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上门拜会

    待到更衣穿戴完毕之后,大长老一点好脸色也没给他,板着个脸便随着他进来了,就在刚刚进门的时候,那几名逍遥宫看门弟子差点惹得这位神王境的高手出手将他们打至粉身碎骨的状态。不过好在他的身边有刘长老这位头脑清醒的智者,纵使大长老再怎么无理取闹,跟个刚刚过门的小媳妇一般,他还是有办法搭好台阶,把他们全都推下来的。

    最后也没无事生非,出现什么令大家都不愉快的事情。

    “月台阁大长老已至。”来了一位逍遥宫弟子进来大殿禀报。

    正坐在上垂手位置,威严耸立的逍遥长老立马面如桃花,高兴道:“快快请进。”

    逍遥宫弟子诶了一声,随机急色匆匆不敢耽误,转身去请来访的贵客,作为逍遥宫内部的人,他自然也是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也是知道这些天来逍遥宫全体群众一直都在蓄势待发,将要迎接什么的到来。

    哪敢耽误半分,只是一口茶的功夫,月台阁大长老便迈步走进了大殿。

    一进大殿,月台阁大长老心下不免有些诧异,这逍遥宫这是要动真格的了啊,上次集体进入地仙宫都是请他到的偏殿商议等候夜族,怎的今日在主殿摆下如此阵仗。

    这一位位坐在左右两旁的强者他不是不认识,南晋的冯炳天冯国王,西蛮的嗤蛤首领以及北境的一位女者,统领北境长达十年之余的陈雨歌。

    光是这几位强者就已经是能够震慑了整个大殿以及逍遥宫了,别说他们背后站着的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以及他们国家的二把手了。

    大长老稳了一下心神,拱手作揖,打招呼:“逍遥长老近来可好。”

    “好好好,快快请坐,快快请坐。”逍遥长老兴高采烈,就要从座椅上面做起来了,打算亲自为其移椅入座。

    大长老自然也是打着哈哈,嘴里忙说着客气话,随后自己先行坐下了,身后的刘长老很懂规矩,帮他把椅子拉了一下,待到自家大长老入座之后,自己在后面半丈左右的距离的地方,觅了一个地方坐下。

    逍遥长老看着满屋子的强者,嘴里的高兴意图已然是藏不住了,常年咳嗽的病态似乎也在此时已经是精神焕发,烟消云散了。嘴中已经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高兴之意难以隐藏。

    最是凶蛮且性子最急的西蛮首领嗤蛤不耐烦了,拱了一下手,发出了如雷的声音说道:“不知东海逍遥宫这么着急请我们来干什么?”

    要知道,这位身高马大,体态如雄狮的首领,可是正在自己的洗纱帐里面与两位秀色可餐,妍丽腴美的美人患难风雨呢,正说进行到最要紧的关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不识趣的声音,本来打算从白天一直战斗到第二日清晨呢,怎的就被直接拉起来,赶奔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会议了呢。

    “是啊,不知叫我们着急忙慌的来到这里要商议何事?”

    与西蛮部落嗤蛤首领有着同样爱好的北境女王陈雨歌,虽然早已是年过半百,本应是两鬓斑白脸上的鱼尾纹应该渐渐的显露出来才是,但她的样貌却是如同还未破瓜的清纯闺家女子一般,一张鸭蛋儿脸秀色可餐,尤其是那一双似乎能够吸引人犯下罪孽的秋水眸子,一瞥一笑间已然是已经将没有支撑力的小年轻们,迷昏了头脑。

    就在刚才北境女王陈雨歌独身进来的时候,那几名看门弟子以及途径这一行队伍的时候定力并不是很坚强的弟子,看到她纤腴得中的身材,这也就不算什么了,他还穿着暴露,有一个胸脯上面单薄朴素紧身衣,已然是破碎了一半,似乎是刚刚经历了一番大战一样,似乎这个女强者还处于弱势。

    见到此番场景,逍遥宫的弟子不知怎么的自己修炼多年的内力突然还是焦躁起来,越是克制,越是将要造成阴阳分割的局面,有几名弟子甚至只是瞧了一眼,便直接吐血身亡了。

    南晋国王冯炳天没有说话,他在这里面算是个打酱油的,说是强国,上面有东海逍遥宫压制,若是想要说是弱者,但下面又有北境西蛮两个不成器的君主垫底。

    这种情况是最难受的,不论是实力还是势力南晋都比不上东海逍遥宫,除非人家肯低头见你,不然的话你连攀高枝的机会都没有。但要是与这两位行为古怪,如同魑魅魍魉一般的怪人共舞的话,别说冯炳天本人说不过去,就连一直都遵循修行古老天道的南晋子民也是极其不情愿的。

    刘长老早就在先来的时候就已经暗示大长老了,所以月台阁的最高统治者大长老也没开口发问。

    坐在一条长形桌子正中央的逍遥长老,听到二人发问,又是哈哈大笑,随后缓了缓神,反问道:“但不知,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萧辰这号人吧?就算没有见过,也多多少少的听说过吧?”

    “知道。”几人都小声应道,点头附和。

    一提到萧辰,这几人的脸上各有千秋,嗤蛤与陈雨歌两名怪人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神情变化,因为他们与萧辰并没有打过任何的交道,只是同自己的手下坐隐的时候听到过这么一号人,说是让月台阁与南晋极其的威慑。

    二人齐齐看向了冯炳天,只见冯炳天现在面露凶狠意图,咬牙切齿不知说什么是好,上次萧辰突然“登门拜访”,不仅致使自家强者陨落数名,也致使南晋的威名在昆仑山瓦崩离析,自那以后南晋便关门不在欢迎任何人,众多子民全都在努力修炼天道,不说再怎么出去嚣张跋扈,只求自保了才好。

    逍遥长老打量了一番冯炳天脸上的怒容,心下难免有些开心,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但是看到月台阁的时候,却有些诧异了。月台阁大长老的脸上有些阴晴不定,若是问在座的各位谁与萧辰打交道打的最多,那自然属于月台阁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