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丹道

    一位在学校里面知名度不逊色与校长大人的富家公子爷,拎着大包小裹来到了课堂里面。

    课堂此时星星点点的已经有几位带着厚度眼睛的青男俊女们自习起来了,还有一些慕名夏雪凝的美貌,却“打”不过杨子龙的膏粱子弟,也追随着自己的良家少女来做伴读书童。

    更有数位学艺不精,听到这次课堂会有几名老教授齐聚会堂,大放光彩,有些是为了能够从里面学到一些东西,好让自己突破那困扰心智已久的瓶颈,再有一些纯属就是为了凑热闹,听得懂也就记下来,听不懂便是左耳进右耳出。

    夏雪凝看着杨子龙拎着一大堆奢侈品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不免得有些无语。

    除了杨子龙有这胆量与魄力,谁还能做出如此举动?

    纵使名花韵柳,俗客不敢触及。

    那些花花公子们,纵使有贼心也没那贼胆,有贼胆也没那贼能力。实在是夏雪凝的光芒太过强盛了,这些自诩凡夫俗子的公子哥儿们倒是不敢触及半分,只敢远远的观望,好歹给自己留个念想。

    “嘿嘿,雪凝,看我给你买的一大堆衣服。”

    在私底下称呼夏大美女,但是在公共场合却是也懂得分寸,知道这样称呼会有失礼仪,不说别的,再怎么的也不能丢了自己老爹的名声啊。

    夏雪凝脸瞥一眼的功夫都不想拿出来,只是死死的盯着桌面上的电脑,表情阴晴不定,似乎是有些小肚鸡肠的作态,很是憋屈与恼火。

    资料都是到了夏雪凝这里,一是出于自己的一点小心思,想要偷偷的参考一下众家百态,好让自己的造诣更上一层楼。二是校方领导明文规定需要这么做,只是因为上次出了一次大事,因为需要传经教书的教授的手稿提纲给不翼而飞了,助教这边那时又没有明确规定需要备份,所以才闹出了这么一个荒谬的事情。

    杨子龙将自说自话很是无趣,也就将那些名牌衣服全都舍弃到一旁,随后便看了一眼夏雪凝的电脑。

    一份讲课资料,平常的格式,平常的文字,平常的标准。

    但是杨子龙仔细一研磨,却是有些说不上来的意味,里面是讲炼丹的。

    医务人员成天从鬼门关的外面拉人,成天与死人打交道,自然是不信鬼神一说,但是里面却说得头头是道,若说是假,那便有些盖棺定论了,若说是真,普天之下难道还有所谓的炼丹长寿羽化飞仙的道家存在吗?

    杨子龙随说有些张扬纨绔了,但是能成为海外的高材生,从而被人高价聘请过来教学,自然也是有一些自己的手段的。

    里面所提及的事情,他曾经偶然之间读过这种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书籍,见到里面的描写,他隐约间也是产生了一丝丝的共鸣。

    “五脏齐损,六腑致虚;阳盛阴亏,水不制火;煎熬肺金。嗽谈失血,盗汗骨蒸;烦渴形悴,腰膝酸软,遗精便浊等症需使用“黄柏加味丸”方可医治妥当。”

    下面又写了两三方不同疾病需要用什么药丸来医治的方子,但是全都没写丹药的制作方法,只是在末尾写道:世间疑难杂症,是药三分奇毒;莫要听信谗言,试药万分谨慎。

    “啧啧啧。”杨子龙不禁有些咂舌了,这小子难不成还真有两把刷子?

    萧辰。

    见到他的著述人上面写着萧辰二字。

    杨子龙点点头,想要一会儿试试他的水的深浅,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在装逼。

    要说研读古言古语就能让人费上一些时日了,那就更别提这些耗费了半生甚至一生来撰写一本盛世传奇的嘉誉名作,更是难以让人参悟的透。

    怪不得萧辰说自己的资料是阳春白雪,然后说成天只会研读现代医药学的夏雪凝是下里巴人,这一次杨子龙似乎是有些认同萧辰的一些观点了,毕竟这里面的精力实在是耗费了太多了,平凡人根本就难以钻研的透。

    正当非常记仇小肚鸡肠的夏雪凝欲要赶走杨子龙的时候,老教授们进来了。

    全体学生全部噤声肃穆,不敢再多做言语了。

    静待五六位通书达礼洞晓万物的教授们坐在了最前排的也是最中心的位置之后,一名老教授向后望去,正是夏雪凝的地方。

    夏雪凝微笑示意,老教授还礼,随后眼神却飘向了她的后方。

    夏雪凝有些不懂,随后转身瞧去,却发现了此时此刻占据了她整片脑海的一个恶毒人物。

    萧辰!

    只见萧辰对着老教授点头示意,随后将自己手中的资料对着夏雪凝摆了一下,便自行下去,上了讲台。

    夏雪凝哼了一声。

    该来的总算是要来了,今天我倒是要瞧瞧你的城府到底是有多深,造诣到底是不是在我等之上!

    杨子龙刚刚还打算见识一下这位名为萧辰的人物,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传奇人物,却见到自己心藏已久,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小美妞很是不爽,便将刚刚脑子里面的无语想法全都抛之脑后,静待萧辰开始表演。

    “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啊,我叫萧辰,嘿嘿,华夏本地人。至于细节,大家也就不用多问了,反正你也不会拉着一大卡车钱送到我家门口,详细资料等我的报告出来了之后,你们就能明白了。反正你们就只用知道我现在是这所学府的一名新任教师就行了。”

    萧辰一番非常具有情商的话语随意的脱口而出,致使大家不管是老教授还是小学生全都是哈哈大笑。

    萧辰很满意现在的效果,至少,自己没有做作姿态。

    “那个,咱们这一堂课,来讲一讲丹药之学。”

    萧辰自行打开了投影仪,将自己的备课资料投影上去。

    随后继续自顾自的讲道:“丹药,自古以来在医学界是争议谬论最多的一个东西,当然了,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是会有辩驳的心理,但是咱们呢,先收一收。”

    “仔细听完这堂课之后,咱们再做辩驳也不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