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不明所以

    萧辰抬着头,轻蔑的看向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彼得,“彼得,要是我是你的话呢,就乖乖听话,好歹能保住自己这张脸。”

    彼得的脸此时已经肿的像个猪头一样了,眼睛因为肿胀所以只剩下了一条缝隙,微微的透出了光来。

    看起来十分的恐惧。

    萧辰似笑非笑,此时众人都还在身边看着,指指点点的样子,但是一时间又都不敢说话。

    彼得此时陷入了窘境之中。

    周围的人都并没有想要帮助自己的意思,彼得犹豫了一下,便准备跪下来,就按照萧辰的意思来。

    不过就在此时,身边突然出现了一阵洪亮的声音。

    “我倒是要看看是谁在这里撒野啊。”

    萧辰顺势朝着身后看了看。

    原来是海贸商行的老板,彼得的父亲。

    “爸!你快看看吧,就是他都把我打成什么样了!”见自己的父亲过来了,彼得连忙踉跄着朝着他跑了过去,不过没跑两步,就“扑通”一下的摔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人一个劲的窃窃私语着。

    彼得的父亲看着彼得,眼里却并没有什么心疼的神色,反而看起来是一种嫌弃的眼神。

    “赶紧给我滚起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身边的人赶紧一把将彼得拉了起来。

    彼得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让父亲赶紧给自己报仇,现在看来,自己还是闭嘴比较好。

    “啧啧啧,这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现在看他怎么收场。”周围一个打扮的十分时髦的中年妇女,斜着眼睛,用手捂着嘴,一副兴高采烈,看热闹不顾事大的样子。

    身边另一个身着华丽,但是长相十分不尽如人意的人一边附和着。

    萧辰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眼神轻轻瞟了过去。

    几个人注意到了萧辰的眼神,赶紧把眼光撇到一边去,尽量避免和萧辰的对视。

    “喂。”

    彼得父亲身边的一个人见萧辰放荡不羁的样子,十分看不惯。

    萧辰看了他一眼,没回答什么。

    “你最好现在就跪下道歉,这样没准还能原谅你,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不然怎么样?”萧辰接话道。

    “不然的话,我们就打断你的腿。”

    萧辰瘪了瘪嘴,顺势拿起身边的一杯红酒,晃了晃,然后略微的抿了一口,接着便直接将红酒泼到了刚刚那个先出头的人脸上。

    这人没有反应过来,被浇了个正着。

    “你!”

    那人用手指着萧辰,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萧辰勾了勾嘴角,看起来很是满意。

    “行了!”彼得的父亲声音十分阴翳的吼了一声,似乎是看着自己身边的人这么出丑,实在是有些烦闷。

    彼得的父亲走到了萧辰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萧辰看着彼得的父亲。

    “我想你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吧?现在给你三秒钟,跪下,道歉,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萧辰听了这么多磨磨唧唧的话,此时已经心里没劲的要死了。

    见彼得的父亲也来跟自己放狠话,直接一把抓住了彼得父亲的胳膊,稍微用了一点力气。

    不过也就不到十分之一的力气吧。

    但是彼得的父亲所承受到的疼痛,已经有些接受不了了。

    “快点放手!你知不知道你在抓着谁啊!”身边的人见萧辰的动作,便赶紧上来抓着萧辰的胳膊,想要拉开萧辰,但是越是拉着萧辰,萧辰手上的力气就越是大。

    “放手。”

    萧辰低沉的说道。

    这群人见了萧辰的气势,不由得放开了手,身边的人还默默的后退了几步。

    彼得的父亲因为萧辰的手是在是抓的太紧了,所以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就这么被牵制着。

    “这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能这么闹事!”

    “可快别说了,万一被听见了,下一个被抓的人可就是你了!”

    “我可不信他能有这么大的本事,不过是海茂商行老总年纪大了…”

    “嘘!”

    就在一阵慌乱之中,有人悄悄的去找了警卫员。

    毕竟这件事情已经闹得很大了,要是没有人出面的话,看来是很难以解决了。

    去报信的人走的时候,彼得是看见了的,不过他觉得就算是警卫员来了,也肯定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所以也就没有让人拦着他。

    过了不一会,警卫员便已经来了。

    周围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让警卫员从中间走了过去。

    彼得肿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下…那个人可就糟糕了。”

    周围的人心里都在为萧辰感慨着。

    但是看看萧辰,诶?怎么还这么平静?不应该啊?

    所有人都想看着萧辰出丑的样子。

    警卫员穿着的皮鞋在地上走起路来一阵阵清脆的声音,空气中十分的安静,这声音显得格外的响亮。

    “我看看是谁在这里闹事啊?”其中一个警卫长走在最前面,倒是丝毫不在意,脸上还挂着一丝丝的笑容。

    “警卫员,快点给我把这个人带走!”彼得的父亲见有警卫员来了,便赶紧趁机喊道。

    萧辰见他突然间大喊,手里的力气不自觉的加重了几分。只听见空气中一阵阵的骨头响动声。

    “啊!”

    彼得的父亲一阵哀嚎。

    “先放手吧。”警卫员说道。

    萧辰看了警卫员一眼,接着便笑着放开了手。

    “完了,接下来这个人要被带走了吧?”

    “就是啊,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萧辰听着这些话,不过心里倒是觉得很好笑。

    彼得的父亲赶紧站到了自己的人身边,使劲的踹了其中一个人一脚。

    “混账东西,平时养你们是吃屎的吗!”

    身边这群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消消气吧。”警卫员转过身来,看着彼得的父亲。

    “你们们还不把人带走,想什么呢!”彼得的父亲实在是忍不住大吼道。

    警卫员似乎是早就知道他会这样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冲着彼得的父亲笑了笑。

    彼得的父亲皱了皱眉头。

    “据我所知,刚刚先挑起事端的人不是他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