的人继续交谈,杨长林退下回去,不必多说。

    刚刚杨长林使计的时候,萧辰这边却对林长君起了很大的兴趣。

    林长君被囚禁的地方,虽然说不是那种监押死刑犯的地方,但也是不是很好受,比逍遥宫的自在地方,可差远了。

    萧辰走进来,随便寻了个椅子,让其他人退下了,与她交谈。

    “怎么着?天生异骨啊,在地球,还能有你这般的奇人,旷世奇才啊!”

    萧辰最爱与这些妇道人家打交道了,不管你是多厉害的人物,女人的心思总归比不上男人,更何况现在的局势,一个是主子,一个是囚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