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压制伤势

    “与星辰种子内地争斗的时候引起的后伤?”

    萧辰嘟囔了一句,有些诧异,当时被独地仙打伤,趁着体内虚弱,随后暗藏在深处的星辰种子居然想要反客为主,占领自己的身体,不过好在身体是自己的,星辰种子吸收了地仙丹,令自己的身体也恢复了,意识与星辰种子的内力相互争斗,阴阳两面,互不融洽。

    不过好在后来凭借着一点尚存的顽强,还算是将它镇压下去了,怎么过了这么长时间才引起内伤?

    “地仙丹对了,地仙丹!”萧辰喃喃自语。

    摸了摸自己怀里,果然里面还存有一个包裹,地仙丹的强大,炼丹炉的磅礴灵力,星辰种子的霸道,这么多东西一齐泵入自己的身体,想必多多少少还是会造成一点伤害的。

    时不待人,出了问题,必然是要先行解决掉,萧辰将自己外面的这一层大衣脱掉,将自己手上的血全都擦拭掉了,再看手心,果不其然已经出现了一道小伤口,虽然不大,但是滴水石穿,小河成海,小伤不除必然成为大患。

    站起身来,走向门口,望向下面的时候,外面的人已经七七八八的都走散了,进入眼中的情况的时候,就剩下卡莱尔与威廉将军打了个招呼,便愤愤的盯了自己一眼,自行走掉了。

    威廉将军见到萧辰出来了,连忙上去。萧辰下楼。

    二人碰面,威廉将军说道:“卡莱尔似乎对你印象不错。”

    “嗯,不管她了。”萧辰微笑示意。

    威廉将军有些懵,开口说道:“这话怎么说?”

    “我这里有些事情,耽搁不得,先走了。”萧辰说完这句话便走下去了,威廉将军欲送行,萧辰这时转身,再次开口问道:“这地方最僻静的地方在哪?就比如说荒无人烟的森林。”

    “东面,要不要派人送你过去?”威廉将军很是上道,不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能理解出来萧辰此时如同燃眉之急。

    “也行。”萧辰开口说道,随后自行下楼。

    威廉将军紧随其后,朝一直跟在自己身后面的参谋员交代说去寻觅一辆车,随后给他带到密也森林。参谋员点头示意,不敢拖沓,急忙跑步过去,将基地中仅次于将军的车辆开了过来,亲自护送。

    萧辰上了车之后,穿过了密集的人群,万丈平楼,车子行驶了大概十多分钟,很快,快到无视法律。

    萧辰在床上的时候用自己的内力狠狠地镇压手中的伤口,这才坚挺了过来,若是将他的手掰开了,依然能够看到里面的晕红。

    “萧中将,到了。”参谋员下车开门。

    萧辰点了点头,看向森林,森林是两边倒的,中央有一条宽敞的大路,高大的树木已经将这条路狠狠地遮掩住了,虽然凉爽,但若是晚上独步行走,还是有些恐怖的。

    “帮我谢谢威廉将军。”萧辰交代了一句,随后只见参谋员点头上车,自行走掉了,不敢多做停留。

    萧辰回头径直步入森林深处,又穿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才算是缓了步伐,前方有一处山洞,侧耳聆听,似乎没有任何人烟或者鸟兽的打扰,山洞旁有一棵参天大树,碧绿聪慧,枝干粗壮。

    萧辰细细观摩了一番之后,手中灵力转动,直接打向了树木,只见树根已然开始微微耸动,随机即将倒塌,却只是一个幌子一般,似动似不动。萧辰依然抬着手,随后踏步入洞,刚进洞中的一刻,外面的大树猛然倒塌,竟直接挡住了洞口。

    洞中立刻陷入黑暗当中,纵使萧辰万般能耐,这从天堂坠入地狱的一瞬间,而且身后还带着瞬间的风声,这一下子的瞬间给萧辰的心里弥漫了一刹那的恐惧感,随后闭眼,沉思一刻钟之后,睁眼,眼前的情况已经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了,比刚才要明亮了许多,袖口再次挥动。

    这一次,洞里面的碎石被挤击打了一下,随即燃烧起熊熊的火焰,搪塞了整个山洞两旁。

    萧辰转身从不知名的大树上面,取了一根树枝,随后往地下一插,只见本是普普通通的树枝此时充满了灵气,整个洞口隐隐约约间都长满了藤蔓,但肉眼却不能观看的到。

    在转身,在洞里面寻了几块石头,围成了一个圆圈,里面都是一些颗粒和小块的碎石,萧辰望着这些普普通通的石头,吸了一口气,敛了敛神:“试试!”

    这是他第一次试验这种荒谬的事情,单手发力,将一枚地仙丹丢了进去,一刹那地仙丹的灵力直接被散发出来,整个山洞似乎都被这一下给震慑到了,萧辰赶忙缓住身形,将体内灵力全都聚集在双手手心处,凝聚着地仙丹的豪迈且霸道蛮横的灵力,想要将它们凝聚在火焰中,灵化之后,便可吸收,想来星辰种子也是又傻又痴,竟然不懂用炼丹炉中的灵力来幻化地仙丹,竟然直接吃了,得亏自己的体力还算是能抗,不然可能会直接承受不住这等磅礴的力量,直接身爆而亡。

    萧辰手中灵力愈来愈猛,刚刚那一刻间散发去周围的地仙丹灵力,也慢慢的凝聚了过来,脸上此刻渗出了星星点点的汗水,可想而知若是借用炼丹炉来幻化灵力,以萧辰此时的实力,简而意之。可耐不住没有这条件啊,现场取材,只得利用自身的灵力来支撑炼化。

    约摸着过了半旬的时光了,萧辰右手下面的血迹已经是滴成了一摊血水,这一切似乎萧辰并没有在意,不对,应该说好想他并没有发现一般,全心全意的盯着浮在火焰中心,一枚暗金色的丹药。

    在过了半旬时日,丹药的灵力萧辰此时已经感觉到幻化的虚无缥缈了,左手加力,右手收力,由肉眼可见的速度,丹药缓缓地飞向了萧辰的右手手心,刚刚碰触到,丹药便直接化为尘土,散在了空中,抬手观瞧,只见右手上面的裂痕已经缓慢的愈合了,只是蹊跷的是,愈合到三分之一便停住了。

    “还得更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