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放黑枪

    正在栏杆上面看着下面摇头摆尾的一众疯狂男女,自己也不自然的跟随者DJ的劲爆音乐嗨了起来。

    老爷子爱德华只是坐在一张沙发上面,面前摆着一摞空酒瓶,手里还一直往自己嘴里猛灌着昂贵的酒,以前他其实也是有梦想,接触过人间俗事的年轻人,可是被时光磨平了棱角,最后也就不得不放弃了辉煌时刻。

    而小女孩玛丽尔则是站在萧辰的旁边,手里拿着一杯带吸管的饮料,就这么出神的望着萧辰,望着这个在她心目中已经与自己爷爷成为了同等地位的男人。

    老爷子其实本来不想来,但是出于萧辰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再加上自己孙女的软磨硬泡,只得将自己的管辖制度放松了一下,不过进来之后,还警告自己的孙女说,只能这一次,下不为例。

    小孙女玛丽尔才如愿以偿。

    “萧辰在哪?”进来的两名穿西服的人,问向自己的伙伴。

    在海岸街这一块,只要彼得哥出了事情,发话了,不出一分钟,在这条街上如同牛身上的虱子一般多的兄弟,便能知道这个消息。

    从一老两少刚进酒吧,就已经被人盯上了,只不过未等到彼得哥的消息,他们也不敢冒然动手。

    伙伴扬扬头,两位一看就不是来喝酒的人,直接上楼。

    毫不拖沓,直接从腰间掏枪。

    这一幕被醉酒的老爷子看了个正着,他正在萧辰的背后酗酒,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看着自己的孙女别脑袋混了心智,在和萧辰做出什么男女那点事来。

    老爷子赶忙站起身来,声音还未从嗓子里面出来呢。

    “砰!”

    枪响了。

    两颗子弹如破龙之势飞向了萧辰与玛丽尔的脑袋。

    惊异的怪事发生了,子弹就在即将接触二人身体的一刹那,霎然停止。

    伴随着这一怪事发生的,还有酒吧里面众人的尖叫声,杂乱声,一瞬间酒吧就乱了场面。

    那二人只是放了两枪,便直接转身下楼,将自己的黑西服丢在了楼梯中间,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身着花花绿绿,与来酒吧潇洒的人的服装无异。

    萧辰其实早就发现了这两个人了,可是人家并没有明目张胆的就要来找自己的茬,并未在意,可是就在他们上楼的一刹那,萧辰注意到他们的腰里面别着家伙事,一时间心下升起防备心理,一瞬间变成了三头六臂,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果不其然,冲着自己来的,枪响的一刻,灵力放出,子弹停止,随机落地,化为尘埃。

    见到二人匆忙下楼,随机装作普通路人模样,萧辰急忙吩咐一声“找你爷爷去!”

    玛丽尔毫不犹豫,直接奔向了自己爷爷的地方,一是听话,二是担心。

    老爷子虽然此时眼睛有些迷乱,但还是能够恍惚间见到萧辰直接翻身越下栏杆,跟随那二人。见到自己的孙女安然无恙,抱住了她,安慰起来。

    看着面前二人的行走姿态,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甚至说比那威廉将军手下的士兵都要刚猛,这绝对不是平凡人家,萧辰想要放长线钓大鱼,自己解决了这两个杂碎,可能后面的人会弃车保帅,莫不发声。倒不如跟随他们,顺藤摸瓜看看自己到底又是无意间惹到了这里的哪位地主爷。

    二人七拐八扭,来到了一家独门独院,进去了。萧辰见到门外有人,走到围墙后面,确认无人见到自己之后,翻身而过。

    二人正好进屋,萧辰来到墙根底下,只是一分钟,里面便传来了咆哮的声音。

    “我养你们两个笨猪干嘛?你们除了吃还能干点活吗?”

    “枪可能出了问题,打了哑弹,我们也没料到。”

    “行行行,我不听你们的解释,你俩,去,给我找出这个人来,活捉,我要看看这是什么人!”

    “是。”

    萧辰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随后里面又传来了两声清脆的耳光声音,便听到刚刚咆哮的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小了。

    萧辰微微一笑,看到里面又出来了两个人,待到他们走去之后,萧辰翻身越窗,来到了屋子里面。

    灯火通明,算是个富贵人家。

    只见一个外国佬正搂着一个上身下身都暴露在外,但是中间却缠着一股紧身衣的女人,走了过来。

    “诶,我说,咱们近日无怨远日无仇,你找我茬?”萧辰并未在意那女人的嚣张打扮,坐在一个茶几上面说道。

    那人见到萧辰,正欲掏枪,却又听到了闯进来的少年的声音。

    “我见你应该又是一个嚣张跋扈的纨绔轻薄子弟,我初来乍到不想多节恩怨,我可实话告诉你,别打我主意了,我会点三脚猫的功夫,趁早把钱推给别人吧。”

    低调。

    萧辰一贯的作势风格。

    说完这句话便转身而退,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迅速回到酒吧里面,找到爷孙二人,见到二人并没有出现什么差池,算是安稳了一下心。

    在转眼,看到刚刚从房屋里面出来的新的两个人,正欲掏枪射击自己,却突然传来了一阵电话,接了之后,便退下了。

    萧辰放心了,至少这下那小子开始针对自己了,不在针对这爷孙二人了。将刚刚掠夺过来的不义之财都给了爷孙二人,让他们去寻个好住处,别再在这里过担惊受怕的日子了,萧辰便独身出了酒吧。

    刚出酒吧,这时过来两个身上穿着兵士正装的魁梧男子,来到萧辰面前。

    “威廉将军为迎接贵客到来,特意摆满筵席,宴请达官贵人接风洗尘,吩咐我们前来请您。”

    萧辰无奈,不是吧,这小子这么财大气粗吗,刚管饱自己一顿饭,这又想要让自己宰宰了。

    转念一想,其实去了也无所谓,正愁自己没事干呢,便应了下来,跟随他们而来。

    一进来,果然是异同凡响,聚满了各类的老头们,全都穿着人模狗样的衣服,不过并没见到威廉将军的模样。

    自己也也不客气,反正是人家请自己进来的,又不认识你们。

    开吃!

    这时彼得从门外进来,并未多观察旁人,一眼便瞧见了萧辰的模样,正在狼餐虎咽沟满壕平。

    冤家路窄,说的就是这两个人了。

    “萧辰!”彼得大喊一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一看,都认识,有名的膏粱子弟,这下有好戏看了,根本无人阻拦,全都窃窃私语,议论着正在往嘴里塞东西的一名少年。

    萧辰听到有人叫他,转头一瞧,发现是被自己警告的人,往嘴里塞了一口面包,咀嚼了一阵,说了一声“啊?”

    “可算让我逮到你了!”彼得大喊一声。

    随机便转身掏枪,不问为什么,这就是纨绔的跋扈,才不是那些祸及乡里只会做些欺男霸女勾当的小人,想杀你便傻,不论场合,这才是纨绔!

    枪未发出,萧辰直接来到他的面前,左手一格挡,将他的枪扒拉掉了,右手直接上去就是一巴掌。

    “啪!”右脸。

    “我都告诉你了!”

    “啪”左脸!

    “我会功夫!”

    “啪!”右脸。

    “你怎么不听呢?”

    “啪!”左脸。

    随机狂煽十几巴掌,说道:“跪下,给爷爷说声对不起,然后给爷爷讲讲你的故事。”

    萧辰心下默念,低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