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失踪

    动作流畅的令人咂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萧辰便把这些都做完了。不为别的,刚刚两辆车快要装上的时候,后座上面的林长君大惊失色,捂着她的小脸蛋,胸脯也吓得扑哧的。

    这年头,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自己见多了,但是大白天无视王法,逆行,酒驾,还对自己摆中指,这些也就算了,可是你居然还敢吓坏了自己带来了小美妞,这可是头一号,不教训教训你,不就枉费了刚刚自封的护花使者的名号了吗。

    萧辰在地上躺着,半边身子已经沾上了尘土,但是他的却眼睁睁看着,刚刚被自己一下打爆轮胎的豪车,七扭八拐的撞上了路边的栏杆上,一半的车身已经撞向了另外的一条主干道上面。

    不用多想,便能脑补出车里面的三人当时的恐色表情。

    萧辰站起了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打开后座的车门,询问道:“没事吧?”

    李阳缓了缓神,咽了口吐沫,结结巴巴的说道:“没事.”

    老子问你了吗?

    林长君再无平日里的冰冷神色了,一脸小女人的乖巧神色,眼含泪花,都快要哭出来了,摇了摇头。

    萧辰点点头,转眼看向了迈凯伦的方向,只见三名晕晕乎乎的人从车里面,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

    萧辰不得不佩服,用金子打造的车就是好使,都撞成这样了,还能一点事没有。

    萧辰笑了一下,扶林长君下车,让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便双手插兜走过去了。

    在车里面的李阳通过后视镜,一脸的恐慌,不是吧,外地的龙要和当地的蛇头干上了,自己拿了人家的钱,到时候要是萧辰这小子反咬一口怎么办,也是赶忙下了车。

    没几十秒,萧辰便于那三人对上了,萧辰现在只想晕倒在地,因为对面的这几人,指手画脚,嘴里秃噜着叽叽喳喳的鸟语,都快逼疯他的脑子了。

    “大哥,说人话!”萧辰盯着他,眼睛里面没有一丝丝的恐惧,甚至有些命令的语气。

    几里哇啦,几里哇啦,对面的很明显是带头的男人听到了对面这个至少埃他一头的外族人,很是嚣张,他的脑子里面应该就在想,老子一个当地人,还能被你一个外来客给欺负了,况且你看不到老子和你的差距吗?

    嘴里是不是发出法克,史特之类的话语。

    萧辰正欲大开杀戒,只听得李阳用着他那蹩脚的英文,在中央劝解,一脸的奴才相,好不容易才缓了缓对面这几人的情绪。

    李阳的形象在萧辰的眼里,又是下降了几分,就凭对面说着你听不懂的鸟语,手里有几个臭钱,你就这么一副怂样吗。

    大概几人交谈了几句,李阳相出一个单词来都得思考几秒钟,终于算是劝解了。

    双手合在胸前,给他们把自己手里面的钱全都掏出来,才算了事了。

    可是他们谁都没注意到,刚刚开车的司机,也就是带头最嚣张跋扈的那位,却在林场军的鸭蛋儿脸上,停留了很久很久。

    林长君刚刚被吓坏了,又因为有了萧辰这个让她安心的避风港,一瞥一笑间都是个勾人魂魄的妖物,这个当地的霸主爷也难逃她的魔爪,内心起了淫心。

    李阳见到终于是把这事给散去了,于是乎便询问二人“咱们接下来去哪?”

    不是问还走不走,而是问去哪,这小子也是够细节的,要是他问还走不走的话,人家金主爸爸直接就得给他一个大嘴巴子,可是我问你去哪,你说不去了,那就不怪我了。

    “我们回去吧。”林长君扯了一下萧辰的衣角,刚刚的事情把她给吓坏了,虽然是天生异骨不惧死亡,可是谁也耐不住她的心里面也藏了一个大家闺秀呢啊。

    “好,回去吧“萧辰点点头,随后三人便上了车,开往了回去的方向。

    从前面掉头,而后去往另外一条主干道,差不多也得花费了两三分钟的时间,要不说越低级的车越讲究实用性,要是刚刚装栏杆的是李阳的小破车,往后一挂挡照样飙到一百八十迈。三人刚上主干道,便看到刚刚撞车的迈凯伦,那三名纨绔子弟正愤愤的看着他们,为首的那名手里正打着电话几里哇啦的说着什么,见到他们过来眼神更加凶恶了。吓得李阳赶忙把窗户摇上,生怕这位公子爷记住自己的这张丑脸。

    到了酒店之后,萧辰留了李阳的电话,随后便给了点钱,打发他走了,林长君到现在的眼神里还若有若无的存在着一点侥幸心理,以前的冰冷神色现在在萧辰的身边,一点也不存在了。

    萧辰送林长君上了楼,自己出去打探一下消息,趁着天还没黑,看看能不能碰碰巧问出地仙窟的地址所在。起初林长君还不让他走,萧辰只得答应她一个小时就回来,这才放他出来的。

    话要趁早说,书要赶点讲,萧辰出了门在外面转悠了一个多钟头,得谁问谁,最后语言不通,只得悻悻的回来了。

    此时正值傍晚时分,在楼底下点了两份餐,一份自己在下面吃,一份让服务员送到上面去。

    可谁知自己正吃着呢,送餐的服务员却说屋里没有人,萧辰愣住了,这女人真不让人省心,自己就出去这么一会儿,怎么还溜了呢,她现在什么本事都没有,就不怕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界被拐了吗。

    让服务员打开门之后,发现里面荡然无存,果然是跑了,打了电话,发现林长君的手机关机了。

    在沙发上面坐着踌躇了十分钟左右,萧辰才发现不对劲,打电话把正在高档酒店的娘们肚皮上翻滚的李阳喊了过来。

    “怎么的了这是?着急忙慌的。”李阳开始速度飞驰了过来,一下车就看到了萧辰的眼神不对劲。

    “那,那姐呢?”

    “你说呢?”萧辰说。

    “我我不知道啊.”李阳有些懵逼,自己刚钓了个妞,正玩得嗨呢,就被他喊过来了。

    “今天撞的那人,叫什么?”萧辰直截了当的问道,他已经对林长君的莫名消失有了几分的定义了,不用问便知道,肯定是那小子下黑手了,况且那会儿吵架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那小子的眼神不正常。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