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危机

    “萧辰,我还是要提醒你,这朵千年雪莲,也是有人要了的,正是刚刚与你在门口发生摩擦的长顺武馆余哲。”

    陆邵欣有些担心的说到。虽然萧辰实力强劲,但是如果对上整个长顺武馆,还是基本没有胜算的,毕竟长顺武馆伫立多年,门下门徒众多,还黑白两道通吃,哪怕是自己的家族对上,都觉得有些头疼,就别说萧辰是一个人了。

    “没关系,让他放马过来就是。我还害怕他不来呢。”萧辰无所谓的耸耸肩。

    陆邵欣听了萧辰的回答就更着急了:“真的,你是惹不起他们的,他们是多少人,你才是多少人?听我的,不要这朵雪莲了,给他就是。”

    萧辰没有回答,而是再次举起手中的喊价牌:“一千五百万!”

    “哎,哪个不长眼的,敢和我抢雪莲?”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余哲那里,顺着喊价的声音看过去,余哲发现,这个不是那个和自己在门口发生口角的臭小子吗?

    “好啊,臭小子,真是不把爷放在眼里!你去,给我好好查查这个人什么来头,这地界还没见过这么一号人物。拍卖会结束后,我要好好地招待招待他。”

    “好的少东家,我这就下去查。”一个站在余哲背后的黑影慢慢淡去。

    余哲定定地站了一会,不知道想些什么,突然就笑了一下,举起了喊价牌。

    “一千七百万。”

    “好,这位先生出价一千七百万,还有人更高吗?如果没有的话,这朵冰山雪莲就是这位一千七百万的买家了。”

    萧辰举牌:“两千万。”

    “两千三百万。”

    “两千五百万。”

    “三千万!”

    之后便只有萧辰和余哲在竞拍这朵雪莲了,价也很快喊道了五千万。

    “少东家,咱们不能再喊价了,这朵雪莲只值三千五百万。之后还有几件拍卖品,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之后的拍卖品就都没了。”

    “可是我忍不下这口气!”

    余哲朝身边的人低吼着。

    “可是……”

    余哲瞪了旁边人一眼,之后深吸了两口气,在吐出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突然身上的气质一变,从一个浪荡不羁的花花公子变成了拥有深厚底蕴的世家子弟。

    “你说的对,这件先让他猖狂一会,之后再好好办他!”

    “少东家英明!”

    最终雪莲被萧辰以五千万的价格拍到手。

    余哲其实心里那个气啊,从来都是自己嚣张,没想到今天突然有人嚣张到自己头上了,甚至说自己为了顾全大局,居然还要忍让一下。

    等到了外面,自己要让他后悔他出生在这个世上!

    余哲和侯安平怎么想的,萧辰并不关心,他只关心自己是不是买到了自己所需要的药材,虽然是有些贵,但是萧辰并不在意多出来的那些价格。

    只要药材到手,就没有问题。

    之后的萧辰依然是我行我素,看到想要的药材就不论价格出手拍下。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个原本不起眼的位置,惊愕的同时也在吃瓜看戏。

    余哲没想到自己的厄运并没有结束,之后自己家族看上的灵芝还有各种丹药,最后都被萧辰给抢走了,而且是自己怎么都出不起的价格。

    余哲有一瞬间都有些不满自己的家族还是不够强,不能让自己带着足够的钱来到拍卖会,才让别人抢了风头,丢了面子。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好,欢迎大家来到最后一件拍卖品,那就是今天的压轴物品。”

    说话间,主持人揭开了托盘上的红布。

    正是一枚玄元丹!

    看到玄元丹的萧辰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然后想到可能是摆摊老人拿出来拍卖的。

    “这是江湖上流传已久的玄元丹,幸被我们拍卖行所得。服用此丹的武者可以迅速的提升三十年的功力。现在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了,就开始竞拍,起拍价,一个亿!”

    在下面一轮成一团的嘈杂声声中,主持人声音洪亮的宣布了最后一轮竞拍开始。

    随着锤子落下,众人纷纷来了精神,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主持人的声音不断,很快价格就来到了亿。许多人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号码牌,一脸艳羡的看着最后竞争的人。

    最后还在竞争的,就是萧辰还有无数次竞拍失败攒下一大笔钱的余哲。

    “三十五亿!”萧辰看了一眼旁边的陆季和陆邵欣,不理他们俩奇怪的眼神,举牌喊价。

    此时的余哲已经不能用愤怒形容了,刚刚最后一件药材,他喊出三十亿的价格还是被萧辰抢走,今天在拍卖会辛苦辛苦喊价大半天,一件都没拍到,不知道出门会不会被人笑掉大牙。

    但是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有一件清单上没有写的玄元丹,那么只要拍到了这一东西,自己回到家里,就不会被责罚了。

    “六十亿!”

    一半是势在必得,一半是要压死萧辰,在理智崩溃边缘徘徊的余哲喊出了价格。

    “喊价六十亿,还有人跟吗?六十亿一次,六十亿两次,六十亿三次。成交!这枚玄元丹属于这位喊价六十亿的买家。”

    陆邵欣快笑疯了:“哈哈,萧辰,你这人好坏,你明明不需要,还要抬那么高的价格,这不是在恶心他吗?”

    余哲转过便看到陆邵欣笑的在位置上打滚的样子,突然意识到自己被坑了。刚刚自己一直被萧辰牵着鼻子走!

    余哲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血气荡漾,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你等着,萧辰!”余哲阴毒的看了一眼萧辰,转身离开。

    陆季自始自终一直在旁观,自然就看到了包括余哲侯安平所有人恨恨的目光。知道萧辰现在已经变成了烫手山芋,已经招来无数家族仇视了。

    “那个小友,我们有事先走了。”在踏出拍卖会的门口,陆季一把拉过陆邵欣,向萧辰说到。

    萧辰愣了一下,没有想到陆季突然会说出这么一句。他眯了眯眼睛看了看陆季,便想通了所有关节:“没问题,你们先走吧。”

    然后就转身离开。

    “季老,你在干什么啊?”邵欣不满的说。

    “你看。我这都是为了咱们任家好。”陆季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示意陆邵欣。

    陆邵欣顺着陆季的眼神,看到了蠢蠢欲动的几大家族,冰雪聪明的她一下子就明了了。

    “这可怎么办啊?”陆邵欣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招惹了这么多人的萧辰哪怕是自己都很难护的住的了,这可怎么办?

    这么想着的陆邵欣,看着远去的萧辰,一时间竟是痴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