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炼制丹药

    再次丢进去一颗,这次似乎是有了上次的经验,凝聚的力量更加的强大了,镇压地仙丹的实力更加雄厚,再次过了半旬时日,地仙丹即可化为暗金色,萧辰再次施展上一次的办法,左手加力,右手放力,已经被萧辰炼化到极点的地仙丹缓缓地漂浮向了右手掌心。

    地仙丹即将触碰掌心之处,萧辰面露笑意。

    “砰!”

    忽然间,地仙丹爆裂开来,一刹那之间萧辰立马反应过来,刀光剑影中立刻施展灵力,将自己的右手护住,但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忽然之间的爆破还是给他震飞了,山洞只有十米宽,萧辰竟然直接被推到了墙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人形印迹,口中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淤血在地上凝聚,抬手观望,发现刚刚愈合的裂缝,此时竟然又一次裂开了,血流不再是如同雨滴一般了,而是江河湖泊一样,开始往下一直流淌。

    “星辰种子!”萧辰径自怒喝一声,果不其然,星辰种子被刚刚吸收的灵力唤醒了。

    只见萧辰忍着剧痛,在山洞中手舞足蹈了起来,右手不顾疼痛,一次又一次的捶着墙壁,不知为何,但他似乎沉醉其中。

    锤了约莫十多分钟的时光,萧辰缓缓停下,此时山洞已经被他毁坏的不成样子了,拳印,灵力的刀锋,掉落的石块,散落在这个此时已经变得狭隘的山洞中央。

    “你想出来是吧,那大家就一起死,你要是稳一点,我自愈,你也吸收,到时候会有用的找你的时候!”萧辰独自低估,似乎在和谁商量,随后只见剧痛的萧辰,缓下了身体。

    抚摸着自己的太阳穴,刚刚星辰种子趁着自己的虚弱状态,竟然还想要霸占自己的身体,亏了刚才地仙丹的爆破,才使得星辰种子昏迷了一刻,自残才能将他真正的镇压下去,就跟懒驴上磨,不进反退,不打他不行,虽然这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孬种事情。

    敛了敛自己的神色,萧辰站起身来,总算是镇压住星辰种子了,再次将所有的东西利用自身的灵力整理了一遍,才算是缓了神色,从山洞口的枝叶看向外面,发现外面烈日高升,心下默念“过了一天了啊!”

    打理了一下身上的尘土,再次盘了一处圆形的石头,随机生火,出现了一道道的灵力,这次萧辰真正的有了经验,先是将火焰圈了起来,随后待到灵力磅礴到能够达到独地仙的地仙宫里面的奇艺炼丹炉的三分之一的时候,将一枚地仙丹丢了进去。

    萧辰便盘坐在面前,一道道的灵力,很是娴熟,半旬已过,外面响起了蝉鸣的声音,已然是步入了夜晚之中。

    而丹药却已然是修炼的当了,将丹药缓缓地输送到了自己的手心当中,这次星辰种子没有出来捣乱,萧辰也没有做任何的防御或者是抵御星辰种子这个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的定时炸弹。

    手心中的伤口缓缓地愈合,达到了最开始的境界,三分之一。

    萧辰再次望向了熊熊火焰燃烧的地方,发现里面的火焰此时正熊熊燃烧着“难不成,有了地仙丹的灵力,居然能够促进自然生物?”

    随机想必也是,自己的幻化物虽然是龙,但是前不久遇到的独地仙是雷电,实力强悍到可以改变时间的自然气候,上次自己出来地仙宫的时候,回头望去,发现地仙宫上方居然直接被劈的落花流水,甚至好几只猛兽都逃不过自然的袭击,全都化为了尘埃。

    萧辰这次想要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是多少,将两枚一齐丢了进去。

    随机有些恐慌,害怕自己做的灵力的防护不够雄厚,但是接下来发生的情况证明了萧辰是在杞人忧天,发现两枚地仙丹不但没有任何的爆炸的意图,反而是在里面汇聚成了阴阳太极的阵仗,在火焰当中缓缓地旋转着。

    这次也是半旬,此时夜半更深,外面却没有任何一声猛兽捕猎的声音,萧辰不以为然,定是被地仙丹磅礴的灵力给吓得不敢出来半刻。

    时机成熟,将地仙丹再次转移到自己的手心处,待到两枚地仙丹化为尘土的时候,萧辰发现手中的裂痕已经愈合了。

    看着自己包裹里面还剩下四枚地仙丹,萧辰索性直接全都丢进去,自己也好达到地仙初级顶峰的状态,看看是否能够触摸到瓶颈。

    这次的炼丹比以前要顺畅了许多,过了一旬多的时日,萧辰这次没有将地仙丹冲向自己的手心处,而是缓缓地将四枚地仙丹全都注入到自己的太阳穴里面。

    随机发现体内浑厚的灵力似乎都将要溢出,却有些难受,就害怕这是星辰种子不懂世故的冲出来直接霸占自己的身体,再去为非作歹,索性星辰种子没有这个兴趣,倒是安分了几分。

    站起身来,他已经在这个地方呆呆的盘做了两天了,此时不仅内伤突破,体内还存有磅礴的灵力,更是蛮横霸道。

    单手挥出,大树居然直接被打飞了,萧辰不自然的有些惊愕,难不成地仙初级巅峰这么厉害吗?

    踱步走出,外面此时旭日东升,上午的时分,马上将要步入中午了。

    缓步走向了大道,前几日有些目标,但此时居然不知道要如何是好,自己现在要去哪?

    又或者.

    “救命啊!”

    萧辰正走着呢,忽然之间听到了一声凌厉的女子声音,很是匆忙,似乎有些焦躁,但是里面夹杂充满了深深地恐惧。

    萧辰不是爱管闲事的,并未理会,只是自己走自己的,正欲走上大道,那女子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了,这一次似乎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大声呼喊着“救命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