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联手筹划

    月台阁。

    “长老,逍遥宫弟子求见。”一种身穿道袍的年轻秀美的弟子在大殿里面躬身说道。

    正坐在大殿偏侧与其余长老一齐对弈手谈的月台阁大长老,微微皱眉,开口说道:“所来何事?”

    “不知,那人只说应了逍遥长老之命前来拜见,只道是亲口对您讲。”那名弟子作揖,语气恭悲。

    大长老蹙眉,逍遥宫这是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上次跟随逍遥长老进了地仙宫,没有求得半点仙缘不说,反而是连累了月台阁的两名道旁颇浅的弟子,没能逃出来,命丧黄泉。摄于逍遥宫的强大后台以及雄厚的势力,也没敢怎么做声张,只得将此事压了下来。后来逍遥宫又派人独占昆仑山路口,这更是变得令人捉摸不透了,逍遥宫向来以高傲据称,从来不会做什么看门狗一类的事情,这次怎么如此积极?

    本来与他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干戈了,现在怎么又匆忙突兀的前来商议事情。

    无事不登三宝殿,大长老也只得微微叹息,下了一颗棋子,开口说道:“唤他进来。”

    “是。”那名弟子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坐在大长老对面的一名老者亦然也是月台阁里面道行颇深的长者,大长老能看出来的事情,作为仅次于其也被月台阁弟子们一声声尊称的刘长老,自然也是能够观察得到,看着现在的棋局,开口说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大长老嗯了一声,抿了一口旁边放着的茶,茶叶是由昆仑山百年节枝千年开花万年结果的一颗领书上面采下来的灵叶,这树叶灵性并不仅仅只有茶味香美而已,最主要的是它观天察地,若是将有大事发生,并且饮茶的人道行悟性能够搬上台面的话,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它其中的道的。

    大长老刚把茶杯放下,旁边端茶倒水的小童正欲续茶,忽然之间却惊呼“茶叶在动。”

    两位长老齐齐观摩过去,皆是惊呼一声不得了,随后对外号称媲美神仙的刘长老,惊讶道:“茶色本赤,如今更朱,天人移道,茶命关乎人命。大吉亦大凶,定数乾坤中!”

    大长老听得出他话中的意思,询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顺其自然,明哲自保!天命如此,万不可改命才是。”刘长老捻了一下留了三十年,却还是不过半乍长的山羊胡子,观了一下正在下着的棋局当中的形式,随机爽朗大笑。

    “逍遥小辈赵玉平拜见二位长老。”进来的人自爆了名号之后拱拳作揖,微微躬身。

    “赵玉平?到了神王境了吗?”大长老继续对弈坐隐,并未抬头看向对方,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收了礼仪。

    “承蒙大长老关爱,三日前刚刚突破!”那名弟子说道,随后脸上还浮现出了意思的骄傲,这种事是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夜以继日的修炼得来的,并没有任何道理来藏着掖着,并且从小入了逍遥宫,修了道,从小待得环境就告诉他,该出头露面的时候,绝不拘束不定。

    大长老笑而不语。

    坐在对面的刘长老偷瞄了一眼大长老,大长老此时已经是耄耋之年了,却也是一直在神王境地界停留了长达十年的深度,为了突破这种外人有求之而不得的境界,甚至还独自闭关修炼了长达六七年的时间,最后也还是没能参悟的透,不了了之了。

    而刚刚突破神王境的赵玉平也才不过只是年逾半百,已然是早早地超过了当年大长老突破神王境之后的跋扈姿态,这一下子搞得大长老自然是有些过意不去了。

    同样身为神王境强者的刘长老开口给了台阶,诧异的说道:“逍遥宫所来何事啊?”

    “实不相瞒,我等在昆仑山外界安插的人手回来禀报,大家的共同敌人萧辰依然是回来了,他当时并不知去了何处,又参悟了什么道行。但却屡屡折煞我们昆仑山的太平盛面,逍遥长老特派弟子前来拜见,另外三国的大小君主此时正坐在逍遥宫的恻殿里面饮茶手谈,商议密事,只等大长老大驾光临。”那名弟子毕恭毕敬的开口说道,虽然现在的实力可以说是与月台阁的大长老站在了同一个阶层,但是“道”最是遵循规矩二字了。

    除非你给脸不要脸。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随后便到。”大长老继续落棋,似乎是刚刚不由得生出来的不满情绪还没有化解的掉。

    “逍遥长老特意嘱咐我,一定要亲自护送您过去。”赵玉平周围瞬感寒冷,字意虽是恭敬地,但是由他的嘴里面说出来,却是有些威吓恐吓的意思。

    大长老一时间直接浑身迸发出强烈的金色气息,并没有任何攻击的意图,但是将自己身边的小童直接震的倒退了十余步。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刘长老看得出来二人的暗度陈仓,心下不免有些对大长老无奈,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指不定哪天就哀嚎一声便入了黄土,怎么还跟差你这么多岁数的小辈较劲呢。

    再次开口和解,说道:“那个,小兄弟啊,您先出去等候片刻,待大长老更衣,去见逍遥长老,自然是要穿的体面一些,平日里穿的朴素烂衫是拿不上台面的,这也是顾忌了逍遥宫的脸面不是。”

    赵玉平野笑一下,随后踏步而走,刚刚转身,脸上便充满了豆大汗珠。

    也许这一次的教训,会给他很大的教育帮助,这可比那些藏卷著录上面的帮助要好使的多。

    “哼,不懂礼数,逍遥宫怎么出了个这么个狂妄小辈!”大长老站起身来,径自绕过屏风,朝着后面的卧房去了。

    留下刘长老叹息一声,顿感有些黔驴技穷,自己从入了月台阁开始,便一直跟大长老休戚相关,这老头的性格古怪的很,平日里很要强,但是有时为了月台阁的未来大计,便也是甘愿低头。

    萧辰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