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自寻死路

    萧辰此时正在为药材发愁,听到徐向德这么说,自然也是有些按捺不住。尽管徐向德收集的药材,肯定大多数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药材,但是只要有一株是有用的,那萧辰就是赚到了呀。

    萧辰点了点头,便答应了去徐向德的府上做客。

    而一旁的赵乾则是表示自己还是回去了,他能够相信,如果萧辰去的话,遇到徐向德的儿子,肯定又是一番争斗,这种争斗虽然赵乾很想看,但是不是他能够掺和的起的。

    于是萧辰便和徐向德上了一辆车。

    车辆径直地往徐向德的家中开去。

    “萧仙师,那些药材都被我存放在一个保险库之中,我需要先回家去去取磁卡才能够打开那个保险库。”徐向德对着萧辰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说道。

    萧辰点点头,其实他想说不用磁卡,在坚硬的保险库,一拳就能够帮你打开。但是这毕竟是人家的保险库,萧辰也没太好意思这么说。

    很快,车子便来到了一栋别墅的面前。

    “萧仙师要不要进去喝一杯茶。”徐向德下车对着萧辰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萧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只对药材感兴趣,完全不想喝茶。

    “那萧仙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徐向德见萧辰拒绝,也没有气馁,笑着对萧辰说道,一丝丝意见都不敢有。

    本来就是他在巴结萧辰,萧辰就算是把他踹上天,他也不敢有任何的意见,就算是把他儿子腿都给打断,他同样也不敢有任何意见。

    徐向德一推门,却看到了两个穿着病号服的身影,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坐在轮椅上。

    徐向德定睛看去,这不是自己的儿子还有自己的兄弟吗?

    徐东云也是看到徐向德的声音,连忙用手推动着轮椅,一边推一边哭喊:“爸爸,你可千万要给我和叔叔做主啊,我们让人给欺负了啊。”

    徐东云一边推动轮椅,脸上还留下了两串泪珠,看起来一副十分可怜的模样,在配合上他身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徐傲,看起来倒是十分凄惨,如果去要饭的话,相信一天要个五百块还是不成问题的。

    “什么?”徐向德震惊地问道,在这地界上,谁不知道他们徐家,竟然还敢打断他儿子的腿,这人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于是徐向德杀气腾腾地说:“儿啊,你告诉我,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爸爸一定为你出气。”

    徐向德一边说,一边宠溺摸了摸徐东云的头。

    “是一个叫做萧辰的老师,就是他把我的腿给打断了,还吧我叔叔给废了。”徐东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还把头埋进了徐向德的怀中。

    “萧辰?他是谁?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徐向德不由得出声问道,同时心想:“虽然萧仙师和这个叫做做萧辰的人同名,但是萧仙师是何等实力,自己儿子应该惹不到萧仙师的升上去吧。”

    于是徐向德便认为他儿子口中的这个萧辰,和现在正在门外等他的那个萧辰,不是同一个人,只是恰好同名罢了。

    徐东云于是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徐向德。

    在知道徐东云是因为派小混混去绑架那个叫做萧辰的人的学生之后,才被那个萧辰找上门来,打断了双腿,然后徐傲也是因为帮徐东云出头,才会被那个叫做萧辰的人废掉之后。徐向德的心中不由得对徐东云叹了一口气。

    他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徐东云这些年在外面没少惹麻烦,但是他徐家家大业大,有权有势,无论徐东云惹了什么麻烦,基本上都能够摆平,在加上他徐向德本来也不是一个好人,所以这些年徐东云的性格便是越来越跋扈。

    不过徐向德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狠辣的人。跋扈就跋扈呗,只要他徐向德在一天,就没有人敢动他的儿子。

    “这个萧辰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徐向德气冲冲地说道。

    “没错,这萧辰竟然不把我徐家放在眼里,父亲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徐东云眼泪汪汪地说。

    “你放心,我等一下就去让这个萧辰知道,徐家,他惹不起。”徐向德想起了还等在车上的萧辰,也便压下了现在去帮自己儿子报仇的心思。

    然后徐向德也顾不得继续安慰自己的儿子,跑到楼上的保险柜,将磁卡给取了出来。

    但是经过一旁的沙发的时候,上面的几张照片引起了徐向德的注意。照片上的不是别人,正是萧辰还有赵乾几人的照片。

    这是当初徐东云谋划对付赵乾等人的时候,收集而来的三人的照片。

    徐向德莫名觉得照片上一人有些眼熟,然后他突然一惊,心中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随后他咽了咽口水,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样,对着沙发上的一张照片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后将照片拿到眼前,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一下。

    然后他的手臂就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甚至双腿都在打摆子。

    一旁的徐东云见到徐向德的这幅模样,也是觉得莫名其妙,推动自己的轮椅过来,伸头看到了徐向德手中的那张照片。

    “爸,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打断了我的腿,还废了叔叔。”徐东云恶狠狠的说道,语气之中满是怨恨。

    而徐向德在听到了句话之后,打碎了他心中的最后一丝幻想,无力地瘫倒在了沙发上。

    徐东云看到这一幕,还不明白是什么情况,接着恶狠狠地说:“我一定要打断这个萧辰的双腿,让他体会一下我的痛苦。”

    徐向德听到了之后,直起身子,然后手臂往后摆去,抡圆了一巴掌就扇在了徐东云的脸上,清脆的耳光声响彻了整栋别墅。

    而徐东云的脸,在这一耳光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徐东云像是被这一巴掌给打懵了一样,呆呆地用手捂着自己的脸,丝毫不明白到底怎么了,他的父亲为何要无缘无故打他。

    “你这个逆子,逆子。”徐向德咆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