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章众人觊觎

    萧辰来的比较晚了,在萧辰三人坐定后不久,杨经理便送上喊价牌等拍卖所用的拍卖所需的物品。

    “可以啊,萧辰,经理亲自过来给你服务,我们还没有你这个面子呢。”在小杨经理下去之后,陆邵欣朝着萧辰调笑道,“看来你这戒指很有用啊。”

    萧辰笑了笑,没有接陆邵欣的话。

    陆邵欣也没有接着说下去,因为,

    拍卖会要准备开始了。

    台上拍卖会上灯光一闪,身穿燕尾服的男子走上台,他朝众人鞠了一躬,这才出声:“这位先生女士们,晚上好。我是……”

    一番例行介绍,萧辰懒得听,只是低头看着小杨经理给自己的拍卖物品名单,确认今天自己所要下手的目标。

    “下面,第一件拍卖品即将出场,那就是……”

    第一件拍卖的物品是一副画家的画作,萧辰对这些不感兴趣,但是架不住其余人的热情,眼看着起拍价一百万的画作被拍到一千万,萧辰轻轻摇头。

    这个抬价的水平有些高啊,看来这家拍卖会有安排托在参加拍卖的人群里。

    萧辰看到自己旁边的陆邵欣也举了次牌,不过只是举了五百万,之后就没有再次举牌了。

    “这些人是真的傻,这幅画顶多就值七百万,多了三百万便宜了拍卖会。”

    陆邵欣有些恨恨的说到,很明显,这位小姑娘对于艺术品也是比较有兴趣,但是还是比较理智的。

    “这些都是拍卖会的手段,如果都是卖到物品原本的价值,那么拍卖会场还有什么利益可图呢?”旁边的陆季说到。

    陆邵欣郁闷的点点头,她也清楚,拍卖会会从每件商品的成交价格中抽取一定量的分成,如果价格不高,那么就不会再有人拿物品到拍卖会去卖了,那么没有拍卖品,拍卖会就倒闭了。

    所以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也为了防止发生流拍影响到拍卖会的声誉,这个拍卖会被安排了拖也就不足为奇了。

    时间在三人的闲聊中悄悄的溜过,转眼间便来到了第三件拍品,是今天是一棵上了年份的人参,也是第一件上台的药品。

    “那么我们的长白山千年人参的起拍价是两百万……”主持人手里的锤子落下,萧辰便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好,这位先生出价五百万,真的是大手笔!还有人愿意跟吗?”主持人看到萧辰立刻就加价三百万,音调都上升了两个八度。手臂也手舞足蹈起来。

    拍卖会的一角,侯家的地盘,候安平声音低沉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没有散布出消息说这跟人参我们要了吗?”

    “回少爷,消息已经发布出去了,各个家族也都回应了,应该是没有问题。”旁边管家摸样的人回应道。

    “那这是怎么回事?这根人参是我要拍下来给老太爷祝寿的礼物,一定要给我拿下!”

    “好的少爷!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有人会落咱们家的面子,和咱们家族有过节的家族这次都没参与到这次拍卖会。可能只是拍卖会抬价的手段。”

    旁边银发苍苍的管家回应道。

    候安平慢慢的坐回沙发里,低低的说:“希望如此吧。”

    其实他也觉得可能是拍卖会的托喊的价,但是上来就喊这么猛,还是第一次见。

    “喊价,出价八百万,我要安安稳稳的拿下这棵人参。”

    “好的少爷。”管家依然是沉稳的回答道。

    “好,这位客人出价八百万,看来这次的竞争很激烈啊,还有没有人出价更高呢?哦!好这位先生出价一千万!”

    出价一千万的自然就是萧辰,看到有人出价八百万,他也是眉头一皱,但是他知道这课人参的价值肯定不止五百万,这个也算是意料之中。

    和萧辰的淡定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边暴怒的候安平。

    “怎么回事,怎么就出价一千万了,要知道这根人参的价值也就一千万啊!”

    管家此时也失去了分寸:“那怎么办呢?少爷。”

    侯安平沉吟了一下:“不管,继续,我倒要看看跟我抢人参的人,能出得起多少的价格。这边我喊价,你给我去查究竟是谁在和我作对?”

    管家连忙点头答应,离开座位去打听情况了。

    侯安平阴沉的看着管家离去的背影,然后举起了手中的喊价牌,有些色厉内荏了:“我出一千一百万!”

    “好,这位先生出价一千一百万,还有人出价更高吗?”

    “一千二百万。”萧辰再次举起手中的喊价牌,淡淡的喊。

    眼看着价格还在不断的上涨,侯安平已经有些如坐针毡了,虽然他很想要拿下这棵人参,但是太贵就不值得了。但是就此放手不知丢了面子,还丢了给老太爷的礼物。

    很快价格在侯亮平的纠结中来到了令人瞋目结舌的两千万。

    “WDNMD,这个就给你了,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好的本事,能从我这里抢走东西。”

    人参被拍下之后,就开始了今天后续的拍卖,无一例外的,都是拍卖会的主打项目:草药。

    “下一件拍卖的,是昆仑山顶的千年雪莲,起拍价五百万……”

    “好,这位先生出价六百万。”

    “七百万。”

    “八百万。”

    萧辰再次举牌:“一千万。”

    旁边的陆季和陆邵欣都有些惊讶了,每次都喊价那么多,而且一直都是无所谓的表情,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钱,身上的底细究竟有多厚。

    其实刚刚陆邵欣就在提醒萧辰,这根人参,是有人要了的,而且是一个不太好惹的家族。不适合在和长顺武馆结下梁子之后再与其余人有摩擦,这样萧辰就危险了。

    但是萧辰并不在意这些事情,他只要知道这是我需要的药材,我就会把他拿到。才不管这是谁要的,至于这样会不会招来敌人,萧辰会在意吗?

    陆邵欣见萧辰不听自己的建议,很无奈的看了一眼陆季。陆季摇摇头,示意这不是我们能管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