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暗伤

    威廉将军下来之后,众人全都迎风而上,谦卑的与其喝着酒,威廉将军也就都和响应他的请帖,而来这里参加宴会的贵客们。

    其实这些人威廉将军根本就不屑一顾,但是无奈何众人拾柴火焰高,就算自己动用海贸街上最大的势力,然后把他们都技压一筹,他们也没办法,可是一旦实行了,可能自己的地位也就成了光杆司令了,倒不如两全其美,大家一起作乐。

    在这些老一辈的人相互敬酒,谈聊人生的时候,却有这么几个小少爷已经是咬牙切齿,怒火中烧了。

    “艾伦哥,这怎么回事?”一名少爷将一旁的妖冶但不是妍丽的女人推开了,点上一根烟问道。

    被自己的伙伴喊了一声,艾伦却并没有急着回应,眼神死死的盯着跟随萧辰上去的卡莱尔,咬牙说道:“你瞎了?”

    那名少爷被吓得不敢说话了,悻悻的缩回了两个妹子的怀抱当中。

    这时刚刚分析了一波,在几人中算是有一些威信的少爷说道:“我看,那小子是利用威廉的身份,然后强制挟持大哥的女人的吧?”

    余下几人全都点头附和,嘴里不断的发出“嗯嗯”“对对对”的声音。

    “奶奶的,这小王八蛋活得不耐烦了吧?”艾伦少爷带着极大的怒意说道。

    几人正在议论呢,这时二楼上面的落地玻璃上面映出了卡莱尔的身影,艾伦少爷立马转怒微笑,给了卡莱尔一个非常讨喜的笑容,但是这在卡莱尔眼中却是极其厌恶的。

    正说艾伦卖笑呢,萧辰站在了卡莱尔的身后,艾伦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萧辰带着极其藐视的眼神,和卡莱尔碰了一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二人便留给了他一个清凉的背影,进了屋子的深处。

    艾伦叫嚣道:“妈的,这臭小子,不用等彼得父子那两个没用的废物了,一会儿宴会结束直接把他给我干掉。”

    “哥,稍安勿躁,这里是威廉的府邸,咱们不能动粗,要是失了分寸,咱们几个烂命一条也就无所谓了,可是咱们的家族呢,家族要是废了,咱们不就彻底的废了吗,留住家族,威廉也不管对我们怎么样!”那名懂点知识的少爷,赶忙搭台阶,他其实根本不管艾伦的死活,你家族怎么样关我屁事。你现在要是动手了,威廉保不准趁着这个机会把他们几人这种危害社会的毒瘤一同拔出呢,自己的家族在海贸街上面,并不能称得上是上牌面的,得先明哲自保,这才是王道。

    “难不成艾伦哥,就这么被侮辱了?”一名少爷很是气愤。

    “诶,都告诉你们了,别着急嘛,听说华夏人只懂得死板,不像我们懂得优雅之道,只要艾伦哥稍微下点功夫,随随便便就能把卡莱尔给抢过来,况且刚刚卡莱尔不是都答应了艾伦少爷的请求了吗,是吧?”那名少爷不否定,但是很巧妙的便讲话题引开了。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个叫萧辰等我把卡莱尔拿下了,倒时候守着卡莱尔的眼睛,把萧辰大卸八块,让她看看,什么才叫做男人。”艾伦少爷倒了满满一杯酒,喝了一半,随后便将剩余的酒全都泼向了那几位本就身着半透明衣服的女人身上。

    一时间有几个女人居然全都露出了点,大惊失色,但是却没人敢叫唤半声,全都是捂住了自己被泼湿的衣服,妩媚的躺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的怀里,撒着娇,勾引着这几位的心火。

    艾伦少爷没时间看她们的做作姿态,站起身来,先行走了出去,那几位少爷见到无趣了,在看外面一眼,已经将近黄昏了,左拥右抱上了自己的富贵豪车,在车上就已经开始揉捏两旁的娇女。看这架势,应该是要趁着酒劲大肆放纵一番了。

    他们的离去,并没给这里的人造成任何的创伤,根本没有人在意,更何况现在正在二楼侃侃而谈的一男一女。

    “你这么狠,你就不怕他们报复你?”萧辰玩味的看着坐在面前的女人,一脸的调戏模样。

    对面的卡莱尔,撇了撇嘴,半躺在真皮沙发上面无所谓的说道:“我害怕?算了吧,你该担心你自己!”

    “我有什么担心的,彼得父子那么大的势力都扳不倒我,还怕这几个跳梁小丑?”萧辰将双脚搭在昂贵的古红木桌子上面,手里把玩着一个餐具叉。

    “你不知道他们追我?”卡莱尔不敢相信的说道。

    “知道啊。”萧辰道。

    “那你还不跑,刚刚彼得是因为威廉将军护着你,彼得的名声在海贸街本来就不好,所以所有人都并没有出手相劝。但是艾伦可不一样,他可是有几位酒肉朋友,别看是酒场上的生意,但都是平日里混迹街头的兄弟,他们其中有一个人吃了瘪,其他几大家族全都会多多少少,明面暗地的给一些帮助。这可是两个概念!”卡莱尔义愤填膺的说道,越说越着急,这个萧辰是真的有实力或者势力吗,如果真的事情闹大,以她对威廉将军的理解,肯定不会出手相助,而是会选择明面上阻挠一番,但是暗地里面却给那些人送些金银细软,恳请不要波及到自身的利益。

    “你还想和我打赌?”萧辰仿佛又是听了一段故事,不屑一顾的说道。

    “爱死不死。”卡莱尔气愤,转身下楼。

    他下楼的时候,自己的管家正在楼梯下面等待着自己,因为是佣人,也因为没有获得威廉将军的准许,所以他只能站在下面等着自己的主子,没有任何资格踏上一步这个通往专属身份才能进去的地方。

    卡莱尔望向大厅,此时所有人都已经开始迈步朝外走去,聚会散了。

    威廉将军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将他们一一送走。

    卡莱尔看了一眼管家,回头看萧辰,萧辰此时还坐在椅子上面,姿势没有动一分一毫,卡莱尔不知道从哪生出来的闷气,转身下楼,给了萧辰一个娇小可爱的背影。

    但他却没见到,萧辰藏在背后的手,正在滴答滴答的滴着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