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你到底是谁?

    龙章打完了之后,就回到了余哲的身边默默站好。

    但是这一幕却在陆邵欣的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她可不是那些吃瓜人,只会说666,她知道刚才的那一拳代表了什么。

    那代表着这个龙章,是一个内劲武者。

    一个内劲武者,竟然给这个余哲做保镖,看来这个叫做余哲的来头不小啊。陆邵欣心中暗自震惊。

    要知道,内劲武者可不是什么大白菜。

    陆邵欣自己也知道内劲武者的珍贵,像季老,也就是一个内劲武者,只不过季老的地位很高,只不过是这一次因为她要来清水县,所以季老才陪着一起来的,不然陆邵欣,还没有让内劲武者做保镖的资格。

    而陆邵欣越想,就越是震惊,这个余哲,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让一个内劲武者心甘情愿地当一个保镖。

    “可以,当然可以。”陆邵欣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余哲很满意现在的这幅场面,只不过他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脸淡然的萧辰,心中顿生不快。

    转身对着萧辰说:“就是你,踹伤了我的小弟吧。”

    “没错,是我。”萧辰点点头。

    一旁的陆邵欣连忙拉了拉萧辰的衣角,示意萧辰不要这么硬刚,对方来头很大。但是萧辰完全是不能够理解陆邵欣的意思。

    于是现场的气氛顿时凝固了几秒钟。

    见到双方的火药味越来越足,陆邵欣也坐不下去了,毕竟萧辰也是因为给她出头才招惹到余哲的,要让陆邵欣把萧辰就这样卖了,陆邵欣自认为做不到。

    “余哲,何必呢,大家都不认识,不如他给你道个歉,就这样大事化小,小时化了,如何?”陆邵欣开口道。

    “哦,既然美女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余哲也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余哲一脸奸笑地说,“这样,只要他下跪给我连磕三个响头,我就放了他。”

    陆邵欣坚持也沉默了下来,毫无疑问,这种要求,是比较难以接受的。

    于是陆邵欣低声对着萧辰说:“事情你也看到了,这个余哲的来头不简单,你今天算是撞到铁板了。只要你求我,我就帮你摆平这件事。”

    陆邵欣到现在都还认为,萧辰之所以出头,是为了在她面前表现自己罢了。只是没有想到,那两个小混混背后竟然还有靠山。

    萧辰却突然大笑了起来,笑的十分的狂。

    那种笑,就好像是古时的那种手掌百万兵马的元帅,听到两个小小的山贼在讨论如何杀死自己一样。

    笑他们的不知所谓,笑他们不知天高地厚,笑他们是井底之蛙。

    “你笑什么?”余哲冷声问道,本来应该是他的一个完美的装逼时刻,结果却没有想到,却被萧辰这一笑,给破坏的干干净净。

    “我笑,一只麻雀也敢妄言天高。”萧辰背负着自己的双手,淡淡地说。

    “可恶。”余哲听到了之后,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给自己的保镖龙章使了一个眼色,他打算把萧辰给打趴下了之后,再踩着萧辰的脸问谁是麻雀,谁是雄鹰。

    而龙章在接受到自己的老大发出的眼色之后,走了上来,对着萧辰摆出了一副起手式。

    萧辰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龙章,并没有理会。

    “最后的机会,现在和这个余哲道歉,我再出面,保证你没有事情。”陆邵欣见到萧辰还有余哲一言不合就动手,心中不由得十分的焦急。

    但是现在季老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也来不及赶回来。

    “哈哈,只不过是两只小跳蚤而已,何必担心。”萧辰摆了摆手,示意陆邵欣不必在意。

    而陆邵欣听到了之后,也是被萧辰气的鼓起了自己的腮帮子,说:“哼,到时候你被打残了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龙章终于忍不住动手了,一拳打出,竟然在空气之中打出了一声响,这是拳速极快,力量极大,挤压空气之后产生的响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这声响,正是判断一个人的是否是内劲武者的标准之一。

    “小子,打断你的手,看你还怎么狂。”余哲看到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萧辰,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容。

    “太慢了。”萧辰看着龙章挥出来的拳头说道。

    然后萧辰一伸手,就稳稳地抓住了龙章的拳头,说:“不仅速度慢,力量上也不行。”

    “怎么可能?”龙章见到这幅场景,不敢相信地问道,他想要从萧辰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却发现自己的手好似被大铁钳夹住了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

    “回去再练几年吧。”萧辰淡淡地说道,然后抓着龙章拳头的手一扬,一拳打出,正好打断了龙章的臂骨。

    “给你一个小小的惩戒,希望你以后少做坏事。”萧辰淡淡的对着龙章说道。

    而龙章,捂着自己骨头已经断掉的右手,额头上满是冷汗。

    他很肯定自己的骨头断了,不是因为疼痛,也不是因为听到的那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咔嚓’声,而是身为一个内劲武者对于自己身体的掌控。

    一旁的余哲还有陆邵欣纷纷同步瞪大了自己的双眼,余哲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自己竟然踢到铁板了,自己的保镖,龙章,竟然这么轻易地就被打败了。

    而陆邵欣则是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颠覆了好几次,先是来头神秘,用内劲武者当保镖的余哲,然后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却一拳能够打败内劲武者的萧辰。

    这都是什么世道哇。

    “我们走。”余哲见到最强战力都这么轻易地被放翻了,就算自己这些人全部冲上去,估计也碰不到萧辰的衣角,于是极为果断的撤退了,甚至连狠话都没有放。

    他就怕萧辰在他放狠话的时候,一拳敲上来,把他手臂也给打断。

    “萧辰,你究竟是谁?竟然连内劲武者都能够一拳打败。”陆邵欣看着萧辰的身影,心中默默思索着。她对萧辰一开始的那种厌恶之情早就烟消云散,只剩下了浓浓的好奇心,还有几分尊敬和敬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