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贻笑大方

    这个男人被萧辰突如其来的发问问懵了,吃吃的说到:“什么原因?”

    这也不怪这个男人,任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突然有人说出你的身体症状,大家都会像是看医生一样的时候一样,不知所措。

    萧辰淡淡的说:“意思就是你肾阴虚的厉害!”

    这男人一时间没有搞明白萧辰的话,但是依然在潜意识中依稀感觉到不是什么好话,脸涨得通红:“什么肾阴虚?什么意思?你胡说八道什么?”

    萧辰头也不转:“意思就是,你肾虚,肾亏啊!你明不明白?”

    “哇!”

    这句话太猛了,周围人一片哗然,集体爆炸。

    虽然大家的惊呼的音量都控制的比较好,但是这些低低的议论声对于这个男人来说也像是惊雷,四周各色的目光一齐射向这个肾亏男身上,连已经通过保安检查的陆邵欣都回头好笑的看着。

    这男人脸涨的通红,不是因为别的,因为他知道萧辰说的都是对的!

    这个男人只觉得血涌上头,脑袋昏沉沉的,人几乎都要晕倒了,结结巴巴,声音嘶哑的说到:“你血口喷人!你,你才肾亏!我这么年轻力壮怎么可能肾亏!”

    萧辰冷笑道:“年青力壮?你没听说过河中淹死会水人,马上摔死英雄汉?仗着年轻就纵欲过度,你昨天是不是和女人在一起?而且还索求无度?”

    索求无度!

    这一句话比一句话猛啊,众人集体核爆,看向肾虚男的目光多了几分惊叹。

    肾虚男昨夜确实和几个小姐玩了一整晚,被萧辰一说,心中一拧,一口气顺不过来,差点晕倒在地,要不是后面有人扶住他,可能就直接躺地上了。

    萧辰不再搭理这个年轻男人,掏出摆摊老人给自己的纯银戒指:“你看下这个可以吗?”

    负责招待的小姐姐本来也在看萧辰和肾虚男的交锋,没想到萧辰会突然对自己说话。在看到萧辰手里的东西后,小姐姐不由得倒吸了一大口凉气。扶了扶架在精致鼻梁上的眼镜。

    “不好意思,这个我不够权限,我叫下我们经理。”

    萧辰点点头,示意可以的。在一旁等待着,招待小姐姐也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小子,你是谁?有胆子报上名来!这梁子结下了!”

    萧辰背后响起了男声,萧辰回头,便看到那个穿蓝色小西装的男人站在自己背后。

    “萧辰。”

    “好!我记住你了。

    居然让自己丢了这么一个人,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男人恶狠狠的心想。

    萧辰不管背后男人的阴森的话,不一会一个身穿得体西装经理模样的男人,小跑着过来。在招待小姐姐的示意下走到了萧辰面前。

    “您好你好,我是拍卖会的负责人经理小杨,不知道能否可以给我看下您的戒指呢?”

    小杨经理毕恭毕敬的弯腰,接过了萧辰递过来的戒指,在仔细端详过后,又恭恭敬敬双手将戒指递还给萧辰。

    “尊敬的客人,您是我们的会员,请进请进,今晚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找我,由我直接向您服务!”说话间,小杨经理侧过身,引导萧辰向里走去。

    萧辰朝小杨经理摆摆手,示意退下。经理恭敬的点点头,便退下了。

    萧辰走到陆季和陆邵欣旁边,陆邵欣便凑了上来,小声的说到:“你知道刚刚和你发生争执的人是谁吗?”

    萧辰摇摇头,:“不清楚,怎么了?”

    “你不知道你就随便和人结梁子啊?”陆邵欣有些嗔怪的看了萧辰一眼,转而又带着担心的说到,“这个人有点背景的,你最好小心点。”

    “哦?”萧辰倒是无所谓,敢惹自己的人,最后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陆邵欣看到萧辰不以为意的样子,还以为萧辰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个人来自长顺武馆,是长顺武馆馆主的亲儿子,名字叫做余哲。性格乖张臭名远扬,你最好不要离我们太远。”

    旁边的陆季听到自家小姐的话皱了皱眉头,但是没说什么。

    “哦?”萧辰再次发出了疑问的声音,“说起来,我还没问过你们是谁呢?你怎么会认识这个人?”

    本来就是无心的疑问,萧辰也没想太多。但是陆邵欣有些慌张,怕是萧辰乱想什么的样子,慌忙解释道:“我们出来到这里做家里的任务,自然要清楚这个地方有哪些关系有哪些人啊。不然怎么好顺利的完成任务呢?你别误会啊,我和这个余哲一点关系都没有。”

    萧辰笑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问一下。看你们这么了解这里的事情,只怕你们也不简单吧?”

    陆邵欣被萧辰夸奖,得意的扬了扬头,意思是你猜对了,但是并没有回答。

    陆邵欣虽然和陆季的想法一样,很想拉拢萧辰,但是又有些自己的小算盘。如果萧辰被自己招安了,自己就是他的大小姐了,那么之后两个人相处起来就会有些僵硬。

    陆季这时候也是凑上来:“小友,如果有什么问题,不好解决的话,尽管联系我们。我们永远是你的朋友。”

    陆季相信这番话说出来,任何一个明白人都会明白自己的意思。这是明显的示好,如果萧辰是一般的没有背景的武者的话,可能就被陆季这番话给打动了。

    三个人说笑间,便来到了地下拍卖会的会场。会场实际上就是酒店的会议室。但是据陆邵欣介绍说,这个所谓的地下拍卖会一直都在这间会议室举行。

    之所以叫做地下拍卖会,是因为这个拍卖会一直都打着商界会议的名头举行,所有人的身份都是虚假的,不是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哪怕被政府查到,也不会影响参加拍卖会的人的安全。

    虽然说是这样,但是据说自拍卖会开始举办以来,还从来没有被政府和警察检查过。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举办拍卖会的家族背景有多强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