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伺机报复

    一见警卫员这么问,彼得蹭的一下抬起了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明明就是这个人在这里找事,你还不赶紧把人带走!”彼得手耷拉在身边人的肩膀上,另一只手竟然还能有力气指着警卫员大吼大叫。

    “看来你的伤,不严重嘛。”萧辰慢慢的朝着彼得走了过去。

    彼得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萧辰好笑的咧了咧嘴。

    “这件事情是由你们引起的,既然想要刁难别人,之后的结果应该也能预料的到,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想必你们也是知道原因的,还需要我说的更多吗?”警卫员站在萧辰的前面,故意不让萧辰和彼得眼神对视。

    “你!”彼得的父亲站在一边气的七上八下的,手里紧紧地握着拳头。

    “这件事情要不就算了吧,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要是事情真的闹大了的话…”彼得父亲身边的一个人小声的劝解道。

    “闭嘴!”

    因为驳了自己的面子,所以彼得的父亲十分恼火。

    但是碍于现在的形势,现在又不能当众发火,所以只好紧紧的捏着拳头。

    “走!”因为不想在别人的宴会让把事情闹大,也不想让自己当众难堪,现在就是最好的台阶了,要是现在不下的话,想必之后就没办法解决了,所以彼得的父亲一气之下带着人离开了。

    “爸!等等我啊!”彼得一瘸一拐的跟在身后,几个人搀扶着他,看起来倒是十分的可怜。

    这一场闹剧引得周围的人不住的讨论着,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警卫员驳了彼得父子的面子?

    “那倒也不一定,这威廉少将本来就是个正直的人,所以帮着他也正常。”

    自从彼得父子走了之后,这群人就一直在讨论着,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行了行了,大家都散了吧。”警卫员见大家议论纷纷,便赶紧劝解道。

    毕竟这群人已经聚集在这里这么久了,事情已经闹得很大了。

    见警卫员这么说,大家便赶紧散开了。

    萧辰双手抱在胸前,看着这群人慢慢的散开来,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群人总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样子,所有人都是这么趋炎附势。

    “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啊,事情闹的这么大。”警卫员见人都走了,警卫员赶紧冲着萧辰说道。

    毕竟萧辰今天是受了委屈的人,所以该道的歉还是要道的。

    “没事,反正我也没受伤,你们去忙吧,不用管我。”萧辰顺势从边上拿起一杯酒,便离开了。

    警卫员见事情已经解决了,便也就离开了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事情虽然是解决了,还有人的心里过意不去。

    因为刚刚在宴会上,警卫员让彼得父子受到了奇耻大辱,两个人愤愤不平。

    刚刚冲出了宴会的大门,彼得的父亲气喘吁吁的扶着身边的栏杆。

    不知道是因为刚刚跑的太急了,还是因为心里的怒火一时间难以平复,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浑身起伏着,喘着粗气。

    彼得过了一会便也跟了上来。

    “爸,难道就这么放过了这个家伙吗!”彼得此时的脸还是肿的,说起话来愣是像个猪头。

    “你闭嘴!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样子,丢人丢到家了!”彼得的父亲冲着身边半猫着腰,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愣是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的彼得吼道。

    但是又因为害怕被别人给听见了,吼完之后还看了看身边有没有人,贼头贼脑的。

    彼得本来心里就不好受,现在又被自己的父亲给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心里更是堵得慌,把牙咬得“咯吱咯吱”的响。

    过了好一会,彼得的父亲这才缓过来一点,气息也略微平稳了下来。

    使劲的捶了一下栏杆。

    “啊!”因为刚刚被萧辰使劲的抓着手臂,现在这么一打,一下子疼痛就涌了上来。

    看起来甚是滑稽。

    彼得看在眼里,也不敢说什么。

    “爸…那我们难道就这么放了他?”彼得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可能?放了他?哼。”

    彼得的父亲眼睛盯着远处,被迎面的路灯照的眼睛里反射出一阵阵可怖的光芒,似乎心里正在想着什么可怕的阴谋一般。

    过了一会,彼得的父亲掏出了手机,按着几个键。

    “喂。”

    “老大。”

    “现在赶紧安排人来我这,多安排些人手。”

    “对了,记得派杀手来。”

    “是,老大。”

    说完,对方便挂了电话。

    就在手机挂断,屏幕亮了的一瞬间,明显从彼得父亲的脸上看见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带着一种莫名的期待感,好像即将有什么好戏要上演了一般的。

    彼得见父亲都安排好了,便也就放下心来了。

    不一会,便从门口走进来了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这群人一个个看起来凶神恶煞,脖子上都带着一种奇怪的纹身。

    走到了彼得父子的身边,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排列成了两排。

    “老大,人已经来了,什么时候行动?”

    其中一个为首的站出来问道。

    一阵沉默之后,彼得的父亲幽幽的说道,“等等,不急。”

    其实就是为了等着宴会结束,毕竟这么大的宴会,要是在宴会上面出了什么差错的话,想必事情可就难以解决了。

    这段时间的等待里,似乎时间过得特别的漫长,不过这段等待的时间,也让彼得的父亲感觉到了莫名的兴奋,似乎即将就能看着萧辰死在自己的面前一样。

    让人格外紧张,高兴。

    “我可是等不及要看看那个趾高气昂的家伙跪在我们面前求饶的样子了。”彼得对父亲默默的说道。

    宴会外面集结了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人,看起来气势浩浩荡荡的,格外的扎眼。

    只要是看见了的人,都会小声的议论几句。

    不过彼得父子两个也不担心别人看见,毕竟这是宴会之外,最好所有的人都能看见萧辰死在这里的样子。

    而此时的萧辰,在宴会之中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不过看着从 宴会外面来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些什么,萧辰也感觉到了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且自从彼得父子两个刚刚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难道真的是走了?

    萧辰手里握着刚刚拿的一杯酒,轻轻的放在了边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