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误解

    “为什么?”邵雨欣皱了皱眉头说道,随后她想起了萧辰的身份,教授。想来在医术上也是有所建树,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她们学校的教授。

    于是邵雨欣点了点头,“那我这就带您回去看看。”

    于是二人来到了一个老式的小区门口。

    “这就是我家了。”邵雨欣小心翼翼地看向萧辰说道,生怕萧辰的眼神之中流露出瞧不起她的神色。

    但是萧辰的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那样平淡如水,温文尔雅。

    “嗯,让我先去看看你姐姐吧。”萧辰说道。

    然后和邵雨欣迈步前往她的家中。

    虽然邵雨欣的家里装修不是很华丽,但是每一个角落都被打扫的井井有条,一丝灰尘都不染。

    邵雨欣推开了一扇房间的门,说道:“这就是我姐姐住的地方。”

    萧辰定睛望去,只看到一个容貌和邵雨欣不相上下的女孩躺在床上,只不过她的脸色苍白如纸,看起来非常的差。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谁家的瘫痪的人能够有好气色的。

    一旁的邵雨欣却是根本没有对萧辰抱有治好自己姐姐的希望,毕竟就连世界上知名的专家,都束手无策,何况是名不见经传的萧辰呢?

    邵雨欣之所以带萧辰回来,一来是因为想要报答萧辰的恩情,对于萧辰提出的要求难以拒绝,二来就是想好好感谢一些萧辰,萧辰帮了她这么大的忙,请萧辰吃一顿饭,总不过分吧。

    于是邵雨欣对着萧辰说道:“萧老师,您先为我姐姐看病,我出去买菜。”

    萧辰点了点头,然后便将心神放在了邵雨欣的姐姐身上。

    而邵雨欣也是放心地出门买菜去了,经过短暂的接触,邵雨欣觉得萧辰是一个可以值得信赖的人,所以她也放心萧辰和自己的姐姐独处。

    萧辰将手指搭在了邵雨欣的姐姐的手腕上,然后开始仔细感应起她的身体状况。

    只不过萧辰没有注意到的是,这间房间的窗户正好对准着旁边一家的窗户,而那一家的窗户口,有一个四十好几的大妈正瞪大着眼睛望着萧辰房间之中的情况。

    “这不是邵丫头的家吗?那人是谁?我怎么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大妈心中暗暗思索,邵雨欣人漂亮,性格又好,大妈对于邵雨欣自然是十分有好感的,而且大妈还知道邵雨欣家中的情况,所以也经常帮助邵雨欣。

    萧辰用自己的真气细细感应着邵雨欣姐姐的身体情况,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的经脉已经完全萎缩,而且有关的神经也是全部萎缩。如果说正常人的神经和经脉的粗细程度是一个大树的话,那么邵雨欣的姐姐的粗细程度就是一根针。

    “怪不得那个全球知名的专家也束手无策。”萧辰暗暗说道,这种情况,换做是谁来都会感到绝望的,但是除了他萧辰。

    “虽然可以用丹药帮助她恢复,但是她的经脉实在是萎缩的太厉害,如果一开始就使用丹药,反而会起到反作用。”萧辰心中默默想到。

    如此细小的经脉,根本就不可能承受住丹药的药力,如果把经脉给崩断了,那就有点难整了。

    “还是先用针灸之法刺激她的身体,让她的经脉先恢复活力,然后再辅以药膳,最后在上丹药。”萧辰心中思索了一会儿,就拿出了一个可以说是完美的治疗方案。

    如此一套下来,萧辰保证邵雨欣的姐姐会和正常人没有区别。

    单单是针灸,就能够帮助她勉强活动,然后药膳改善她的身体,弥补她的气血,恢复她的经脉,到最后,一颗丹药,解决。

    萧辰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于是他拿出了一套银针,每一根都细如牛毛,乃是中医专用的银针。

    萧辰拿起一根针,对准着特定的穴位,缓缓的刺了进去,由于银针非常的细,如果没有技巧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够刺的进去,简直就是一碰到皮肤就要断。

    但是萧辰的技巧十分的高层,甚至隔着衣服,萧辰也能够将银针缓缓地刺入特定的穴位,同时以银针为媒介,缓缓刺激着邵雨欣姐姐的身体。

    每一针插下去,邵雨欣姐姐的脸色就红润一分。

    虽然萧辰是在为邵雨欣的姐姐治疗,但是那大妈看到的可不是这幅景象。

    由于角度的原因,大妈只看到萧辰和邵雨欣瘫痪的姐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并且萧辰的手还在邵雨欣的姐姐身上游走。

    “这人不会是流氓吧。”大妈心中对着萧辰下了一个定论,同时脑补出了一出大戏。

    这人肯定是个流氓,只不过伪装的很好,欺骗了邵雨欣,所以邵雨欣才将他带回家里面来。只不过流氓就是流氓,本性还是难以掩盖的,见到邵雨欣的姐姐这么漂亮,又瘫痪在床,而且邵雨欣又出门了,于是就起了色心。

    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人在做,天在看,还有一个正义的大妈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呢。

    于是大妈连忙冲出了自己的家,打算去揭穿这个流氓的真面目,面的邵雨欣再受欺骗。

    而大妈正准备拍大门,用正义的敲门声来制裁流氓之时,邵雨欣正好买了菜回来。

    邵雨欣看到大妈站在自己家门口,一副急切的模样,于是不由得疑惑地问道:“大妈,这是怎么了?你找我有什么急事吗?”

    “哎呀,闺女,我和你说,你今天是不是带了一个男人回来?”大妈对着邵雨欣说道。

    “是呀,他是我们学校的教授,是个好人。”邵雨欣笑嘻嘻地说道。

    “完蛋了,这姑娘被骗的找不着北了。”大妈看着邵雨欣笑嘻嘻的模样,心中说道。

    “他是个什么好人,他就是一个流氓,姑娘,你肯定是被他骗了。”大妈痛心疾首地说道。

    “怎么可能呢?萧老师真的是好人,还帮了我一个大忙,还要给我姐姐看病呢。”邵雨欣不相信大妈说的话。

    “大妈骗你干什么,大妈亲眼看到,那人,趁你离开之后,就在你姐身上乱摸,幸好被我撞见了,不然你们就危险了。”大妈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