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尽相巴结

    夏长渊本来是打算亲自送萧辰回去的,顺便也在路上拉近拉近和萧辰的感情,毕竟这么一个大腿,不抱那不是傻子吗?

    但是夏长渊看着自己小弟发送过来的信息,脸上却陷入了纠结之色。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萧辰见夏长渊脸上纠结的表情,便出声问。

    “是这样的,我手下传来消息,说是在南海省发现了与那个古籍有关的线索,我需要亲自过去查看一下。”夏长渊面露难色地说道。

    “那线索据说是和一个拍卖会的一副画有关,所以我必须要立即过去,看看那副画到底有没有藏有古籍的线索。”

    夏长渊生怕萧辰不高兴,开口解释道。

    一幅画,而且是能够登上拍卖会的画,价格都不会很便宜,夏长渊自然不能够将这件事完全交给手下人去做了,一方面怕花冤枉钱,而那个画里面根本就没有古籍的线索。另一方面,如果是真的,他的手下不一定能够得到那副画,所以思前想后,还是要他亲自去,才稳妥些。

    只不过拍卖会马上就要举行了,夏长渊现在如果坐飞机赶过去的话,兴许能够赶的上,但是肯定是不能够亲自将萧辰送回去了。

    “没事,萧伯父,你去吧,我对这本古籍也很感兴趣。”萧辰摆了摆手说,示意完全不用在意他。

    “好。”夏长渊点了点头,便驱车前往机场。

    候机大厅之中,萧辰正坐在哪里闭目养神。

    但是不远处,有一道目光扫了过来,见到了正在哪里闭目养神的萧辰。

    “老大,老大,你看,那是不是萧辰。”那目光的主人对着身边的男人说道。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也是要打道回府的徐向德和他的一个小弟。

    徐向德听到了自己小弟的话语之后,转头顺着小弟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看见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萧辰正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而他的身边,是徐向德不认识的一个毛头小子,正在上蹿下跳。

    徐向德扫视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夏长渊等人。

    “你去给我查一查,他们买的是什么票,把我的票改成和那萧辰同一个航班。”徐向德眼珠一转,对着身边的小弟说道。

    “是。”小弟领命之后便去机场查了。

    徐家也算是有钱有势的一个家族,想要查询到这种旅客的信息,还是比较简单的,很快,萧辰等人的航班信息就被查了出来。

    而徐向德,也为自己安排了一个萧辰和赵乾身边的座位。

    “请C9527的旅客登机。”一道清脆的女声在候机大厅响起,而萧辰也在此刻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走了,赵乾。”萧辰扭头对着一旁的赵乾说道,然后便迈步往登机处走去。

    “哎呀哎呀,这不是萧仙师吗?我们真的是太有缘分了。”徐向德一屁股坐上了萧辰身边的位置,对着萧辰一脸自来熟的模样说道。

    萧辰看向一旁的徐向德,十分诧异,他完全没有想到,能够在飞机上遇上徐向德。

    而身旁的赵乾在看到徐向德之后也不上蹿下跳了,沉稳了许多,但是会时不时地发出脑抽一样的笑声,引得过来的空姐差点以为这个徐向德是神经病。

    赵乾笑的也不是别的,他只是想到了万一这个徐向德知道了自己儿子的事情,那脸上的表情该是如何精彩。

    他徐向德在这里费尽心机讨好萧辰,但是他的儿子,早就把萧辰给得罪了。

    到时候,徐东云的屁股一定会被徐向德给抽开花的。

    正在萧辰和徐向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的时候。

    徐家的别墅之中,徐东云感受着自己的双腿的疼痛,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狠厉之色。而他的身边,正躺着一个双目无神的中年男子,正是徐东云的叔叔,徐傲。

    此时的他,浑身缠满了绷带,显然是被萧辰一巴掌打的不清。

    当时徐傲可是打算给萧辰下死手,取萧辰的性命的。萧辰自然也不会轻易地放过他,所以一掌打出,不仅摧毁了徐傲体内的经脉,更是让他重伤。

    “不行,这件事绝对不能够就这么算了。”徐东云恶狠狠地说道。“如果就这样放过萧辰,那么别人会以为我徐家好欺负。”

    一旁躺着的徐傲,心里默默想到,“别人不会以为徐家好欺负,只会以为你徐东云是个傻子而已。”

    徐傲为徐东云出头,导致他自己被废,说心中没有对徐东云的怨恨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徐东云招惹到萧辰,那他徐傲也还能够安心地开自己的武馆,根本不会出现这档子事了。

    “我要去找父亲,”徐东云坐在轮椅上攥紧了自己的拳头说道,他的腿虽然看起来伤势很严重,但是萧辰根本就没有下狠手,所以躺个一年半载的,就能够恢复如初。“父亲今天坐飞机回来,父亲一定有办法对付这个萧辰的。”

    “蠢货,徐家早晚会败在你的手上。”徐傲看着徐东云,心中默默痛骂。现在的情况很明朗,那个萧辰,就是一块铁板,过江龙。

    而徐东云这个蠢材,吃了两次亏了还不甘心,还想再去找场子。

    虽然说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品质很好,但是如果接连撞破两次南墙,都还没有回头的话,那就不是坚持了,而是蠢了。

    徐东云说完,便默默地在别墅之中等待徐向德的归来。

    “哎呀,萧仙师,不知能否请你去我府上一坐?”眼看飞机就要降落了,徐向德对萧辰发出了自己的邀请。

    萧辰正打算开口拒绝,因为他实在是觉得这徐向德有些热情过了头,而且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怎么可能有功夫这里做客,哪里做客的。

    不过徐向德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萧辰改变了注意。

    “听闻萧仙师在拍卖会上购买了一株灵药,在下对于这方面也是略感兴趣。”徐向德开口说,“这些年徐某收集了不少类似的药材,不知道萧仙师是否有兴趣一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