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学术造假

    萧辰将屏幕打开,然后里面显示出一个炼丹炉的样子,很古朴,不大不小,最重要的是下面似乎正在用某种三D技术做成了燃烧着的火的模型。

    “这个就是炼丹炉,相信我上一句话是一个废话了。让大家看看只是为了让你们长长见识,这个不是咱们这堂课要讲的事情。”萧辰按动手中的遥控器,将投影仪挨个切换。

    “这是陈皮。”

    “鹿茸。”

    “乌拉草”

    萧辰大概介绍了将近二十多珠草药,随后看向课堂上面正在听讲的众人,发现大家的兴致并不是很急昂了。萧辰明白,这种高档学府里面,不仅需要研磨西药,另外千百年来自打神农尝百草开始流传下来的古老的草药,也要仔细的记住。

    因为迄今为止,这么多草药的结合配方,甚至说还没有达到终点,每年都会出现新的方子来医治新的病情,实在是盛大啊。

    萧辰提醒了大家一下,随后打了个响指,示意众人要开始讲重点了。只见萧辰再次转身,切换图片,随后上面出现了一个丹药的模样,而后下面配上了一行小字。

    “五脏齐损,六腑致虚;阳盛阴亏,水不制火”

    制作方法:黄柏,茱萸,牡丹花蕊,茯苓

    萧辰看了一眼,还算是满意,随后看向众人,看看大家都会生成什么迥异诡谲丰富多彩的反应。

    “老师,这个丹药主要是治什么的?”一名好奇的学生举手问道。

    萧辰看了他一看,是个女孩子,带着眼睛,镜片可以说是非常厚了,没个一千度也得大几百了。萧辰咂舌,现代年轻人怎么都学习这么刻苦呢,难道不知道有时间出去好好放松放松,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吗,别老是死读书,拿到社会上,人家又不会和你浪费口舌讲书本上的大道理。

    不过萧辰倒也是挺佩服这个女孩子的,至少她是里面独树一帜的存在,身边虽然没有什么追求者阿谀奉承,但是人家是靠着实力考进来的,这一点属实是自惭形秽了。

    “五脏六腑不舒服,腹泻,还有感冒发烧啊之类的,吃上准好。另外这个丹药最有性价比的地方就是非常容易熬制,并且你们知道吗,丹药放的越久,功效越强大,我听说上次还有人那这枚黄柏加味丸医治了一位断臂之人。很是奇妙。”

    萧辰很认真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在转身看向大家的时候,却发现有那么几个人似乎是置若罔闻。

    那些奔着另外的目的来课堂的纨绔子弟,萧辰肯本就懒得理他们,因为对牛弹琴对自己又没有好处,何必呢。

    可是现在似乎是那几位见多识广的老教授,都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半信半疑的在听他讲课。

    “五脏六腑指的是什么啊。萧老师!”一名尖锐的声音从课堂上方响起来,带着极其不友善的语气,似乎是有些强硬与刁难。

    众人无语,五脏:肝,心,脾,肺,肾;六腑:胃,大小肠,三焦,膀胱,胆吗?

    难道这种简单的问题还要问吗?就算你是花了大价钱,走了不少的旁门左道,拜访了学校里面各层高阶领导,那你总不能连这点知识基础都不具备吗?那在这所学院能钓到妹子才算稀奇呢。

    这里的妹子都是出了名的学霸,另外大家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当然是懂得男女之事了,想要拿钱砸出一片天来,可能在这所学校还真没什么前途了。

    萧辰看向那人,发现并不认识他,但是他旁边的一位女人刚刚相交,怎么可能忘记呢。

    萧辰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够听得出来他话里有话口腹蜜剑的意思,不过看他仪表堂堂但是却有些痴傻了,这种问题都能问得出来?

    萧辰微微一笑,随机讲道:“五脏六腑?你买一颗我的丹药,服用之后,身体里面的哪些部位产生了奇异的变化,那里便是五脏六腑。”

    众人再一次哈哈大笑。

    刚刚那人提出问题的时候所有人都看过去了,都想要看看这是谁啊?

    学霸?不至于吧,五脏六腑都不知道?那不可能,难道是想刁难新来的老师。算了吧,在这里的人都是有些斤两的,虽然知道校领导有几位收黑钱的习惯,学生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学校可不是一般人能来的,举报?算了吧,自己还打算毕业之后找个踏实的工作呢。

    不过这人也太傻了吧?就算校领导收了黑钱聘请了一位年轻有为的“学生”来当老师,那想必这位老师也是有着自己的城府门道的,除非校领导想要成为全校甚至全城的笑柄。

    若是说是学渣?那就更不可能了,这里的学渣甚至都配不上这两个字,他们来这里进学上课,无非就是两点,第一逃离父母,成为一个自由人,不过大多数最后都后悔了。第二钓马子,后者倒是挺多的。

    但是当所有人看向那里的时候,基本上都噤声不敢多说话。

    那人正是他们平日里所敬仰的杨子龙教授。

    同样的年轻有为,同样的破格提升,同样的腹内藏有峥嵘。

    二者对上了,所有人更想看一场好戏,并不像要趟这趟浑水,不明事理的掺和一脚,除非这人偷药的时候被发现了,而后连忙塞进嘴里吃下去,最后变成了脑子有问题的傻*。

    “那么,这个丹药应该怎么炼制,需要一些什么药材做引子,什么药材做辅药?”

    杨子龙教授拿着一支笔,笔下放着一张纸,似乎是想要做笔记,但是脸上却是一些让心看不下去的别扭神情。

    这让坐在一旁的夏雪凝显得有些尴尬,你说你找茬就找茬吧,干哈非得拉上我下水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