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萧辰去到药店,买了一些普通的药材,太名贵的药材他没有买,倒不是心疼钱,而是因为根本就用不着。

    正所谓虚不受补,如果给现在的邵雨欣的姐姐买百年份的人参,那萧辰敢保证,姐姐一定会被补死的。

    所以药材不是越贵越好,而是越合适就越好。

    萧辰杂七杂八地买了上百种药材,拎了一大包回到了邵雨欣的家中。

    “这些都是药材吗?”开门的邵雨欣见到萧辰手中的大包小包不由得出声问道。

    “嗯,是的,你现在就去煎药。”萧辰对着邵雨欣交代了一下煎药的注意事项之后,就再次进入了她姐姐的房间之中,继续针灸。

    这一次萧辰没有继续在姐姐的四肢上针灸,因为四肢上的神经和经脉已经差不多恢复了一些,可以承受住药力了。

    不然邵雨欣的姐姐也不会感觉自己的四肢能动了。

    而现在的之所以姐姐还是不能够动,那是因为最关键的地方还没有开始治疗。

    那就是,脊椎。

    脊椎被誉为人体的第二个大脑,拥有丰富的神经,你做动作,基本上都是要经过脊椎上的神经才能够完成的。

    而姐姐由于常年瘫痪,脊椎上的神经大都已经萎缩,坏死,所以不能够动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萧辰将插在四肢上的银针拔了出来,然后将邵雨欣的姐姐翻了一个身,开始刺姐姐的脊椎。虽然看上去是在用刺的,但是实际上却是借由银针,将真气引导到那些神经之中,加速那些神经的恢复。

    虽然脊椎的面积相对于四肢来说比较小,但是却是一点错误都不能够出,一旦出错,想要补救的话就会很麻烦。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就来到了深夜。

    而邵雨欣姐姐的脊椎上的神经,已经被萧辰的真气给‘保养’了一遍,虽然离健康人还有差距,但是和以前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这一点,从她能够抬起手臂,就能够看得出来。

    “呼,总算完成了。”萧辰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医治这种病情。不过虽然没有医治过,但是萧辰基础在哪里,就算邵雨欣姐姐踏入了鬼门关,他都能够给她拉回来。

    “如果有充足的药材的话,一粒补天丹就能够让她完全恢复了。”萧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想到。

    虽然邵雨欣的姐姐体质虚弱,承受不住丹药的药力,但是补天丹所用的药材实在是太好了,好到完全可以忽视使用者的体质,就算身体情况比姐姐还要差一倍,用补天丹也可以救好。

    不过就算是在那边,补天丹都极为珍贵,药材更是珍贵无比,更别提现在了,想要凑齐补天丹的药材,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不过正所谓药材不够,技术来凑。

    服用补天丹,是土豪版的医疗方法,而萧辰现在所用的,是贫困版的疗法,虽然麻烦点,治疗周期长一点,但是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两者的差别并不大。

    由于刺激脊椎神经会十分疼痛的关系,所以萧辰早就让邵雨欣的姐姐昏睡过去了。

    萧辰将姐姐身上最后一枚银针拔了出来,然后十分疲惫地走了出来。

    而萧辰一出来,就能够闻到满屋四溢的药材的味道。

    “我姐姐怎么样了?”邵雨欣几乎就是守在门口,萧辰一出来就急切地问道。

    “没有大问题了,从明天开始喝药膳,然后坚持做康复运动,两个星期之后再来找我。”萧辰对着邵雨欣说道,之所以是两个星期,那是因为两个星期之后,她姐姐的经脉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可以服用丹药了。

    到时候等丹药的药力一发挥,那么它姐姐就能够和正常人一样了。

    “萧教授,您医术这么厉害,能教我医术吗?”邵雨欣对着萧辰说道,语气之中带有几分恳求的意味。

    “当然,你本来就是我的学生啊。”萧辰哈哈笑着说道。

    而邵雨欣也是开心地点了点头,是呀,她本来就是萧辰的学生之一嘛。

    不过萧辰的第一次课上,并没有邵雨欣的身影,那是因为邵雨欣去酒吧打工,偿还网贷去了,所以才没有出现在萧辰的课堂之上。

    ……

    “可恶,可恶,怎么连一个小小的教授都对付不了。”何进接了一个电话之后,气的狠狠地将面前的酒瓶摔在了地上,摔的粉碎。

    他是打电话给学校的高层,让他们直接开除萧辰,但是让何进没有想到的是,萧辰的身份同样在学校很高,开除是不可能开除的。

    除非他何进直接把整个学校买下来。

    但是倘若他何进真的有这种实力和能力,也就不会在这里无能狂怒了。

    “老大老大暂且息怒。”何进身边,一个贼眉鼠眼的人连忙说道。

    这人绰号鼠人,乃是何进的得力小弟。

    之前有关邵雨欣欠高利贷的消息,就是他提供的,而且也是他为何进计划了整个方案,眼看就要得手了,却半路杀出来一个萧辰。

    “这萧辰不萧辰,不重要,反正还是邵雨欣更重要一点,不是吗?”鼠人猥琐地对着何进说道。

    “哦?你有什么注意吗?”何进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

    “邵雨欣这几个月,都在一家酒吧打工,只要我们去了那家酒吧,还怕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邵雨欣吗?”鼠人猥琐地笑道,同时将一个简单的计划说了出来。

    计划很简单,就是下药,邵雨欣在酒吧工作,如果客人要她喝酒,他不可能不喝,只要事先在酒里下药,就得手了。

    只能说鼠人不愧是鼠人,想出来的注意,还真的猥琐至极。

    而何进在听到这个计划之后,沉思了一会儿。

    鼠人还以为何进是觉得这样太过下流了,但是让鼠人往往没有想到的是,何进远远比他想象的还要下流。

    “我们把那个萧辰也喊上,我要当着他的面,对邵雨欣下药。”何进脸上流露出一个邪恶至极的笑容,“那酒吧可是徐家的酒吧,如果那萧辰真的敢闹事的话,那么就是等于得罪了徐家。我倒是要看他怎么办?”

    何进表示自己虽然对付不了萧辰,但是却并不妨碍他借刀杀人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