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自作自受

    “经理,你看看,这个人非要说我往酒里下药了,我怀疑他是在诬陷我。”何进对着经理傲然地说道。

    经理看到何进就感觉一阵头大,何进的身份他知道,何家的太子爷,虽然何家比不上他们徐家,但是他一个小小的经理也代表不了徐家。所以经理在处理这种问题的时候,更是颇为头疼。

    他当然知道这肯定有事这个公子哥玩的把戏,但是他敢揭穿吗?他不敢。

    “唉,也不知道是那个倒霉蛋惹到了这个富二代,就只能够怪他倒霉了。”经理心中默默想到,同时开口说:

    “那是肯定的,何进少爷是何等的人品,怎么会干往酒里下药这种事情呢?”经理一拍手,就涌上来了五六个五大三粗的保安。

    作为一个人流量如此巨大的酒吧,配备有保安当然也是十分必要的。

    看着这一幕情况的发生,一旁的何进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心中冷笑:“我看你一个小小的教授,要怎么和我斗。”

    何进再看向哪里涨红了脸的邵雨欣,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今天,你一定会是我的。”

    邵雨欣见到那些保安都围了上来,心中不免得泛起了一阵慌乱,她可是见过这些保安的暴力的,就在前几天,有一个喝醉酒的客人,就酒后发疯,打坏了桌子还有别的客人。

    然后这些个保安把那个喝醉酒的客人腿都给打断了。场面可以说是十分的残忍。

    于是邵雨欣有些慌乱的说:“经理,萧辰他真的没有给我下药,都是这个何进下的。”

    “哦,邵雨欣,你可不要诬陷我,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下的。”何进听到邵雨欣如此袒护萧辰时,顿时就炸了毛。

    “我,我。”邵雨欣一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而一旁的经则是在听到萧辰这个名字之后愣住了,皱着眉头像是在努力回忆些什么。

    “哼,就是这个叫做萧辰的人下的药,目的就是想诬陷我,保安,你们还不把这种人丢出去吗?”何进十分嚣张地叫嚣道。

    而保安们对视一眼,纷纷走上前来准备动手。

    萧辰一脸无奈地望着面前的这几个保安,说实话,面前的这几个保安,还不够他一只手打的。不过这个何进当真是让人厌烦,要好好教育他一下才好。

    萧辰表示他现在的身份可是一名教授,教书育人是他的本职工作嘛。

    就在保安准备动手的时候,经理却突然怒吼了一声:“住手。”

    然后这经理就跑了过来,仔细地看了萧辰一会儿,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本本,翻开第一页,上面赫然有着萧辰的照片还有一些基本的信息。

    经理一看到那鲜红的绝对不可招惹几个大字之后,冷汗唰的就流下来了,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对着萧辰说:“萧仙师,萧仙师,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我们一马吧。”

    一旁的何进还有鼠人听到经理的话之后,眼珠子都要瞪掉下来了。

    “这萧辰是谁?让这经理都对他毕恭毕敬。”何进心中默默想到,不过他又想起了自己何家的背景,倒也有了几分底气。

    而一旁的鼠人则是感觉天都要塌了,很明显,这萧辰一看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反正不是他这种人能够得罪的起的。所以鼠人现在默默地退后几步,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邵雨欣看到这一幕,则是惊讶地长大了嘴巴,她原本以为,萧辰是一个长相的迷人,然后医术又高强的教授而已,但是没想到,萧辰的身份背景看起来也十分不简单呐。

    见到这一幕的邵雨欣心中却难免有几分失落,萧辰这么优秀,这么完美,她能配的上萧辰吗?

    萧辰并不知道邵雨欣心中的小九九,他也没有同经理计较的意思,毕竟他没有那种欺负弱小的癖好。

    只不过萧辰还是有些疑惑,那个小本本是拿来干什么的?

    于是萧辰问:“没事,不知者无罪,只不过那个小本子上为什么会有我的信息?”

    经理于是就给萧辰解释了起来。

    萧辰听到了之后,也终于知道那个小本本的用途了。

    原来是徐向德经过那天的事情之后,深刻的体会到那种欺负人欺负到铁板上的感觉了,所以就连忙定制了一本这种小本本,上面清清楚楚的列着他徐家得罪不起的人物。

    而萧辰,赫然就是排在第一页。

    毕竟这种不显山,不露水,而且翻手就能灭掉他徐家的人,对于徐向德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生怕哪天自己的家的人,真正的触怒了萧辰,到时候可就完蛋了。

    所以徐向德才为徐家的每一个人都分发了一本小册子。

    萧辰听到了之后点点头,这个徐向德,还别说,真TND是个人才。

    “萧仙师,你看这该怎么办。”经理毕恭毕敬的对着萧辰询问道。

    他十分确定,那个何进不在那个小册子里面。

    而那些保安也不是傻子,都明白现在这种情况是真李逵遇上假李逵了,看来这个叫做萧辰的人才是真正的大佬,于是那些保安将何进还有他的小弟团团围住。

    “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何家的长子。”何进厉声厉色地对着那些保安说道。

    “既然这个何进那么喜欢下春药,那么不如就喂他小弟喝了吧,然后把他们关在一间房间里。你懂我意思吧。”萧辰淡淡地对着经理说道。

    “懂,懂,当然懂。”经理表示明白,于是和那些保安使了一个眼色,于是四个保安分别架住了鼠人还有何进,另外一个却拿起了那杯酒,狞笑着对着鼠人走过去。

    鼠人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撕心裂肺地喊叫了起来,但是却无济于事。

    萧辰可不会去可怜这两人,没有遇到他之前,这两人不知道坑了多少人呢,萧辰这么做,也算上是替天行道了。

    于是鼠人被灌药,然后和何进一起扔进了一件封闭的房间之中。

    何进躲在墙角,看着双目逐渐通红的鼠人,不由得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叫。

    据那些保安所说,惨叫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晚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