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跟我来一趟

    船长轻咳了一声,微微一笑,说道:“在屋里干嘛呢?”

    玛丽尔说道:“没事,歇着。”

    毕竟是年轻的少女,还不能隐藏许多的事情,刚刚背着自己的爷爷亲了那名不明来路的落水少年,再加上现在这位一直想要对自己图摸不轨的顶头老板,瞒着对自己来说两位威严显赫的大人,玛丽尔不自然的用手抠着衣角,这是很典型的撒谎症状。

    船长李打量了一会儿,站在原地略有所思,随后对玛丽尔说道:“来一趟我屋里,我给你们爷俩开个会,你爷爷已经到了。”

    随后没有理会玛丽尔,径直朝船的另外一边的爱德华走过去了,对他说道:“爱德华,下面好像是没多少食物了吧?你去看看,好确定收货日期。”

    老爷子爱德华嗯嗯了几声,跑到下面去了。

    由于去下面的通道就在一旁,玛丽尔来到这里想要确定一下爷爷在不在的时候,二人的时间线正好错开,玛丽尔有些深信不疑了,朝船长室过去了。

    船长李正坐在一张椅子上面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等待着佳人的到来呢。玛丽尔推门进来,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自己的爷爷,发现屋子里面没有之后,问道:“我爷爷呢?”

    “哦,去下面帮我取东西了,你先坐着,等他来咱在开会。”船长李并没有在意,他是个很圆滑的人,并不着急,若是打草惊蛇,惹得这一对爷俩万一气急败坏撕破了脸皮那可就不好玩了。

    玛丽尔便坐下了,但浑身上下很是拘谨,她多么希望她的唯一的一个保护伞,她的支柱,爷爷出现在她的面前。

    等待了大概两分多钟,船长李嘴里碎碎念“怎么还没来呢?”

    随后便起身,朝门外走去,玛丽尔刚想说我去看看,可是见到船长的举动也就放心了,要是船长出去了,屋子里面剩下自己可比守着这么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的猛兽要舒服上不知多少倍了。

    可是玛丽尔却看到船长走到门边上就是朝外望了望便没再做什么东西了,转身就朝自己过来了,玛丽尔顿时心下有些慌乱,但是人家并没有做什么呢,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

    但是他没看到的是,船长李探望外面的时候,偷偷用自己肥腴的身体掩盖住自己的小动作,将门反锁,锁死了。

    船长与玛丽尔的距离也越来越进,船长脸上的表情开始控制不住了,愈来愈张狂了,眼神中的淫—秽也越来越浮出水面了。

    玛丽尔尴尬的笑道:“船长,怎么了嘛?”

    “你敢背着我藏人!”船长李大叫了一声,随后感觉自己内心被狠狠地插了一刀。

    我的女人我都没碰呢,居然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换谁谁的心里能好受呢。

    可是仔细想想,人家藏不藏人,管你屁事?

    玛丽尔顿感不妙,刚想逃走,就被船长一个上扑就给扑倒在床上了。

    刚刚船长特意将别的椅子都收起来了,只留下了两张,一张自己坐着,一张放上一点东西,玛丽尔也就只能坐在床上。

    船长李用他那肥猪手肆意妄为的揉捏着玛丽尔小巧的身子骨,一张肥脸在玛丽尔的脸上蹭。玛丽尔本就娇小,被他这么突然一下子,都快呼吸不上来了,梨花带雨的大叫着,双手双脚用尽全力挣扎着,虽然说并没什么用。

    “这哪啊?”

    门直接被踹开了,传来了一个少年懒散的声音,说完这句还打了个哈欠,挠头看向了床上二人的姿态。

    船长与玛丽尔的眼神都望了过去,少年看到了这一幕,赶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另外一只手摸索着门,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走错了.”

    “救命!”玛丽尔狂叫,她认出来是自己刚刚救助的少年,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了,幸好她曾经学过外语,用着比较蹩脚的汉语喊了一声。

    少年回头一望,说道:“怎么了?”但看到是外国人,又是用外文补了一句同样的话。

    玛丽尔又一次喊了一声救命,船长李被这两个人的一唱一和都快整懵了,随后又是想起来玛丽尔背着她藏人的事情,怒上心头,将玛丽尔一手拍在了床上,站起身,拿起旁边的一个左轮手枪,就奔着这名不知是何人的毛头小子走过来了。

    玛丽尔被船长李的这一下子,瞬间感觉身上那些个脆弱的骨头都快要被摔碎了,大叫了一声,随后抽泣了起来。

    少年很是无语,你们俩的事,管我屁事?人家喊救命,我就回头确认一下是不是剧情需要而已,可是个大肥猪拿着一个小手枪就朝我走过来了,还气势汹汹地,你是不是找死呢?老子玩这玩意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你谁!”船长已经来到了少年的面前,用枪顶着少年的头,大声吼道:“那个破地方的少子爷,赶来我这里找茬!”

    找茬?谁找谁的.

    少年转头看向了玛丽尔躺的床上,发现衣衫不整的玛丽尔已经站起来,满脸泪花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呢,躲在角落满脸害怕。

    少年打量了面前这位比自己至少要重上三四倍的大家伙,左手直接握住了他拿枪的手腕,随机猛然用力,直接用力一扭,寂静的屋子里面,除了女人的哭泣声,悄然间出现了一股子骨骼断裂的声音。

    只见因为突然感觉到剧痛的大胖子船长,大叫一声,枪掉落在地。随机少年用力一推,竟然直接将他推了将近十米远,把床都撞烂了,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一个大男人,并且还是一船之长,身价百万,此时竟然开始哭泣了起来,握着自己的断手,大声叫嚷着,嘴里还一直骂着粗鄙之语。

    少年没理会他,招招手,让玛丽尔出去,等待她出去之后,鄙夷的打量了一番这位不知道是哪位但是确定她行为不轨意图不当的大肥猪,就关门出去了。

    他得先确定一下这是哪哪,自己零零散散的记得在半空中因为和星辰种子的羁绊,便昏迷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