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下药

    酒吧。

    邵雨欣现在非常的开心,因为萧辰出手治疗好了她的姐姐。邵雨欣寻思着,做完这一个月,拿到工资之后就踏踏实实的学习,等日后毕业工作了赚钱,然后再还给萧辰。

    因为二十万无论她在怎么在酒吧之中打工,也赚不到。

    “给我来一杯酒。”一道声音在邵雨欣的耳边响起,邵雨欣抬头望去,却看到一个让她厌恶的人影,那白色的西装,一头黄色的毛发,不是何进还能有谁。

    虽然邵雨欣很想狠狠地拿几个酒瓶子砸到何进的脸上,但是她不能够这么做,因为她现在就是酒吧里面的职员。

    “邵大校花最近过的这么样啊。”何进拿起一杯酒,充满戏谑地说道。

    “不关你事。”邵雨欣瞪了何进一眼,然后转身走开,让别人来接待何进了。

    何进看着邵雨欣优美的身影,眼中邪念大起,“早晚有一天,你是我的。”何进低声说道。同时招手叫来了一旁的小弟,正是鼠人。

    “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何进对着鼠人说。

    “老大,你放心,绝对没有问题了。”鼠人猥琐的说道,同时将一包药交给了何进。

    酒吧里面灯光很昏暗,那些一排排玻璃制造的酒瓶反射出一个个光点,灯红酒绿之中,有人高兴,有人伤心。当然,也有如同何进这样的人。

    “老大,这可是我花了大力气才搞到的,效果非常的强。”鼠人低声在何进的耳边说道。

    “有多强?”何进疑惑地问。

    “大象吃了都有用。”鼠人用略显浮夸的语气说道。

    “这么强,事成之后,我会好好奖赏你的。”何进听到之后,十分开心地拍了拍鼠人的肩膀说道。

    “为老大你排忧解难本来就是我分内之事。”鼠人拍马屁道。

    “那萧辰来了没有?”何进问。

    “马上就来了。”鼠人说。

    而萧辰此时推门进入了这个酒吧,他本来是不来酒吧的,但是邵雨欣写了一封信给他,说是有些话要和他在酒吧里说。

    萧辰虽然很想说,你打个电话不就可以了,但是萧辰蓦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邵雨欣的联系方式。

    那天治疗完邵雨欣的姐姐之后,萧辰直接就离开了。

    “老大,他来了。”鼠人盯着推门而入的萧辰说道。

    萧辰自然感受到了这一股不加掩饰的窥探的目光,定睛望去,却看到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人正盯着自己看,但是每隔两秒,这人就会将目光忍不住飘向一旁那些女人。

    然后萧辰往鼠人的四周扫视了一下,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然后一头黄毛的男子,这让萧辰略微有些疑惑,这幅打扮,他怎么莫名的熟悉呢?

    但是萧辰却又想不起来了,对于不重要的人,萧辰的记忆只有七秒。

    “我们老大请你过去一趟。”鼠人来到了萧辰的面前,有些趾高气扬地对着萧辰说。

    他刚刚从何进哪里打听过了,这个萧辰,只不过是有些存款的大学教授罢了,一点背景都没有,那么鼠人就放心至极了,不然要是惹到了什么有背景的人,何进可能没有事,但是鼠人这一生肯定完蛋了。

    “我认识你们老大吗?”萧辰有些疑惑,他倒是要看看,这两个人葫芦之中到底要卖什么药。

    萧辰就和着鼠人一起来到了何进的面前。

    何进一脸玩味地看着萧辰,手中上下抛动这一包粉末状的物体。说:“萧辰,萧教授,是吧?”

    “就是我,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吗?”萧辰有些疑惑地问何进道,他是真的想不起来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了。

    虽然萧辰实力很强,要是有心的话,只要是曾经见过一面的人都能够记得住的。而之所以萧辰记不住何进,那是因为萧辰完全就没有将何进放在眼中,就像一个人来是记不住你前天遇到的那只蚊子的。

    萧辰的话让何进听了十分愤怒,合着他在这里算计了萧辰半天,但是才发现,萧辰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一样。

    这样的感觉,就好比一个被魔头杀了全家的天命主角,然后得到了不断的奇遇,实力不断增长,终于来到了魔头的面前,说:“你三十年前杀了我全家,我今天是来报仇的。”

    而魔头一脸懵逼,说:“你是谁?我认识你?我啥时候杀你全家了?我咋什么都不知道?”然后魔头就在一脸的思索和满头的疑问下,被主角给残忍杀死。

    一点报复的快感都没有。

    “哼,”何进冷哼一声,对着萧辰炫耀似的说:“看到我手中这一包东西了吗?”

    “看到了。”

    何进于是拿过来一杯酒,然后打开纸包,将里面的东西倒入那杯酒里面去。

    “这东西是特效药,据说只要一克,就算是一只大象吃了,也会发情的。”何进一脸猥琐的说道。

    “哦,所以呢?你是要自己喝?”萧辰摸摸头,问。

    心想这家伙对自己也太狠了,春药都是给自己吃,而且还是吃这种药效这么强的,啧啧啧,简直就是无愧于他这一张猥琐的脸啊。

    “邵雨欣,你给我过来,这酒杯里面怎么有一股怪味。”何进没有回答萧辰,反而露出了一个猥琐至极的笑容,对着吧台大声嚷嚷道。

    而一旁的邵雨欣听到了之后,也是很奇怪地过来了。

    说:“怎么可能?我们的酒怎么可能有怪味?”

    “那你倒是给我说说,这酒里面的怪味是怎么回事?”何进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说道。

    “怎么可能。”邵雨欣将酒杯拿到自己的面前,正打算尝一口的时候,一只手挡在了她的嘴唇上。

    邵雨欣定睛望去,却看到一个让她日思夜想的人,正是萧辰。

    邵雨欣感受这自己嘴唇上的那只颇具温度的手,不由得羞红了脸。

    “这酒被他下了药,不能喝。”萧辰结果邵雨欣手中的酒杯,对着邵雨欣说,同时转过头冷冷地盯着面前的何进。

    “什么?你说我下药?有什么证据吗?”何进嚷嚷了起来,同时一旁的小弟,鼠人,也是喊来了这家酒吧的经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