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流落北欧

    以萧辰现在匹夫之勇的冲力,不管你前面有什么妖魔鬼怪来拦路,一点也不废话直接就干倒,但很庆幸这次没有什么东西,自己竟然幸运的出了地面。

    可能这里就是地仙宫专门出地面而建造的,一般炼丹殿这种地方也就只有在宗门中实力和威望比较靠前的人才能进来,所以知道的人必然是寥寥无几。

    地仙宫因为地仙灭亡,正所谓地仙宫,没了地仙,宫,也就自然而然的灭亡了,地仙的灵力消逝了,药园也被毁了。

    只见地仙宫此时的各个地面和大殿的房屋,全都有裂缝的出现,甚至出现了悉悉率率的地震的声音。

    众人惊叹一声不好,全都各自逃命,而在这里面的一众弟子,有的还在留念师傅恩情,决定与其一同陨落,来时还做师徒情,有的年轻一辈的,觉得还是性命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好好的活着,找出师傅的仇人,也是一种恩情。

    大家全都自己选择了自己的选择的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地仙宫也在一刹之间,毁灭了,真的成为了这个世上的传说了。

    而萧辰自然是感觉不到外面的稀奇了,自己现在是优哉游哉,出来恶人,只要见你不爽,直接就是一拳了事。

    可也正是这种心态下的萧辰,飞在空中,居然开始摇摇欲坠了。

    “老实点!”萧辰开始自言自语,不知道对谁说呢。

    “我让你老实点!”萧辰再次大吼,随机一拳捶向自己的太阳穴,好像是触碰到自己的命门了一样,大叫一声,昏迷在空中。

    就像是飞在空中的鸟儿,突然之间中了一箭,没了翅膀,自然是要坠落下去。

    而这个地仙宫的出口,外面正是一片汪洋大海,萧辰正愁不知道哪里去呢,打算在海面上先逛逛风景,可是被这么突然地情况发生了,直接就掉落在海中。

    “扑通”一声,不省人事。

    “爷爷,这有个人。”岸边,一名长相清秀的少女,对着正在打捞鱼货的老年人喊道。

    那名老年人听到了,便晃着身子过来了,强睁起他那已经将要失明了的老花眼,仔细敲了敲,发现果然是有一名已经快要泡浮了的少年在里面。

    “这死了吧?”老年人很是忌讳,不管是什么行当,拉死人都是最大的错误,若是碰上恶鬼,能缠你一生,虽然他年岁已久,但是自己还有孙女呢呀。

    那名少女趴在船帮上又瞧了瞧,她跟随爷爷出来这么长时间,自然是懂得爷爷的想法,正欲转身报警,却突然发现水里泡着的那人,手指动了一下。

    “他还活着!”少女惊呼一声。

    老年人不信,少女苦苦哀求,让爷爷捞上来试试,若是死了,把他交给公共之处,也是了了一段阴德。

    老年人最是心疼孙女,自然也是无奈,只得放出了一个网子,给他捞了上来。

    体积特别大,一个顺风就给他吹进了网子里面,一拉便上了渔船。

    将少年平放在坚硬的船板上面,老年人很是经验丰富,自己在海面上行走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没有见过这么点东西,随机不在拖沓,打算试一试,看看能不能给他救活。

    没想到刚一挤压胸部,那少年猛然吐了一口海水,随机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绣眼欲睁,但随即又是闭上了。

    老年人只得给他剩余的海水全都给他挤压出来,下一步就是人工呼吸了。

    这就让他们很为难,老年人一把老骨头,不知从何下手,而自己的小孙女正值妙龄,也不好吩咐她去下手,更何况这少年还是一名皮肤样貌与他们不同的外国人。

    老年人为了二人的名声,只得隐瞒了下去,二人给他抬进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小孙女明白自己爷爷的一把辛酸,待到四处无人的时候,小孙女直接灌输了空气进去,再摸人中,发现少年有了一丝缓慢的气息,小孙女开朗一笑,像是做了坏事害怕被大人发现,小脸通红。

    “爱德华,今天打了多少?”一名身上穿着名贵西装的男人从船长室里面走了出来,一脸的倦意,很显然是刚刚睡醒的姿态,但是这一不妨碍他嚣张跋扈里面带着一丝丝狡诈诡异的态度。

    老爷子爱德华匆匆忙忙的把刚刚打捞少年的渔网收了回去,一脸的无奈,说道:“船长,收获满满。”

    船长乔伊斯·李点了点头,说了声继续加油,随后有些纳闷,问道:“玛丽尔呢?”

    “房里休息呢。”老爷子给他说了一声,随后便打算前去给他开门。

    船长说道:“你继续干活,我去看看,咱都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还怕我干点什么?”

    老爷子爱德华·米尔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欠人家钱,签了合同,上了船你就是奴仆,人家就是主子,你不得不从。

    也只得退后几步,但眼睛一直盯着船长,生怕他干点什么,他要是起点什么异心,自己霍出这条老命也得跟他拼到底。

    船长乔伊斯·李走了踩着一双牛皮制的皮鞋,晃晃悠悠的走过去了。

    皮鞋的脚跟踩上了坚硬的船板的声音,惊动了里面的小闺女爱德华·玛丽尔,惊慌失措下,把自己的一条小被褥直接盖在了还在昏迷的少年的身上,全身上下没有露出一点点来,随后便直接跑到了门前。

    船长刚伸出自己的手打算开门,门却猛然打开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脸娇笑的玛丽尔。

    玛丽尔虽然刚刚成年,但是比起面前这位身体臃肿就算了,个子居然也就比自己高上那么几厘米,这很让她瞧不起。

    另外再加上这肥腴船长是不是的给自己暗送秋波,早就起了淫心,但是好在自己的爷爷一直都在明面和暗地里面保护自己,船长也就顾忌自己的面子,没有直接吐露出自己的野心。

    “哟,休息呢。”船长李开口问候到,满脸堆笑,这这不笑不要紧,一笑只感觉满脸的肥肉全都挤捏在了一起。

    玛丽尔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吐出来,但是奈何人家有钱,自己家又欠人家钱,直接咽了咽口水,强壮镇定,嗯了一声。

    船长能经营起这么大的生意,自然是能够慧眼识珠,眼神毒辣,见到玛丽尔不自然的心态,斜眼一瞟,只见玛丽尔趟的床上,此时居然躺着一个人,虽然盖着被子,但是一上一下的起伏的气息,却藏不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