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你有病

    陆季想了想,点点头,转头看向自己的大小姐,看到陆邵欣也朝自己点点头,表示同意萧辰说的价格。

    在和任家小姐达成一致后,陆季转回头,朝着萧辰:“没问题,就这么定了!”

    “但是我们这边需要周转一下资金,所以一时半会可能拿不出那么多钱,你看?”陆邵欣看着萧辰迟疑的说到。

    “没问题,这枚丹药我先放在你们手里,这是我在瑞士银行的卡号,你们准备好资金后,直接打进这张卡里就可以了。”

    萧辰把丹药和写有自己银行卡号的纸条递给了坐在自己面前的陆邵欣。

    “你就直接把丹药给我们啦?不怕之后我们偷偷溜走带着丹药不回来,那你不是丹财两空?”陆邵欣愣愣的接过萧辰递给自己的丹药,有些迟疑的问道。

    萧辰还真不担心陆邵欣所说的情况。虽然萧辰并不是个嗜杀的人,但是修真的道路上,总是免不了血腥和斗争,自己引起的腥风血雨也不在少数。如果任家胆敢吞掉自己的丹药,萧辰不介意让任家得到一次终身难忘的教训。

    虽然是这么回事,但是萧辰并不打算把自己的依仗说出来。这样会显得很魔头,吓坏陆邵欣这种初出社会的小朋友。

    “我这个人相信缘分,我知道你不会坑我的,就像是我不会坑你一样。对你,我很放心。”萧辰说谎话的本事确实不怎么样,一段用来解释自己的话说的像是情书一样。

    虽然有些老土,但是看陆邵欣的表情就知道效果很是可以啦,小姑娘脸蛋儿红红的,比刚才挽着萧辰冲出人群的时候,还要红上那么一些。

    “嗯~”小姑娘被萧辰无意间撩的不行,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声音就像是从嗓子中挤出来的一样,柔柔弱弱的,完全让人想不到萧辰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的刁蛮样子了。

    陆季在旁边也很是开心,能以十五亿的价格拿到这枚丹药,完全是在任家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了。现在还可以先取货后付账,更是让陆季喜出望外。

    先拿到任家试一下,如果效果像是传言中一样的话,相信无论玄元丹的价格都多贵,家主都会支持自己买下更多玄元丹的。

    至于直接拿走玄元丹不给萧辰钱的事情,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情陆季可不会这么做。现在已经很确定萧辰还有很多玄元丹,之后的玄元丹才是重点!

    如果不是觉得萧辰这小子有点邪乎,自己多半是打不过这个小子的话,陆季自己都要动手抢了。

    说不定萧辰年纪轻轻便有这么强的实力,就是因为吃过玄元丹!陆季心中猜测到。

    “地下拍卖会是在晚上开始,我先给你看下拍卖物品的目录吧。”事情都定了下来,两边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陆季也开始朝萧辰介绍起拍卖会的情况。

    萧辰翻动着地下拍卖会的拍卖清单,在长长的清单下面,萧辰果然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几个药材。

    但是萧辰也注意到,在清单上拍卖物品的后面还跟着一行行小小的字,写着什么侯家赵家之类的。

    “这行小字是什么意思?”萧辰指着清单后面标记的家族的名字。

    陆季凑过头来,看着萧辰指着的地方,解释道:“刚刚不是提到很多拍卖的物品在开始之前就已经被有些家族预订好了吗。这些写有名字的,就是已经宣布过要这些拍卖物品的家族了。”

    “哦?那如果两个家族同时看上了同一件物品,那怎么办呢?”萧辰问道,陆邵欣也凑过头来听陆季和萧辰说话,是为了了解拍卖会的信息还是为了靠近萧辰,就不得而知了。

    “那就看这两个家族的实力谁的更强了,谁更愿意付出代价了。如果是实力相当的两个家族,一般都是协商,可以分享的都是分享掉了。”

    听到陆季的回答,萧辰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清楚了。

    萧辰看到的几个药材,都有家族的名字,不过萧辰怎么会在意这种无聊的潜规则呢?只要自己占着理,萧辰就敢也可以把天捅破。

    “等到晚上拍卖会开始的时候,咱们就一起过去吧?”陆邵欣邀请道。

    虽然只是平平淡淡的一个邀请,但是陆邵欣却是下了很大的勇气。自己这么一个千金大小姐,什么时候做过邀请男生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做起来也就会感觉特别的奇怪。

    萧辰哪里想得到这位小姑娘心里在想什么,左右自己没什么事情,也算是相识,自己还有十五亿在他们手里,也就答应了。

    夜晚来临的很快,在萧辰仨人用过晚饭后,陆季带头,领着萧辰和陆邵欣二人前往地下拍卖场。

    说是地下拍卖场,其实并不在地下,而是在一家酒店的会议室里。乘坐电梯,来到会议室的楼层,经过保安和招待的检查,陆季和陆邵欣拿着邀请函很快就通过了。

    “您好,先生,您没有邀请函,是不能让您过去的。”这时门口的招待礼貌的拦住了萧辰。

    “哼,哪里来的土包子,没有邀请函也敢来参加拍卖会?真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能来参加拍卖会的尊荣吗?哈哈!”

    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冷嘲热讽,萧辰转过头去,是一个站在自己身后的年轻人,蓝色得体的西装上面是一张苍白的脸庞,眼窝深陷,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眼睛眯着,仰着头嘲笑的看着萧辰。

    不知怎么,放在以前,萧辰这是肯定会冲上去,让这小子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但是这时候萧辰对此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中并没有因为这个青年难听的话漾起波澜。

    “你面色苍白,眼窝深陷且发黑,双目无神,唇色淡薄,头发虽然油亮,但是你年纪轻轻的便眉根稀疏,知道是什么原因吗?”萧辰转过头背对着他淡淡的说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