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砧板上的鱼肉

    随着最后一件拍卖品的拍卖完毕,整个拍卖会也正式宣告结束。

    萧辰坐在原地默默地盘算着他这一次前来这里的收获,药材收集了很多,但是那些对于他来说真正重要的药材,却是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看来还得要再接再厉啊。”萧辰默默想到,然后抬头看了一下四周,却见众人将他包围了起来,看起来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

    这是肯定的,萧辰拥有珍贵至极的玄元丹,而且还买下了拍卖会上几乎所有的药材。在那些势力的眼中,萧辰现在就是一会行走的藏宝库。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把这些麻烦解决掉吧。”萧辰嘀咕道,然后站起身来。

    随着萧辰的起身,整个拍卖会上几乎所有人都起身了。

    此时主办的势力已经撤走了,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拍卖会只剩一个空壳了。不过这也是黑市拍卖会的特点之一。

    固然你能够在这里买到很多外界难得一见的物品,但是这并不代表你买到了,这东西就是你的了,拍卖会的人可没有包邮送货的好习惯。

    所以能够在这黑市拍卖会上买东西,无一不是有权有势之人,寻常人就算买到了宝贝,也是护不住。

    萧辰环视了一眼,好家伙,对他露出敌意的势力,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剩下的百分之十,还包括陆邵欣和季老,还有一堆小势力。

    就在萧辰思考着该如何立威的时候,那些人却是先坐不住了。

    “萧辰,把你得到的药材,还有玄元丹都交出来,不然你就死定了。”一个势力的代表人对着萧辰喊话道。

    “没错,赶紧交出来,这些东西不是你能够拥有的。”

    “宝物有能者居之,我看我们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比萧辰你有能力获得这些宝物呢。”

    “如果你不交出来的话,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些势力将整个拍卖场围的滴水不漏,摆明了是不打算放过萧辰了。

    萧辰默默地用目光扫视着这些势力,心中却在思考着该先拿哪一个势力下手。

    但是他的这一举动却被那些人误认为了是害怕的表现,说:“你还在看什么,要是将玄元丹和药材交给我的话,我保你无恙。”

    没错,他们将萧辰此时的行为看成了想要服软找一个靠山来保全自己的性命。

    “王二狗,你说这话也不怕笑掉了大牙,就凭你们,能够保得住他吗?”

    “绿毛王,你是想试一试我的实力吗?”王二狗涨红了脸说道,如果在把他手中的棍子换成偃月刀的话,就是关二爷了呀。

    被称作绿毛王的人,此时也是憋红了脸,显然也是被这个称呼给气的不轻。

    “唉,怎么回事?还有人叫做绿毛王的?”一个对于这里不甚了解的势力老大开口问道,叫做王二狗他还能够表示理解,可是这绿毛王的称呼也太诡异了吧。

    “哦,我告诉你吧,那么绿毛王,是因为他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了。”

    “可是,那也不是应该叫绿帽王吗?怎么会是绿毛王呢?”

    “因为他老婆找来绿他的人,就和牛毛一样多,所以绿帽王已经不能够形容他的光辉历程了,大家都叫他绿毛王。”

    “原来如此,今天我可算是大开眼界了。”那人表示今天真学到了。

    众人议论的声音都不低,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压低声音,毕竟一个绿毛王这么了,他们这么多势力在这里,就算给那绿毛王两个胆子,他也不敢造次。

    事实也的确如此,虽然绿毛王被这些人的议论还有眼光给气的不轻,但是他却不敢动,毕竟他的势力,在这里也只能够排到中游罢了。

    绿毛王冷哼了一声,目光阴翳地扫过在场的议论的人,“等我得到了这个萧辰的宝贝,我的实力一定能够在上一层楼,到时候,我要让你们这些人都付出代价。”

    不过绿毛王的哼声也无法阻挡众人对议论八卦的热情。一时之间,场上的画风有些焦灼,本来应该是众人焦点的萧辰,反而倒是被无视了。

    萧辰无奈地笑了笑,看来这些势力是吃定他了,所以一副不将他放在眼中的姿态。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叫做明争暗斗,谁赢了,谁就能够拥有萧辰的玄元丹还有药材。

    但是这些人为未免也太想当然了,真当他萧辰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吗?

    他萧辰,可不是砧板上的鱼肉,而是一条地地道道的过江龙。

    “各位兄弟,大家不要在说了,给我们绿毛王留几分面子嘛。”余哲高声说道,同时看向萧辰的眼神之中,不时流露出一股杀意。

    萧辰一拳就把余哲的贴身保镖给废了,这让余哲对于萧辰不可谓不恨。而他早就让自己的小弟前去找高手了,那可是一个化劲的大高手,只要他一来,在场的所有势力都不是对手。

    余哲心中已经幻想起了萧辰被自己打趴在地上,然后他获得萧辰的所有的宝贝的事情。

    “余哲,你很好。”绿毛王深深地看了一样余哲,然后带着自己的小弟转身就走。这幅场景,他不走不行,本来大家议论就议论,他可以当做没有听到。

    但是余哲却是大声说了出来,等于把这事摆上了台面上,这时候他要是没有反应的话,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而反应,无非就两种,一种是打,一种是退。绿毛王知道,余哲他惹不起,打是肯定不能打的,所以只能够选择退走了。

    余哲一句话便逼走了绿毛王,心中不免有些自得,接着说:“各位兄弟,我觉得药材和玄元丹的分配,应该稍后再分,当务之急是先把这个萧辰给解决了,到时候大家想怎么分都可以啊。”

    “我看你就是想借我们的手来对付萧辰吧。”一旁的王二狗大肆嘲笑道,“我可是听说了,这萧辰一拳就把你最得力的小弟给打废了。”

    余哲听到了之后,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潮红,显然是被王二狗给气的不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