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夏长渊的警告

    “这个人不错,手段够狠,实力够强,可以拉过来为我所用。”夏长渊看着擂台上的古伦,目光之中流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但是这时,他却听到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这古伦有啥强的,弱鸡一个罢了。”

    夏长渊疑惑地循声看去,却看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正是萧辰和赵乾。

    萧辰看着赵乾的那一副迷恋的模样,忍不住说:“这古伦也就是运气好,蒙对了排风的腿攻击的方向,不然的话,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而这一句话,正好被走到萧辰这里的古伦给听到了,擂台上的古伦立马就变了脸色,对着萧辰恶狠狠地说:“你是在说我弱吗?”

    萧辰缓缓点头,他实在是搞不懂,这古伦到底是强啥子。以他的眼光来看,古伦那些拳脚,简直就像是三岁小孩一样。

    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萧辰可以一巴掌,就将古伦连同擂台一起拍成齑粉。

    正所谓蝼蚁无法感知大象的想法。

    这个古伦,又怎么能够明白萧辰的强大呢。

    一旁的赵乾见到这一幕,便狠狠地捂住了萧辰的嘴巴,刚才古伦残暴血腥的场面,可深深的刻在了赵乾的脑海里呢。

    “古伦,你不弱,你最强了。”赵乾露出了一口大白牙,对着古伦说道。

    古伦却是伸手扣在了面前的铁笼上,然后手臂上的肌肉忿起,只听‘卡啦’‘卡啦’的声音响起,那铁笼,竟然被古伦硬生生地给掰开了。

    古伦跳下擂台,用自己接近两米的身高,俯视着赵乾,他猛兽一般的气场直接冲击着赵乾的幼小的心灵。

    这是一种类似于杀气的东西。当然,这个古伦身上的杀气绝对不多,但是对于赵乾这种没有经历过战斗的人来说,那绝对是恐怖的。

    就好像你在野外,遇到了一头饥饿的猛虎一样。

    赵乾双腿直打摆子,生怕古伦一言不合就一肘打过来,到时候他的脑壳都保不住了。

    “滚。”古伦对着赵乾缓缓说道。

    赵乾被这一吼,立马就躲到了萧辰的身后去,不知道为何,他感觉萧辰的身后能够给他带来一种安全感。

    萧辰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古伦。

    “你敢说我弱,那么想必你一定很强,敢不敢上来和我打一场。”古伦裂开了嘴,露出残忍的笑容,对着萧辰说。

    萧辰认的这个笑容,刚才古伦在将排风打倒在地的时候,也是露出了和这个差不多的一个笑容。

    “何必呢,大家都是朋友,何必这样呢。”

    当萧辰正准备一掌把这个古伦给拍飞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却是夏长渊。

    夏长渊挡在了古伦还有萧辰两人的中间,暂时是制止了两人的火药味。

    不,不应该说是两人的,就只有古伦一人的火药味而已,因为萧辰,对于这种实力的人,实在是提不起什么战斗欲望来。

    如果不是因为拍卖会的时间还早,他根本就不会到这里来的。

    “你是谁?”古伦看着面前的这个笑容平淡,但是身材魁梧的男人问。

    他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这种感觉,他只有小时候在自己师傅的身上才感受到过。

    “你可以叫我夏长渊,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夏长渊对着古伦说。

    夏长渊有意招收古伦作为自己的小弟,但是像古伦这种黑拳手,都是签订了卖身契约的,不是说,来,跟我走,就可以走得了的。夏长渊也不想因为古伦一个人就得罪了他背后的势力。

    所以夏长渊会和古伦身后的势力接触,将古伦给买过来。

    “呵呵。”古伦冷笑了一声,然后再次转身爬上了擂台,继续享受着观众们对他的欢呼。

    萧辰看着面前的夏长渊,其实特别无奈,他真的很想告诉夏长渊,不用你出面,那个古伦,我一巴掌就可以把他扇成灰灰。

    不过夏长渊的本意还是好的,在加上他还是夏雪凝的父亲,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起码要对他说一声谢谢嘛,萧辰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只不过他的道谢没有多少诚意,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

    但是躲在萧辰背后的赵乾就不一样了,他感觉自己这条命都是被夏长渊给救了哇。

    如果说赵乾是一个在野外遇到猛虎的人,那么夏长渊就是打虎的武松啊。所以赵乾对于夏长渊那是感激的叫一个五体投地,就差没有给夏长渊跪下来了。

    “谢谢大叔啊,谢谢大叔,如果没有大叔的话,我今天可就小命难保了呀。”赵乾‘痛哭流涕’地说道。

    搞得夏长渊也是有几分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夏长渊摆摆手说,示意赵乾不用在继续了,在继续就烦了。

    “好了,我们走吧。”萧辰对着赵乾说,从时间上来看,拍卖会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还是早做打算为好。

    萧辰可不想到时候又出了什么岔子,自己想要的东西被别人给买走了,那到时候他可就真的难受了。

    “你们要去哪里?”夏长渊对着萧辰二人问。

    “去参加拍卖会,哪里有我想要的一样东西。”萧辰说,他不知道这个夏长渊葫芦里到底想要干啥,按理来说,夏长渊犯不着对自己二人这么关心的,毕竟他可是被夏长渊给警告过的。

    “我劝你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你想要的东西,给我说一声,日后我会从别的地方买给你的。”夏长渊凝重地说。

    “那东西很珍贵,我只在这个拍卖会上听到有关的消息。”萧辰摇摇头,他是绝对不可能放弃那一株药材的,毕竟药材难寻,遇到了就一定不要放过。

    他心中也泛起了丝丝疑惑,这夏长渊为何三番两次地要自己尽快离开,难不成这里要发生什么事情不成?

    不过这并不能打消萧辰对药材的执著,就算真的发生什么是,他也有信心给摆平了,然后让拍卖会继续开下去。

    夏长渊见到萧辰根本就不为所动,也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