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等我报仇

    若是说人世间真的有这么稀罕的事情,可能这段时间印堂发黑运气不佳的船长还真的都给碰上了,这段时间生意不好就算了,气急败坏打算辣手摧花霸王硬上弓强取,可是呢,被一名不知来路的小鬼坏了好事。

    可算是动用自己的人脉,把他给送进去了,可是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不仅毫发无损,反而是更有活力了,一脚便把紧锁的门给踹开了。

    “我说,你小子是真不知廉耻啊。”突兀独闯进来的一人,映着天花板上面散下来的尘土,缓缓开口说道。

    船长瞳孔瞬间放大几百倍不止,颤声说道:“你你小子。”

    “怎么着,让你失算了?爷爷没事,反而吃了点好的。”进来的人正是萧辰。

    “先把这小子给我弄死!”船长大声吼道,随后咽了一口大唾沫,吩咐已经去往坐在床上魂儿都丢了的爷孙俩的一众人吩咐道。

    几名壮汉,努了努自己的肌肉,壮了壮威风,从地上抄起几个碎掉的板凳铁棍,便冲着萧辰袭来,气势凶猛。

    萧辰淡然一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是萧辰一贯的风格。

    抬手格挡袭来的一个铁棍,赤手空拳,随后那几人皆都震惊,映入他们眼帘中的事情,是那位手持铁棒的人竟然直接被震成了骨折,往后一到不省人事。

    几人拼死一战,刀枪剑戟错乱横飞。

    只是过了几个回合,萧辰只动了三步,一步躺下两个人,三步走完,剩下的人全都躺在地上,哀嚎的哀嚎,昏迷的昏迷。

    萧辰并没理他们,转眼看向了坐在椅子上面瑟瑟发抖的船长,眼中全是恐惧,颤抖着身体站起身来,便靠着墙,一股掩耳盗铃的姿态想要溜出去。

    萧辰伸手拦住了他,上次是左手,这次是右手。

    安静的海面上,此时拍来了一阵海浪,里面似乎还夹杂着一股杀猪般的嚎叫,飞在天空中的海鸥甚至都因为这一声惨叫吓得翅膀都稳不住了。

    “你想跑哪去啊?”萧辰冷声戏谑了一声。

    船长身上渗出了好几桶的汗水,满是臭味,汗水已经将他的衣衫打湿了,更是丑态。

    萧辰也不嫌弃,将他的衣领拨开,伸手从里面不知羞耻的掏出了一个钱包,随后说道:“没钱了,借点钱,滚吧。”

    将自己刚刚用力扭曲的手松开了,船长就像是一根皮筋似的,先是将他紧绷到了一个极限,随后猛然松开,现在浑身剧痛。

    “你你给我等着!”船长悲恸欲绝的喊了一声,随后便耷拉着两只肥而油腻的废手跑出去了,尽显狼狈。

    萧辰见到这个死胖子跑掉了,也不追赶,他并不像杀人,只是教训一下这种独霸一方,还想要欺男霸女的混蛋恶霸算了。

    随后踢了一脚还有意识的杂牌混混,那几位混混赶忙搀扶起还在昏迷状态中的伙伴,屁滚尿流的跑掉了。

    浑身颤抖的两位一老一少一男一女,女孩玛丽尔已经哭泣了,梨花带雨满是悲伤。

    有道是采花不败花,这肥猪也真行,采花就算了,那你倒是拿点真情实意啊,你就这么威胁,除了那些只认钱不认人的狎妓,谁还会真心实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呢。

    “行了,别哭了,走吧,出去转转,以后也不用在怕他了,晾他也不敢了。”萧辰安慰了一声。

    老爷子爱德华想起了不久前自己害怕受牵连,一直不愿意救助这位昏迷的不明来路的少年,随后少年惹祸自己的孙女趟了浑水,心下更是对他有些不满,但是又是一回想,两次,若不是这个少年,可能自己就算被打的五马分尸,船长李也不会怜悯半分。

    “谢谢。”老爷子不知说什么好了,满腔的感慨化为了两个字。

    萧辰点点头,没说什么,让玛丽尔洗漱打扮了一下,带着他们下船在这条昂贵的界面上面换了一身行头,然后便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处酒吧,这种场合是萧辰心情紊乱的时候,最愿意来的地方,虽然乱,但是却能好好地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态。

    与此同时,船长李却不安分了,他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如同草原恶霸平头哥,睚眦必报,涸泽而渔焚林而猎,既然身为官宦的人寄托不了,那就请真正的大佬出面。

    一间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里。

    “彼得少爷,有人砸咱们海贸的场子!”船长李弯腰对着面前这位吊着一个大雪茄,怀里坐着一个妖冶女人的霸道男子说道。

    “啊?谁啊?”被称为彼得的人将雪茄拿了下来。

    “一个叫萧辰的偷渡者,被我驱赶,他似乎有点力道,将我的两只手臂都废掉了。”船长李直接跪倒在地,满脸的委屈,将这段话说的跟真事似的。

    坐在一张真皮座椅上面,双脚搭在一张古红木办公桌上面的男人,将手拿开,只是挥了挥,站在暗处的两名身着西服的人便出门去了。

    船长眼角余光忍不住瞥向了男子身上的妖娆女子,当着他的面,女人依旧一脸春情趴在彼得身上,媚眼如丝。

    “看Nm啊看,想死?”彼得直接将雪茄丢在了在外面威风凛凛却在这里如同小鸟一样的乔伊斯李。

    船长李被烟头烫的不敢说话,浑身颤抖,也不敢挣扎,将自己那恢复了一点的左手用力,把烟捡了起来,重新放到了彼得的烟灰缸上面,便悻悻的退下去了。

    彼得能够在当地混的风生水起,必定是有着自己的实力以及蛮横的势力,根本不用打听那个叫萧辰的小子,只是随便一扫就能得知一个不明来路的少年暴打船长李的事情,整条街都是彼得的眼线,两名被派出来的下属,来到了萧辰所在的酒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