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权衡再三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吗?先是主动说出了绿毛王的称号,然后又怼了余哲,这简直就是要怼天怼地怼空气的节奏啊。”一旁的人对于王二狗的印象有了一个很大的改观。

    虽然不知道这货实力如何,但是这张嘴巴,可真的是厉害的紧。

    绿毛王表面上是余哲一句话给气走的,但是实际上,如果不是王二狗率先挑起了这个议论的头,那么余哲把嗓子给喊哑,也不一定能够让绿毛王走。

    “各位兄弟,我们有这么多好汉在这里,难不成还怕这个萧辰给飞了不成。”王二狗朗声道。

    “没错,王二狗这话说的有道理,我看这萧辰实力应该是不弱,我们可不能够当了别人手里的刀了。”

    众人议论之时。

    一边的陆邵欣看着中心位置,脸色几乎没有变化过的萧辰,心中也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要救下萧辰,不能够让萧辰死在这些势力的围攻之下。

    于是陆邵欣站了出来。

    “小姑娘,你想干什么?”王二狗眯着眼睛,看着陆邵欣问道,语气之中略微有几分不善。

    “我,陆邵欣,常州任家三小姐。”陆邵欣朗声道,在她的背后,季老稳稳站立。说到底,季老只有建议的权力,但是具体要怎么做,还是由陆邵欣来决定的。

    “常州任家?”王二狗听到了之后愣了愣,他的势力底牌隔常州几千里,他当然没有听说过这个所谓的任家了。

    但是一旁的余哲听到了之后却是吓了一大跳,因为他自己就是常州的,对于常州任家,可谓是如雷贯耳。

    于是余哲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是那个任家吗?”

    “常州不就只有一个任家吗?”季老淡淡地说道。

    余哲倒吸一口凉气,他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这个陆邵欣竟然是任家的人。

    “怎么了?任家很了不起啊,我王二狗,天不怕地不怕,你是任家的又能够怎么样。”王二狗无所畏惧地说。

    “是吗?”季老听到了之后,几乎是瞬间就出现在了王二狗的面前,然后一拳打出,‘咔嚓’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

    而王二狗直到他的手臂上传来的剧痛的时候,才反应了过来。

    季老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王二狗根本就看不清季老的动作。

    王二狗额头上渗出了大片的冷汗,一方面是因为疼的,另一方面是后怕,刚才的情况,如果说季老对他起了杀心的话,那他肯定是完蛋了。

    “现在觉得任家了不起不?”季老对着王二狗问道。

    “了不起,了不起。”王二狗连忙说道,他是真的怂了。虽然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也是知道分进退的。

    “滚吧。”季老回到了陆邵欣的身后,对着王二狗说。

    王二狗听到了之后,就像是听到了圣旨一般,立马就带着自己的小弟撤走了。

    如今的局势,已经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够插手的了,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既然插不了手,那就赶紧去医院接手,不然这手就真的废了。

    众人见到季老的实力之后,纷纷安静了下来,原本嘈杂的场面,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安静。

    即使是那些没有听说过任家的名号的人,在见到季老如此强大的时候,也是对任家重视了起来。

    而余哲则是一脸阴晴不定地看着陆邵欣。

    他当然听说过任家,任家家主任天恒,乃是常州的首富,手里的财富和资源,绝对是寻常人想都想象不到的。

    而拥有如此庞大财富的任天恒,实力方面自然也不用多说。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而任天恒,砸下了大笔的钱财,手中收拢了大批的武者。

    自此以后,常州在也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够和任天恒叫板,任天恒,成为了常州真正的,黑白两道上明面的霸主。

    而这陆邵欣是任家的人,他余哲,还真的不敢触怒任家。

    场上的气氛凝固了一会儿,这短短的时间内,那些势力的人纷纷都了解到了任家的基本情报。

    而了解的结果就是,有一半的势力离开了。

    剩下的一半势力,虽然没有离开,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了。

    余哲也想离开,但是他又想起了自己小弟要带来的高手,一时之间又踌躇了。如果那个高手到场的话,绝对能够接管这里的局势。

    但是接管了这里的局势又怎么样,得罪了任家,他余哲回到常州也不好过啊。

    就在余哲思量再三,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却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好像萧辰并不是任家的人啊。

    如果萧辰是任家的人的话,那那些药材还有玄元丹什么的,不应该都是在陆邵欣哪里吗?怎么可能在萧辰自己身上。

    于是余哲出声问道:“我想知道,这个萧辰,是不是你们任家的人?”

    余哲此话一出,原本心灰意冷的众位大佬顿时又活络了起来,是啊,如果萧辰不是任家的人,那就算陆邵欣出面,也没有理由保住萧辰吧。

    陆邵欣和季老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闪过一抹无奈之色,虽然他们真的很想说,萧辰就是任家的人,但是这并非事实,而且以萧辰的脾性,肯定也是不会这样承认的。

    陆邵欣纠结的神色落到了余哲的眼中,余哲顿时就明白了,这萧辰,肯定不是任家的人,不然陆邵欣不可能是这幅神情。

    “哈哈哈,萧辰既然不是你们任家的人,那你们任家有什么理由护住萧辰。”余哲大笑着说道,心中十分畅快。

    这感觉,就好像玩一个解密游戏,前期收集了无数的线索,但是都是无用功。一直憋到最后一个线索被发现,将前期所有的线索都串联起来的那种爽快的感觉。

    “哼,”陆邵欣冷哼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灵光一闪,“萧辰虽然现在不是任家的人,但是我完全可以现在把他招揽进我任家啊。”

    陆邵欣想到这里,不得不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此可谓一石二鸟之计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