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各方汇聚

    夏长渊越发的觉得萧辰和自己的女儿没有好的未来。在他的眼里,这个萧辰狂妄自大,因为自己在丹药一道上有所建树就有些目中无人了,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

    可他不知道的是,萧辰的实力已经太高太高了,以至于萧辰和他们已经不是一个次元的人了。萧辰现在表现出的他们认为的狂妄,其实不过是源于萧辰对于自己实力的自信罢了。

    虽然最开始大家都不看好萧辰,但是无论是之前的丹药课,抑或是后来救出黄天昊,萧辰每次都可以让人大跌眼镜。

    算了,我话已至此,仁至义尽,哪怕面对凝儿我都不会愧疚的。是他自己找死!

    夏长渊叹了口气,也走上电梯默默的上去了。

    众人来到地下二层的拍卖会,这一层的场地看起来比之前地下黑拳的场地大得多,阶梯型的台阶围绕着最下面的舞台,天花板上点缀着无数灯光把拍卖会场照的通亮,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地下。

    “辰哥,咱们的位置在这里。”赵乾招呼着。虽然他对于刚刚萧辰的举动有些抱怨,觉得萧辰没有控制好自己的音量,所以把古伦给惹怒了。但是稳定下来心情后,反而更佩服刚刚萧辰挡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的勇气。

    什么叫神人,这就是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赵乾默默在心里对萧辰竖了竖大拇指。

    很快众人坐好后,全场的灯光准时的熄灭。这时舞台嘭的一声打开了一束灯光,照在了一个身姿婀娜的女人身上,随着女人妖娆的走到舞台中心,灯光也移动到舞台的中间。

    “诸位老板晚上好,小女子花嫣又与大家见面了。大家都是熟客,那拍卖的规矩就不用多说,咱们这就开始吧。”

    “首先是一颗来自南海深处的夜明珠,尺寸二寸二分,质地纯净,光芒冷艳。无论送给朋友还是自己收藏都是非常好的选择。这颗珠子起价500万,每次加价不少于一万,开始竞拍!”

    萧辰有些赞赏的看着台上的女人,据他所知台下的人莫不是当地或者外地的达官显贵,而这个女人可以做到一点都不怯场,甚至还有些游刃有余,不知道是经历的这种场合多了,还是身后有所依仗呢?

    “辰哥看中了什么啊?”赵乾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旁边都是此起彼伏的喊价声,让他也有些心里痒痒的,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还是问了出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怎么,你不凑凑热闹吗?”萧辰并没有回答,反而是挑了挑眼睛,示意了下台上的夜明珠,“这个珠子可以值2000万,现在的价格你拍下来绝对是赚的。”

    赵乾听完立刻苦着脸摊了摊手:“我爸说了,这次只让我过来看看自己玩玩。没有给我一分钱,我哪里可以拍卖呢?到时候喊了价拿不出来钱我就完了。”

    说话间第一件商品夜明珠被以1953万的价格拍下,看来这里拍卖的物品最终的价格还是和本身的价值相差无几的。

    “下一件拍卖的物品是一株来自云南深谷的草药,赤桑芝。据我们拍卖场的老专家鉴定,这株药草的年份已经超过800年,可以益气活血补气壮阳,功效和人参类似,可以抵得上700年的人参。下面开始拍卖,起价800万,每次每次加价不少于一万,开始竞拍!”

    看来大家并不清楚赤桑芝的用处啊,萧辰默默的想。赤桑芝确实有花嫣说的作用,但是其最大的特点是其日积月累下的太阳般纯净炽热能量,不光可以用来练功,还可以用来做各种高阶的丹药。

    如果被逍遥宫那些人知道了,不得抢破了头皮?

    “1000万。”萧辰淡定的举牌,上来就加价200万,是一个套路,可以展现自己势在必得的决心,排出竞争对手,最后以较低的价格拍到这株赤桑芝。

    这时候赵乾才知道萧辰今晚的目标。恍然大悟,响起来萧辰的专业就是做丹药啊,对这些稀奇的草药感兴趣是正常的啊。

    众人只把赤桑芝当成延年益寿的草药,自然就不会太在乎,最后反而让萧辰赚了便宜,最后以1500万的价格成交了。

    “哥,你这1500万啊,数目不算小了,可以拿得出来吗?”虽然萧辰已经承认自己很有钱,但是毕竟年龄放在那里,赵乾一时半会还是不太相信的。

    “没问题,不会让你回不去的。”拍下自己想要的赤桑芝让萧辰心情大好,开玩笑的说道。

    “辰哥你这说的,大不了我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来赎咱们。”赵乾嘿嘿的笑着,也就不说了。

    “现在拍卖会就要来到尾声了,最后一件物品是本拍卖会最近无意间得到的一本古籍。奈何拍卖会并没有人需要这个东西,也没人看得懂。所以就只能拍卖出去,这本古籍的年代看纸张最起码在秦朝以前,上面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其价值绝对不止一件古董。不知哪位老板最后可以拍得这一件压轴的宝贝呢?好了,现在开始竞拍,起价3000万,每次加价不少于100万!”

    气氛在花嫣带有蛊惑性的语言中一下子来到了最高,喊价声一个接一个,很快价格便突破了一亿大关!

    这时候还在竞价的就只剩两个人了,其中一个正是萧辰和赵乾刚刚见过面的夏长渊。

    萧辰对于这本古籍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毕竟自己修炼的功法是上古秘术,修到高深可登仙门,实在是瞧不上世俗中的一些秘籍。

    “另一个人是谁啊?”萧辰有些好奇的问赵乾,因为这个和夏长渊竞价的人长得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自己确实没见过这个人。

    “啊,这个人说起来还和咱们有些渊源。”赵乾咽了咽口水,稳定了下心神才说道。

    赵乾的反应让萧辰更好奇了:“哦?有渊源?是谁?”

    “他就是被你废掉的徐东云的父亲,徐家家主,徐向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