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治病

    “真的吗?”邵雨欣有些疑惑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我亲眼所见。”大妈拍着胸脯说道,“赶快开门进去,不然你姐姐可就要被糟蹋了。”

    邵雨欣听到这里,也不再迟疑,连忙拿出了家门的钥匙,打开了房门,冲到了她姐姐的房间之中。

    却看见萧辰,伸手往着他的姐姐的身体摸去。

    焦急的邵雨欣,根本就没有看见,萧辰手中那细细的银针。

    “你在干什么?”邵雨欣绝望地问道。

    “为你姐姐治病啊。”萧辰头也不回地说道,将手中的银针缓缓插入。

    而邵雨欣这才看到,她姐姐身上几乎遍布全身的银针,这些银针十分细小,不注意看还真的看不出来。

    但是一旁的大妈可不相信,“治什么病?难道拿针插着就能够治病了?你就是在耍流氓。”

    萧辰一脸无奈地看着大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幸好邵雨欣已经相信了,萧辰也就懒得解释了,插针是个技术活,很消耗精力的。

    大妈见萧辰没有理会自己,顿时气的呀,“你这个流氓,看我不报警揭穿你。”

    大妈说完,正准备拿出自己的手机呼叫警察。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邵雨欣的姐姐却幽幽转醒。

    “你是在给我治病吗?”邵雨欣的姐姐开口说道,她感觉萧辰每刺下一针,她对于手还有脚的控制就会强上一分。

    “姐姐?你醒了?”邵雨欣惊喜地问道,“感觉怎么样?”

    “还行,我感觉我全身暖洋洋的。”邵雨欣的姐姐说道。

    而一旁的大妈见到这场景也停下了手中的电话,如果萧辰真的是在耍流氓的话,那么邵雨欣的姐姐醒过来就肯定会说萧辰是流氓的,但是她却并没有说。

    由此可见,萧辰并没有耍流氓。

    “暖洋洋的是因为银针正在刺激你的经脉和神经加速恢复的原因。”萧辰开口解释道。

    “我感觉,我的手好像能动了。”姐姐开口说道,然后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动一动自己的手臂。

    虽然她的手臂没有抬起来,但是邵雨欣却看到姐姐的手指头弹了一下。

    立马就喜极而泣,“姐姐,你的手指,刚才动了一下。”

    “好了,别大惊小怪的。”萧辰缓缓开口道,“等我施完针,你的身体基本上就可以动了。”

    “真的吗?”邵雨欣听到了之后差一点没有冲上去抱住萧辰,十分激动。

    虽然在床上的姐姐虽然没有言语,但是她眼中确实满满的希冀之色。本来她都已经放弃治疗,接受了自己以后就是一个瘫痪的人的事实了。

    但是今天萧辰出现了,告诉她,她还有救。

    这怎么能够不让姐姐激动呢?

    “当然是真的了。”萧辰开口说道,“好了,你先出去吧,我要继续施针了。”

    施针可是一个技术活,尤其是对邵雨欣姐姐这样的人施针,更是不能够出一点差错。所以就算是萧辰,也是要小心翼翼地施针。

    虽然说就算邵雨欣姐姐的情况比之现在还要严重一倍,萧辰也有信心将其医治好。只不过花的时间和精力要更多而已。

    不过能够少一点麻烦就少一点麻烦,能够一次就解决好的,何必要多来几次,让病人多受罪呢?

    邵雨欣听到了之后也是控制了自己的心情,退出了房间,将房门缓缓地关上,为萧辰创造出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

    虽然她没有发出声音,但是那脸上的表情却是掩盖不住的激动之色。

    而一旁的大妈则是感觉自己的人生观被颠覆了,“就那样拿着一根针在哪里戳戳,就能够治病?”大妈疑惑地问道。

    “当然了,这叫做针灸疗法。”邵雨欣点点头说道,“只不过这疗法非常难,而且有没有效也不确定,所以才不出名。不过没想到萧老师竟然正的能够用针灸治好我姐姐。”

    邵雨欣说到这里,眼中满是崇拜。

    其实萧辰用的还不是传统的针灸疗法,传统的针灸是通过刺激病人身体的穴位,激发病人自身的潜能,从而达到治愈疾病的目的。

    但是邵雨欣的姐姐完全就没有潜力可言,如果用传统的针灸的话,还没有激发出潜力,恐怕她就要先挂掉了。

    所以萧辰每刺一针,都要度一些真气过去,以真气代替潜力,恢复自身的身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门外的邵雨欣做的饭菜,可谓是冷了又热,热了又冷,冷了再热。转眼就从中午到了傍晚。

    期间邵雨欣很想推开门,让萧辰来吃饭,但是又怕自己这样子会干扰到萧辰,所以也就按捺了下来,只能够默默地热菜,确保萧辰无论什么时候出来,都能够保证菜是热的。

    ‘吱呀’一声,姐姐卧室的门被缓缓地推开。

    邵雨欣定睛望去,推门而出的正是萧辰。

    “好了,你先喂你姐姐吃些东西,我出去买点药材。”萧辰对着邵雨欣说道。

    “买药材这种事,还是我去吧。”邵雨欣连忙说道,“萧教授你还是赶紧先来吃饭吧。”

    “不用了,你赶紧喂你姐姐吃点东西,我去抓药材,交给你,怕你搞错了。”萧辰开口说道。

    而邵雨欣脸上也是一阵脸红,她又不是傻子,她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买个屁的药材。萧辰这么说,是为了让她感到好受一点。

    于是邵雨欣红着脸点了点头,端了一碗粥进去了。但是一进去,邵雨欣顿时就淡定不下来了,只见她姐姐的两只手臂,还有两只脚上,都密密麻麻地插满了银针,数量非常非常地多,数都数不过来。

    这么多银针,可见萧辰花费的精力了,

    邵雨欣的心里,对于萧辰的感激,又多了几分。

    “雨欣,我感觉我的手还有脚好像都恢复了知觉。”姐姐缓缓开口说道,脸上满是喜悦之情,这种感情旁人是难以体会到的。

    正是因为失去了,所以再次拥有的时候才能够体会到其中的可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