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救援

    天王老子来了,也是死!更何况是这些异世界的人蛮脑子想的是怎么把自己除掉

    “林长君呢!”长老喝了一声,身上泛起了强大的光芒,一声声的虎啸在他的周围响了起来。

    龙鸣。

    这便是萧辰的回应,一声都没吭,眼睛变成了黄色,背后的气场泛起了金色的光芒。

    二人双手蓄力,大战一触即发。

    周围闲杂人等皆退下,哪怕只是波及到一点点的余波,恐怕只凭着自己的血肉之躯很难以参与半分。

    长老低声哼了一声,呵啊!身上的浅蓝的光辉更愈是可怕,发起了攻势,直接冲向了等待迎战的萧辰。

    萧辰见状,手作龙爪,双脚抓地,再踏地,凌空而出,双人碰撞在一起。

    龙鸣虎啸,龙虎斗!

    周围十余里的稀薄空气全都被消散掉了,就连逍遥宫的弟子都被这一阵波荡,震得十来米远,被迫不得不二十人一齐用力,抵挡波浪。

    还好萧辰得部下,因为萧辰得全力阻挡没有一丝丝得余波震到他们的身边,但他们却并不好受,空气得施压,镇压的他们一个个的都匍匐在地上,身上有着重伤的几人,伤势越来越眼中,疼痛也越来越强烈,却一声未吭。热血男儿本该如此!

    萧辰与长老分散开来,达到顶峰的气波被打散,一阵阵的浪花直接把特种部队的房屋都震碎了,惨不忍睹。

    那名达到了神王境的长老,被打飞了十米远,鲜血从口中吐出,内胆被打碎了,苟在地上奄奄一息。

    长老的对面,尘寰飞絮,看不清任何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生物生存的迹象。

    蛟龙特战队员,此时全都顶着巨大的压力,站了起来,手中的枪全都上了膛,就算背水一战,拼死一搏也得守卫他们的尊严。

    逍遥宫的弟子,根本不见萧辰的身影,全都来到了长老的身后。

    长老一直前方,喊了一句“把他给我杀死,去救长君!”

    “是!”

    几人施展武艺,快步奔跑过去。

    却在将要进入尘土之中时,被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霎然击退。

    萧辰从尘土中慢慢走了出来,嘴角处流着一丝血迹,少年头上的发丝飘洒在他的额前,眼中尽显痛恨。

    我没动你的林长君,你却杀我的兄弟臣。

    萧辰的手缓缓抬起,又使出了那一招,右手紧握,对着那名长老的身子使出了力量,只见那个老身子骨竟然直接不受本体的空直接,萧辰便将那名长老浮空了起来。

    不给他任何喘息或者说话得机会,猛然一攥拳,那名长老痛喊一声,爆炸而亡。

    在这时却出现了令人惊异的一幕,只见那名长老的身体虽然化为了灰烬,他的头顶出却出现了一道魂魄,朝着昆仑山的地方就逃去了。

    在屋子里面的林长君,在刚刚二人交手之时就已经深深的震惊了,在看到自己的长老被萧辰一拳捏爆肉体之后,自己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丝的生意。

    几名逍遥宫的弟子,一间大事不妙,赶忙打算用上余力,奔散而去。却被萧辰直接拦了下来。

    几招过去,没留活口,如同鬼魅一般穿梭在二十多人的身边。

    那几人连痛喊的余地都没有,便一个个的被抹了脖子。

    萧辰只留下一人,脚下踏着他,那人面露恐意,浑身颤抖,与萧辰的眼光对视,眼中已经没了精神。

    死亡不可怕,等待死亡才可怕。眼看着自己的师兄弟躺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生不如死,这是最能击垮一个男人内心的。

    那名逍遥宫的仅存弟子,呼吸已经上不来了,萧辰紧紧的踩着半张脸,毫无感情。

    “说实话。”萧辰冰冷的声音与他对话。

    那人如同小鸡啄米般点头,如同抓住了悬崖边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你们是谁!”萧辰见到他的表现之后,冷笑一声,却没有一丝的怜悯之色。

    “东海的逍遥宫。”那人浑身颤抖,不敢撒谎。

    “来这里干什么?”萧辰的声音更加冰冷了。

    “救林师姐。”那人颤抖的声音,不敢多加思想。

    萧辰却怒了起来,用脚使劲踩了他的脸,只见那人的头差点被踩爆,嘴中发出了痛叫,双手紧紧的握住了萧辰的脚踝,却不敢用力。

    “都来到昆仑山干什么!”萧辰低喝了一声,脚下的力度更加用力了。

    “找东西,找东西!”双手使劲拍着地,似乎这样的作法能够让他缓解一下痛苦。

    萧辰稍微放松了一丝丝的力度,说道:“找什么?”

    “地仙窟。”

    “地仙窟是什么?“

    萧辰稍微让他放松了一下,好让他说话。

    “地仙窟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地仙窟里面有一个东西,可以突破长老们的神王境吧瓶颈,踏入地仙境。”

    那人如同倒水一样,把脑子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随后便释然了,一脸无奈的盯着对面的师兄弟的尸体。

    “林长君,对你们很重要吗?”萧辰松开了脚,站在了一旁。

    那名弟子,缓缓站起来了,二人双目相对,缓缓开口道:“她天生异骨,也是我们其中天生异禀的人,所以很重要”

    萧辰点点头,转身走去了,没再理他,丢下一句。

    “走吧,林长君我得借用一段时间。”

    那名弟子还想说些什么,然后欲言又止,不敢再多说了,坡着脚回了昆仑山深部。

    刚刚经历了一张大阵仗的特种大本营,此时恢复了平静,如同被大雨洗刷过的草原,只是和那些草科上面不同的是,那上面是露珠,这里的地面时血液,鲜淋淋的血液,尸横遍野。

    有逍遥宫的,有特种部队的,更有一些碎肉,就是那名长老的。

    萧辰交代了一下,用了一些力气,把地上的血液全都凝聚在了一个地方,丢在了一处深坑里面,而后便把所有的尸体汇聚在一起,交代手下还健康的人去埋葬了。

    虽然逍遥宫此举很是令人愤怒,但是狗咬我一口,也没有咬回去的理论啊。

    随后用了一些灵力,把那些受伤的队员都恢复了一下,命他们去修复一下房屋。

    萧辰便走进了林长君的囚禁之地。

    林长君此时已经是瑟瑟发抖了,虽然她是不死之躯,但是也耐不住萧辰精神上的折磨啊,萧辰的本领真的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